另一个“姜书敏”:从泄露信息到枉法裁判,郑州政法黑洞有多大

法政 09:20


林驰丨文


2021年4月,一条实名举报郑州中级法院原院长的视频,在网络上热传。
 
视频中,隆庆祥服饰有限公司总裁姜书敏手举身份证和委托书,讲述自己被郑州中院原院长于东辉索贿数千元、实得500万财物的情况。
 
“实名举报是拼死一搏。”姜书敏在接受采访时这么说道。
 
这句话,让同样在努力实名举报的周向东心生感叹。
 
周向东是湖北银兴影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兴影业)法定代表人。在两年前,他所经营的富田银兴悠客广场遭受了振兴公司的暴力打砸。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周向东等人将了解到的振兴公司涉黑涉恶事实,持续向中央及河南省有关部门进行了举报。
 
周向东等人原以为实名举报终将带来正义,却不曾想,他们带着愤怒和希望投向权力机关的举报信,竟然成为了被举报人手中用来起诉他们侵犯名誉权的“证据”。
 
振兴公司背后有着一个庞大的保护伞,交织着“围猎”与甘于被“围猎”、滥用职权与谋取私利、违法办案与利益输送,错综复杂的网络让周向东等人深受其害。
 
百名人员大闹影城
只为侵占千万资产
 
富田影城经营面积约9000平方米,是富田银兴悠客广场的主力店,共有25个放映厅,是当时郑州最大的电影院之一。 


2019年8月3日当天下午三时,数百名不明身份人员,手持铁棍等工具冲入富田影城,他们分工明确,恐吓、驱赶影城工作人员以及观众,控制正处于经营状态的售票处、观影厅、财务室、监控室等,将502胶水倒入门锁锁眼,并切断大厅电源和网络,拆下影城招牌。 一时间,观众慌乱奔走。 
 
“他们把处于营业状态区域的消防安全出口门封闭,留了一个门,只许出不许进,我们很多员工的私人物品都被限制拿出,两个财务人员被锁在财务室一个小时左右后才被救出。”周向东表示。 
 
监控录像显示,整个事件持续了近6个小时,所破坏的财产价值达数十万元。 “这起暴力事件让众多的观众至今想起来都感到害怕,这完全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恶性事件。”周向东说。 
 
期间有多人打电话报警,出警人员到达现场后,带头的人表示振兴公司与其存在“经济纠纷”。 
 
原来,由于振兴公司拆除了富田影城所在楼房的消防楼梯,并堵塞了消防出口,导致该楼消防难以验收合格。周向东与振兴公司提出交涉,要求恢复消防通道畅通。 

 图片
振兴公司人员带领不明人员大闹影城

因振兴公司迟迟没有进展,银兴公司表示:什么时候把消防问题解决好,什么时候付房租。这便是振兴公司所说的“经济纠纷”由头。 “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用消防问题把我们赶出去,从而占有价值数千万元的装修设施资产。”
 
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从9月起,周向东等人将了解到的振兴公司涉黑涉恶事实,陆陆续续向中央及河南省有关部门进行了举报。 
 
“包括振兴房产公司组织200余人‘地下执法队’统一着装、手持铁器公然寻衅滋事,公开强行抢占合法正常营业场所,破坏生产经营,持续时间长达6小时之久;该公司开发的郑州富田太阳城二期,在施工过程中采光井模板支撑系统突然垮塌,造成多人伤亡重大安全责任事故未被依法处理;其下属公司往业主门上抹大粪、泼大粪,并组织手下以及社会人员跟踪、威胁、恐吓、殴打业主,劣迹斑斑;涉嫌伪造印章骗取巨额贷款,非法放贷、高利转贷;肆无忌惮地消防违法,严重危害公众生命安全等等。”周向东表示,“这些举报事项有些提交了相应证据,没有提交证据的也基本讲清楚了事实和证据。” 
 
不过周向东等人却不曾想,这些揭露河南振兴公司涉黑涉恶行为的实名举报材料,居然成为了他们涉嫌侵犯名誉权的“证据”。
 
举报信息被泄露
干警敲诈更荒诞
 
当收到郑州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送达的传票时,一个问题萦绕在周向东的心中,那些提交到郑州市公安局局长信箱的举报信息是谁泄露的?
 
振兴公司提交法院的材料之中,就赫然有着这些公安机关内部的涉密材料和邮件,比如信箱内容摘要照片、举报信原件照片、举报信信封原件照片等。
 

被泄露的举报信息


举报信和材料被泄露、成为被举报人手中用来起诉其侵犯名誉权的“证据”,这让实名举报的周向东等人百思不得其解。
 
更可笑的是,郑州市公安局将中央扫黑办转来的核查线索,指定该线索中被实名举报的被举报警员吴昌富(郑州市二里岗公安分局干警)对线索进行核查,给实名举报人做笔录,直接泄露举报信息。被举报人对举报线索进行核查,此举真是闻所未闻。
 
不过对于周向东来说,二里岗分局的这些荒诞行径已经见怪不怪了。
 
早在2008年,振兴公司的一名保安持刀捅死业主一人,“该行为量刑起点为十年以上,但最终判决为九年,明显是降格量刑处理。”周向东表示,这个事项被举报以后,不仅相关判决书不反馈给举报人,郑州市公安局二里岗分局也拒绝核查。
 
他还指出二里岗公安分局的部分干警,甚至有组织地以非法拘禁等手段敲诈勒索企业和商户。
 

聊天记录与转账截图


比如2018年8月,该局的中队长杨静曾非法将银兴悠客广场的保安班长带到二里岗派出所,以商场消防设备设施未整改为由,要求商场罚款一万元后才能领人,之后招商部负责人余赓通过支付宝转账一万元至指定的民警个人账户。
 
而且,在2019年8月振兴公司打砸富田影城时,二里岗分局的副局长张智群、警员吴昌富面对众多报警电话熟视无睹,以“有经济纠纷”为由拒不出警,之后更是多次阻挠立案、故意有案不立。
 
周向东认为,2020年教育整顿试点单位中就有二里岗公安分局,但对于杨静等人的违法违纪情况并无发现和查处,令人疑惑。
 
伪造笔录、枉法裁判
法官滥用职权何时休
 
在被围困在无休止的庭审、财产冻结无法脱身时,从郑州市管城区人民法院、到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到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周向东等人仍旧身陷地方保护主义与司法腐败交织而成的巨大利益网络。
 
周向东指出,郑州市管城回族区人民法院执行庭的郭晓明、李鸣鹤、孙富春、王鹏、刘浩、马一翔、裴鑫磊等部分司法人员,在执行判决、裁定过程中涉嫌滥用职权。
 
比如,非法以夫妻债务关系将公司法人代表追加为案外人,并违法查封案外企业法人(伊川银兴置业有限公司)数亿元财产,导致企业停产6个月以上,造成重大经济损失。
 
再比如,保全当事人财产时不依法告知,在执行裁定书中不告知救济渠道和联系方式,故意不接收案外人的执行异议和复议申请,恶意拖延裁定时间,故意泄露履行职务掌握的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非法泄露公民个人财产信息及企业商业机密……种种行为导致原本正常的企业经营陷入停滞。
 
这种困境延宕已久,周向东甚至还被非法拘禁。
 
2020年9月,周向东在郑州管城区法院参加庭审时,被管城区执行局轩云钊强制带到执行局的209室,期间有干警用手铐威胁其顺服,同时有专人看守。在长时间等待后,他在轩云钊、孙大豪等人的威胁下,被迫进行了多次不合规的询问笔录,被非法拘禁时间超过了8小时。
 
除此之外,周向东还认为,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朱凯法官涉嫌伪造现场勘查笔录,询问笔录存在重大瑕疵。
 

没有其他人签字盖章的笔录


他指出,在相关案件的审理过程中,朱凯法官在其组织的现场勘查活动中,不仅故意遗漏、篡改勘查现场的参加人,而且涉嫌私自伪造勘查现场笔录,未经在场人签字或者盖章,而且现场询问笔录错误连篇,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这份错误百出的勘查笔录未经当庭宣读,但最终裁判却依据涉嫌伪造的勘查现场笔录,混淆视听、枉法裁判。
 
在如此司法腐败中产生的裁定,当然无法让周向东等人接受。他们不断上诉,没想到依旧遭遇了类似的问题——河南省高院民四庭副庭长姚世宏等多名法官枉法裁判。
 
周向东认为,民四庭副庭长姚世宏、袁方法官、范书伟法官,在互相关联的两个案件中在同一时间、就同一事实作出相反认定,是故意的枉法裁判,“同一人民法院在相互关联的两个案件中显然采取了双重标准,对相关公司造成不公平的裁判结果。”

不过我们在向相关人员进行以上内容求证时,对方不予回复。
 
法槌与警服,本应该代表着法律的公正和尊严。然而在周向东的遭遇里,这些执法者却沦为犯罪者,正逐步成为政法队伍的害群之马、顽瘴痼疾。
 
今年2月27日,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动员部署会议召开,正式拉开一场政法队伍刀刃向内的自我革命的帷幕。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也多次强调,要对政法系统腐败严惩不贷。
 
随着反腐败斗争的深入推进,一批政法系统违纪违法党员干部被查处,无论“老虎”还是“苍蝇”,都逃不过这场刮骨疗毒。十九大以来,截至今年3月1日,政法系统至少有8名中管干部、150余名厅局级干部被查处。
 
这场教育大整顿,何时能让周向东等人看见正义的希望?

您可能会喜欢

  • 溆浦危房拆迁:民事纠纷为何升级为刑事案件?
    法政 09-07
  • 解码恒大地产“换帅”:属回A终止后正常变动
    法经 08-18
  • 在阿里这个“江湖”,你能否独善其身?
    法经 08-17
  • 阿里女职员维权无路,“大厂性剥削”几时休?
    法经 0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