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举报背后的保护伞:从举报材料泄露到非法拘禁

法政 14:22


几天前,西安发生了一桩惨案。

 
2020年10月19日晚,一名微博网友称自己收到男子李晓飞发过来的微信,称自己将中国石油集团西部钻探工程有限公司玉门钻井分公司原法人代表张玉祥杀害。
 
李晓飞在微信里对这名网友说:“几年了,但凡有部门依法依规,今天不会发生这事情。这些保护伞不断串联帮着他们打击保护。”
 
当晚西安市公安局经开分局通报称,犯罪嫌疑人李某某在经开辖区内连续制造两起凶杀案,分别致原单位两人死亡。犯罪嫌疑人李某某作案后,跳楼自杀身亡。
 
李晓飞这个名字,曾经出现在新京报2018年的报道中:李晓飞自称在职期间掌握公司相关人员的腐败证据,随后敲诈所得40万元人民币,有人要求李晓飞拿钱后息事宁人,但公司回应表示“40万元是借给李晓飞治疗精神疾病的”。
 
此后,李晓飞多次微博举报,要求彻查其敲诈勒索及该公司部分人员存在的贪腐问题,但始终未果。
 

李晓飞的最后一条微博


在李晓飞最后一条微博里,他写道:“我投案自首依然不受理,张玉祥他们串联保护伞却能玩出各种打击报复的花样来。他们没彻底杀了我,那就没结束。”
 
举报和保护伞的组合,在现实世界里屡见不鲜。实名举报黑恶势力的周向东也遭受到了保护伞的铁拳,不仅举报信和材料被泄露、成为被举报人手中用来起诉其侵犯名誉权的“证据”,而且还被某些充当保护伞的司法机关工作人员非法拘禁。
 
周向东是湖北银兴影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兴影业)法定代表人。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周向东等人将了解到的振兴公司涉黑涉恶事实,持续向中央及河南省有关部门进行了举报。然而,这些带着愤怒和希望投向权力机关的举报信,悉数到了振兴公司手中,成为周向东等人涉嫌侵犯名誉权的“证据”。
 

振兴公司人员带领不明人员大闹影城

至此,周向东等人被围困在无休止的庭审、财产冻结之中,无法脱身。这种处境一直延宕至今。
 
2020年9月23日上午,周向东来到郑州管城区法院参加庭审。庭审尚未结束,一名自称是管城区执行局人员的男人叫住他,让其等法官做笔录。
 
周向东回忆:“这人名叫轩云钊。他没有出具任何的司法手续,直接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直到下午一点半左右,他强行带着我打出租车去执行局。”
 
在出租车上,周向东质疑轩云钊是否有相关司法手续,“他回答说,到了执行局就有了手续。”周向东说,“我质问他,没有手续凭什么带人,他却只说是到了执行局就给我看手续。”
 
等到了管城区执行局门口,周向东留了个心眼,表示自己要等律师一起再进执行局。轩云钊见此情景,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儿,两名便衣人员带着手铐出现在门口。
 
“他们强行把我拖进执行局,当中有一个人还故意问要不要带上手铐,以此来让我顺服!”周向东回忆称,他被带到执行局的209室,房间有专人看守,“不准我离开这房子半步,甚至连去洗手间都有人跟着!这完全是把我当犯人一样对待。”
 
在209室等待了一个小时左右,周向东等来了一名身着警服的人。
 
“这人没有向我出示证件,直接表示要做询问笔录,问完之后,轩云钊把笔录打印出来要求我签字。”周向东说,“在询问期间,另一个执行局人员孙大豪进来要我在这边做完笔录后去他那边再做笔录。”
 
209室询问笔录做完后,周向东在轩云钊的要求下进入208室。
 
“之后孙大豪一人开始进行询问笔录,但在笔录上却写着还有另一个询问人王鹏。”周向东向孙大豪询问这是什么事项的笔录,“孙大豪却很不耐烦地说,别废话问你什么你答什么。”
 
在208室,孙大豪询问了伊川银兴置业查封和解封事宜、以及湖北银兴执行情况。做完笔录、签完字后,周向东准备离开,然而轩云钊却又要求重新做笔录,“说有问题没问清楚。”
 
于是又一轮笔录开始。在询问过程中,孙大豪也加入进来。
 
“这次,孙大豪一直威胁、恐吓我,说要马上拘留我、直接去做核酸检测。”周向东说,“我做完笔录后,还被要求手写保证书,他们念一句、我写一句。不然就不准我离开。”
 
按照要求写完保证书并签字的周向东,以为终于可以离开执行局,却没想,第四次笔录来了。
 
“这次笔录一直持续到晚上八点左右,笔录过程中轩云钊、孙大豪两人多次请示上级,然后再回来反复要求修改笔录。”周向东表示,从上午11:30到晚上20:00,他被非法拘禁时间超过了8小时。
 
周向东认为,公然在法庭庭审还未结束时带走、拘禁当事人,并强制控制当事人搭乘出租车去往管城执法局;在当事人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等待律师时,出动持有手铐的便衣人员在公共场合恐吓当事人;在明知当事人没有违法犯罪事实的情况下,这些司法机关工作人员非法拘禁当事人超过8小时、并不断威胁,种种行为性质极其恶劣。
 
从实名举报到举报材料被泄露,再到被某些司法机关人员非法拘禁,这背后到底存在一把多大的保护伞,这保护伞下又有着怎样盘根错节的利益纠缠呢?


(法网原创文章,版权所有,联络合作luo@fafv.com)

您可能会喜欢

  • 谁让岑巩法院执行局长无视省高院判决,幕后后台是谁?
    法艺 11-07
  • 开发者与平台之战:DCloud不正当竞争逼走了他们
    法经 09-29
  • 实名举报黑恶势力反遭泄密,这把保护伞有多大?
    法政 09-29
  • 莆田亿万富豪涉恶被通缉,知名刑法专家指出关键问题
    法经 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