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阿里这个“江湖”,你能否独善其身?

法经 10:05


法老|文


从山东性侵到“张勇震惊”的11天,阿里的组织系统何以“失灵”?这需要复盘马云一手奠基的企业文化体系。

在“马云接班人”张勇公布的初步处理结果中,他并未给出那个半夜四进女下属房间的P7真实姓名,而是一个“花名”——一个只在企业内部通用的代号。

如此时刻,阿里的“花名”依旧刻在每个阿里人的“基因”里。把花名制度化发扬光大的人,是马云。

根据阿里巴巴8月9日凌晨五点半发布的最新通报,7月27日,当日晚餐在济南渔家灯火餐厅环宇店进行,参与者包括王成文、受害者牛牛(化名)在内的四名阿里员工,济南华联方面的四名员工,晚餐在22点结束。P7王成文是该项目负责人,牛牛为项目组成员。随后,便发生了灌酒、性侵等一系列事情,牛牛在阿里内部维权达11天。

通常,监狱、黑社会、邪教组织、情报机构等,自一开始就给自己的成员分配别号或编号,以此斩断组织内部和现实世界的关系。进一步,这一制度融入思维控制系统中,使组织成员的价值观区别于外部世界。

作为一家体量如此大的跨国集团公司,阿里的企业管理与现代化到底该如何重点定义并评价?

争议的“破冰”文化

不止一员阿里员工提到,从“破冰”到“陪酒”,都可以看到阿里内部权力对个体的碾轧。

但凡入职阿里,均有所谓“破冰”游戏。破冰文化在不同部门差别很大,主要取决于领导的个人风格。阿里影业一位离职员工称,团队年会的游戏尺度较大,比如男员工比赛做俯卧撑,女员工则躺在下面。

一位加入阿里近一年的员工表示,他和新同事在破冰环节被要求舌吻,最后改成唇吻,还要求自曝私生活细节,“如果不说,一个问题八瓶啤酒。” 

破冰游戏由来已久。即使是应届毕业女生,入职第一个破冰问题是:“第一次XXOO是什么时候?什么姿势?高潮没有?”还比如:“学一下当时叫床的声音。”

破冰游戏被网友展示

一位网友在阿里呆过一天,“迎新会上玩游戏,让我蒙着眼睛在男生身上摸硬币,我看到他们放在皮带的下面,还有胸口。”她拒绝了,表示不能接受。老员工很扫兴,说:这就是阿里文化,很黄很暴力。于是,第二天她就没去上班了。

阿里巴巴是从B2B发家的,早年需要管理大量的销售人员,所以建立了庞大复杂的管理体系。针对管理岗位,初期是M序列,随着技术的重要性不断提高,员工数量猛增,组织架构突变,M序列基本不针对中下层员工,于是增加了P序列——也就是专业性更强的“泛技术”路线,大体从P4至P14。

此次牵涉性侵案的王成文,属于P7,比较接近M级的高级管理人员。

在另一张新员工培训的PPT上,阿里提倡三个核心——

言:很黄很暴力;行:又猛又持久;思:想要就一定要。

阿里三条核心

应对如此庞大的人力资源,阿里HR则拥有无比强大的管控机制。其中,就是饱受质疑的破冰文化。这种尺度过大的文化,来源于当年B2B的销售文化,在阿里成几何级发展的过程中,一直沿用到现在。

阿里性丑闻事件,在网上传播不少,众所周知的是去年4月淘宝天猫总裁蒋凡与网红张大奕的桃色事件;另一起,就是历时多年的公关体系两大巨头的对抗,原因是新晋动了旧主的女人;一位P8以1.6万月薪公开招聘包养私人助理;一名 P7男员工在内网被曝光同时交往至少七个女友。

大大小小的性丑闻,多数都是先在阿里内网发酵,再被传播出去。人们往往将其视为私德问题,当作八卦谈资,公司基本不出面处理。对这类事件,阿里不少员工表示,已习以为常。

“花名”制度与黄色文化

2019年5月,阿里日集体婚礼,作为证婚人的马云当着102对新人及家属说:“工作上我们强调996精神,生活上我们要669,就是六天六次,关键要 ‘久’。” “婚姻要幸福,关键多用 ‘丁丁’(钉钉的谐音),少用 ‘威信’(微信的谐音)。”

以马云的身份,此番言谈尺度之大,场合之特殊,有新人家长当即提出过质疑。

但是,如果你在阿里工作多年,或者接触十年以上,一点也不会为马云的这些言论或蒋凡桃色事情而惊讶。一位员工回忆,阿里还在北京温特菜中心办公的年代,公司就不乏很多Pua女员工、吃窝边草的烂事。“互联网公司居然比娱乐圈裤腰带还松,至少在娱乐圈,是很忌讳搞员工睡同事的,那不但操蛋傻缺,还后患无穷。”

与其他互联网大佬不同的是,马云非名校、科班出身,行事张扬着“匪气”“侠气”,他在各界精英云集的饭局上表演魔术,相交王林痴迷气功,并使用自己的“钞能力”出演武侠微电影、开个人演唱会。
 
他热爱武侠,推崇金庸,似乎一直都在追求“江湖”,并且将这种追求在阿里付诸实践:
 
阿里的价值观最早叫“孤独九剑”,后来精简为“六脉神剑”;

阿里园区随处可见被命名为“摩天崖”“光明顶”“聚义厅”等的会议室,就连厕所也叫“听雨轩”/“观瀑亭”;

阿里的研究机构叫“达摩院”,而金庸小说里达摩院是少林寺最高等级的武学研究机构;

阿里最早搞的互联网大会——西湖论剑,2000年9月10日,还请金庸站台,主题“新千年,新经济,新网侠”,2014年,阿里做领导力项目,被命名为“九阳真经”……
 
其中,尤其是花名制度。取“花名”,是每个互联网大厂员工必做的事情。他们被要求用一个全新的名字,目的主要是为了:
 
消除等级,拉近距离
方便记忆,减少重名
新员工之间破冰
自我形象的折射
营造有趣、开放的氛围

“一个人的名字可能会起错,但花名不会。”网传这句出自古龙的话,可能就是马云最早将其引入阿里的初衷。
 
比如,马云的花名叫风清扬,曾经的阿里CEO、董事局副主席陆兆禧的花名铁木真;阿里现任CEO张勇花名为逍遥子;阿里影业董事长邵晓峰花名为郭靖;阿里CMO、公关老大王帅,花名为奔雷手;阿里巴巴18名创始人与合伙人之一、蚂蚁集团董事长彭蕾,花名为林黛玉。
 
花名制度在各大互联网公司流行,并随着阿里人的跳槽遍布大江南北,
 
看起来,花名的出现是为了鼓励员工平等交流。然而,果真如此吗?
 
在阿里还不是如今的阿里之前,先来者取花名基本上都来自金庸江湖正册,比如风清扬、逍遥子、岳不群等,后来者或是金庸江湖的另册,例如钟万仇、庄聚贤等,不过一般都是三个字。

随着员工数量的极速增加,截至2020年年底,阿里巴巴员工总数为25.2万人,金庸江湖中的阿猫阿狗、兵甲兵乙的名字也早就不够用了,于是新员工的花名也就不局限与武侠小说有关,但字数有了限制。
 
也就是说,在阿里或许从花名的字数就可以看出对方的等级地位,也就知道该如何区分对待了……两个字的员工胆敢冒犯三个字的?去年8月,阿里被爆取消内部系统“P”序列职级显示,这一措施将使员工无法在邮件、钉钉、内网等系统看到彼此的职级,引发了不少阿里员工担忧,怕一不小心怼了高P怎么办?
 
同时,阿里的花名大多数来源于武侠小说。在武侠社会,在江湖,有着鲜明的门派划分和封建等级制度,不知道阿里的部门管理中是否也有如此情况呢?比如曲一的直接上司在此事上的反应,不上报、不处理,拖了11天,是否就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嫡系?
 
在阿里,等级森严的政委制度强调的就是上下级的绝对服从,行动一致、等级森严,而花名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环。
 
在日常工作中,所有人必须使用花名,禁止使用真实姓名交流。作为本质是控制手段之一的花名,它的出现剥夺了你在社会上的自我,让你明确你的全部存在都是为了公司,这是学会服从的第一步。
 
就好比进了监狱后你就叫9527一样,你的花名是你在公司的唯一代号,是你重塑自我的精神狗牌。
 
破冰文化的本质,是野兽与文明的对立,是一种“性剥削”。而花名制度,则是将你置身于一种预设的场景。克制一点讲,破冰与花名是一种服从性测试的手腕,而服从又是一个庞大组织体系得以运转的核心要素。

洗脑的组织体系与价格观

至此,受马云的影响与调控,阿里形成从上至下的江湖文化和层级分明的组织体系。涉及业务层面,他们体现为强调公平、廉洁,对腐败零容忍,但是在组织管理上,他们对员工尤其是高管的私生活绯闻放任不管。

马云建立的这套组织体系,谓之阿里帝国政委制度,强调的是上下级的绝对服从,行动一致、等级森严,需要通过四个步骤来完成。

——第一步是洗脑,即破除戒心和自尊心,破冰行动干的就是这个,逼迫员工把最私密的事讲出来,就没有自尊与廉耻可言。

——第二步是自我否定,这个可以随时进行,HR、PR系统都会随时配合;

——第三步是建立敬畏心,以此固化等级观念,劝酒灌酒是最常用的手段;

——这套文化的最后一步,就是一起做恶,比如一起叫过小姐,一起损过友商,等等,甚至部门内部互相睡睡,算是一起扛过枪的实证。

从这次牛牛被性侵的经过来看,有着明显的酒桌PUA特征——有人立规矩,就得有人服从规矩,服从规矩的人就天然处于弱势地位。当你在酒桌上屈从了,已经被压低了,进而你就会服从更多的事。

“领导让你喝你就得喝,你屈服了喝酒,自然也就可以屈服于陪睡。如果这次睡了你,你都没吭声,那你从精神到肉体,就永远是我的奴隶了。”一位员工说。

阿里文化受马云销售经验影响很大

不少人惊诧一个高谈使命愿景价值观的阿里,怎么沦落到这种地步?

阿里出身的一位观察者表示,如果反过来想,一个从创立就强调等级和服从的组织,一个强调绝对领导的组织,一个让无数员工相信“马老师死了天就塌了”的组织,能有什么健康的价值观?

至少有一点,阿里的组织体系与企业文化缺乏现代性。

显然,阿里巴巴到了一个危险的临界点。这种危险,不止是外部环境的变化,更在于内部可能面临的组织和信仰的崩塌——这起性侵案不只是一个简单的“舆论危机”,而是阿里内部组织危机的一次极端展示。

您可能会喜欢

  • 溆浦危房拆迁:民事纠纷为何升级为刑事案件?
    法政 09-07
  • 解码恒大地产“换帅”:属回A终止后正常变动
    法经 08-18
  • 阿里女职员维权无路,“大厂性剥削”几时休?
    法经 08-17
  • 领导批示+工商造假,七叶花公司空手套走武汉五药厂
    法经 0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