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批示+工商造假,七叶花公司空手套走武汉五药厂

法经 19:54

文丨韩宣

这是一个骇人听闻的真实事件。

事件的主人公叫彭勇,被当地人称为“神人”。

他凭借“官二代”的身份,拉拢当地高官为其保驾护航,上演了一出空手鲸吞优质国有药厂,然后非法转移资产,最终撇下上千职工和巨额银行债务,让企业关门倒闭的黑色大戏。

这个过程中,时任武汉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的杨世洪为其保驾护航。“神人”彭勇不仅可以虚假设立公司,还可以让相关政府部门公然为其伪造公文、让工商局公然为其伪造公司登记档案、让区土地局助其神速完成非法土地过户等等。无论彭勇的要求多么荒唐,相关部门都是一路绿灯,全程保姆式配合。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几年后,给彭勇充当保护伞的高官落马,受到法律制裁。而“神人”彭勇,不仅在保护伞受到法律制裁后安然无恙、还在旧保护伞倒台之后迅速搭上新保护伞,依然呼风唤雨。

兼并丑闻

在湖北七叶花商贸股份有限公司的工商档案中,至今保存着一份由杨世洪签批给江岸区工商局的文件,要求有关人员配合彭勇设立“武汉咸安股份有限公司”(先后更名为湖北中垣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湖北七叶花商贸股份有限公司)。

杨世洪的批示至今仍在工商档案中

在江岸区发改委(原体改委)档案中,存在着两份文件:文号相同、内容相同、而名称和主体却完全不同。

一份为《区体改委关于同意成立“武汉长江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的批复》; 另一份则为《“区体改委关于同意成立“武汉咸安股份有限公司”的批复》。当然,后者为彭勇等人于1997年伪造后存入。

77号真假文件

在武汉市发改委(原体改委)档案中,同样存放着两份文号均为武体改(1992)18号的文件,与上述相同,后者都是彭勇等人于1997年伪造后存入。

18号真假文件

“神人”彭勇不仅能够伪造区、市两级体改委批文,还可以堂而皇之的将伪造的批文与真的批文同时存放在区、市两级体改委的官方档案中随时备查。

可见彭勇确实太“神”了。

彭勇发起设立股份公司的工商材料几乎全是伪造的,但七叶花公司在有关领导保姆式的关照下还是能够横空出世,并以“空手套白狼”的方式一分钱不花就鲸吞了武汉第五制药厂全部国有资产,又在领导和相关部门的帮助下将五药厂的优质资产非法转移和变卖,只留下五药厂近千名未被安置的下岗职工和合法资产被强行掠夺的武汉九洲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九洲公司)无处伸屈鸣冤。

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这幕骇人听闻的黑色大戏:

武汉市第五制药厂(原名东西湖制药厂),由武汉国营吴家山农场于1978年设立,占地面积70355.94平米。1983年,该厂开发的“神龙肝保液”、“逍遥丸”等新产品深受市场欢迎,产值逐步扩大。1990年,产值达到3661万元,从业人数达到1022人,1996年,产值更是高达7000余万元,这在当年绝对是质地优良的医药企业。

武汉第五制药厂大门

1996年,医药行业开始改制,作为当地“官二代”的彭勇盯上了五药厂的改制良机,意图鲸吞五药厂的优质资产。

彭勇1960年出生,拥有庞大的政商关系网,杨世洪、王晨等毫不掩饰的公开发力扶持,足见其能量。

1996年7月10日,彭勇用几个皮包公司拼凑设立了湖北中垣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审计报告显示其注册资金全部未到位,无任何自有资产。

再看看这个所谓的集团公司的组成——

工商资料显示,湖北中垣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由4家公司组成,分别是:

1、湖北中垣置业有限责任公司,1995年9月28日成立,仅做过一次年检、被注销;

2、湖北中成高级玻璃制造有限公司,1995年12月15日成立,仅做过一次年检、被吊销;

3、武汉市中原置业发展有限公司,1996年6月27日设立,做过三次年检、被吊销;

4、武汉市中信装饰材料有限公司,1996年6月27日成立,从未经营、随即注销。

就是这样4家公司和它们拼凑起来的所谓集团,通过虚假套路竟能在工商部门“一条龙式”办理下来,自然少不了背后关系运作。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这个彻头彻尾的虚假集团——中垣集团,竟能毫无悬念地通过审批,成功与五药厂、吴家山农场签署《企业兼并协议》——以零对价的承债方式兼并质地优良的五药厂,完美地上演一出以“空手套白狼”方式公然鲸吞优质国有资产的戏码。

零对价兼并五药厂后,彭勇马上开始了他的国有资产转移计划,中垣集团很快卖掉了五药厂的药号、设备和部分土地,套取了巨额现金。

只要再设法将五药厂主要的房产和土地成功转移并卖掉,就可以彻底实现“空手套白狼”。尽管五药厂兼并协议中明确规定:“中垣集团在没有安置好职工和清偿完所有债务之前,不得处置五药厂的任何资产”。

但为了顺利转移资产,也为了以后更好的圈钱, 彭勇需要设立一个股份制公司来完成这些“神”操作。

领导批示造假

1996年《公司法》已经实施三年,新设立一个股份公司有严格的条件限制。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彭勇凭借保护伞的强力干预,竟然在1997年凭空虚构并成功注册了一个“注册登记日为1992年10月20日”的股份制公司——湖北中垣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后为七叶花公司)。

对于“神人”彭勇来说,只要关系硬,时光都可以倒流。

荒唐的事情还远不止这些。

经查,湖北中垣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三个发起人股东,均为1992年10月20日以后成立的企业,其中一家更是在1997年才成立。这样的三个发起人股东根本不可能在1992年10月20日发起设立一个股份有限公司,但现实却是,通过彭勇的“神”操作,一个名为“湖北中垣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即七叶花公司)的股份制公司居然于1997年在湖北省工商局(现为湖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成功注册,注册日期竟是1992年10月20日。

三家发起公司的真假注册时间和资金

这就意味着,在湖北省工商局(现湖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爸妈还未出世,儿子却先出生了。

不仅如此, 工商档案显示,七叶花股份公司的三个发起人,一个注册资本仅50万元,一个注册资本10万元,另一个也只有50万元,却发起设立了一个注册资本4千万元的股份公司。要知道,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公司对外出资是不能超出自身注册资本50%的。

假的验资报告

更有甚者,七叶花公司在发起设立时,标明申请日期为1992年10月8日的《企业法人申请开业登记注册书》是1997年伪造的、标明武审事验字(1992)第243号《验资报告》是1997年伪造的、《注册会计师验资证明书》也是1997年伪造的。

严格的说,彭勇在发起设立“湖北中垣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即七叶花公司)时,发起人是假的、注册资本是假的、体改委批文是假的、区工商局档案是假的、《企业法人申请开业登记注册书》是假的、《验资报告》是假的、《注册会计师验资证明书》也是假的,所有工商材料几乎都是假的。

然而,神通广大的彭勇却能让这样一个假得彻头彻尾的股份公司,在湖北省工商局(现湖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层层审核中一路绿灯,畅通无阻,并在1997年注册为“成立于1992年”的湖北中垣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即七叶花公司)。

到这里,明眼人都不难想到,“神人”彭勇无论多“神”,如果没有过硬的关系和“神”一样的操弄手段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

1997年《公司法》实施四年后,设立一个新的股份公司非常困难。

有一份工商局的档案给出了线索:

1997年10月18日,时任武汉市江岸区区委书记的杨世洪在“武汉咸安股份有限公司”办理工商登记的申请报告中给时任武汉市江岸区工商局的李承修局长做了明确批示:“市体改委已有明确批复,请承修局长办理”。

这里所说的“市体改委已有明确批复”正是上述岸体改[1992]18号文件和武体改(1992)77号文件。经武汉市监察委查实,这两个“冒名顶替”的“1992年”市、区两级体改委文件均是彭勇等人于1997年伪造的。令人费解的是,这两份伪造的体改委批文却都能堂而皇之与真批文共同存放在体改委官方档案中随时备查,“神人”彭勇和他的保护伞,确实“神”到了几乎无所不能的地步。

有杨世洪书记的批示、有区工商局的伪造档案、有区、市两级体改委的内助、再加上湖北省工商局的一路绿灯,1997年,彭勇彻头彻尾造假的“武汉咸安股份有限公司”在湖北省工商局成功注册成了“成立于1992年”的湖北中垣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从而为其后来侵吞国资、转移资产、逃避债务、摆脱职工安置义务、以及与黑恶势力联合侵吞他人资产铺平了道路。

很快,彭勇按照既定的套路,让中垣集团以参与中垣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增资扩股的名义,将五药厂的土地以出资方式转移至中垣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名下,尽管以土地单独出资进而造成房地分离,并不符合土地过户的相关规定,但神通广大的彭勇不仅能将违规的土地过户成功办成,还可以在一天之内办完土地过户的所有流程和手续,包括提交申请、勘界、审批、税费清缴、发证等,土地局所有环节的文件签署均出自同一人之手,所有过户税费一律全免,东西湖土地局就如同彭勇自己家开的,彭勇的“神”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吞并资产

权力与资本交媾,直接的后果就是五药厂被迫停产关闭、职工下岗、银行到期债务无法偿还。

中垣集团在将五药厂的资产成功转移后,便从此“金蝉脱壳”人去楼空,“神人”彭勇也从此人间蒸发,失去踪迹。

而中垣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则开始肆无忌惮的变卖转移来的国有资产,药号被卖、设备被卖、1999年1月中垣药业成功出售2109.54平方米土地,彭勇从中获利颇丰。

五药厂垮了、五药厂兼并闹剧终于败露,没有得到安置的职工多次围堵国道和上访,造成了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然而时至今日,却从来没有哪个部门去真正追究过彭勇和七叶花公司的责任。

此后不久,已升任武汉市委副书记、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的杨世洪于2003年东窗事发,2005年因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案被判死缓,系狱至今。

七叶花的种种违法行为和造假事实被发现后,曾多次被举报至湖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请求该局依法注销七叶花公司。该局工作人员经过调查明确表示:“七叶花公司的违法行为和造假事实基本查清,举报属实,按规定应予注销,但由于联系不到彭勇等相关人员,所以需要履行公告程序”。

然而,两年多过去了,公告程序至今未见履行,七叶花公司依旧安然无恙。如此铁证面前,“神人”彭勇和七叶花公司依然能逍遥法外,毫发无损,他背后到底有多少保护伞?

我们再来说说五药厂。

中垣集团零对价兼并五药厂后,彭勇开始疯狂地非法转移和变卖五药厂资产,给作为债权人的银行造成巨大风险。 由于五药厂到期债务无法偿还,银行于1999年在武汉市中院对五药厂、中垣集团、吴家山农场等提起诉讼,要求偿还贷款本息,并以诉讼保全方式查封了中垣集团名下原属五药厂的41栋房产和土地。之后,法院经审理作出终审判决,银行胜诉。

执行中,因查封房产处于房地分离的违规状态,无法拍卖,武汉中院依据生效判决裁定已查封的41栋房产及土地抵偿银行债务。

2002年,银行将抵债资产出让给第三方九洲公司。2004年,九洲公司依法取得了41栋房产的房产证。期间,为了能够顺利安置好五药厂下岗职工,在武汉市政法委、武汉市中院、东西湖区政府的协调下,五药厂的上级单位吴家山农场与九洲公司就五药厂的房产土地权属以及职工安置问题达成协议,五药厂职工安置问题总算有了着落,2006年9月,九洲公司依法取得土地使用权证,并依据协议开始后续土地挂牌等流程。

至此,五药厂的事情本应告一段落。

然而,“神人”彭勇并不甘心就此罢休。

通过一番“神”操作之后,彭勇再次搭上“武汉版孙小果”一一林明学,这是一张几乎覆盖武汉市政法系统方方面面的关系网,一张为黑恶势力保驾护航并震惊了全国的关系网。

您可能会喜欢

  • 溆浦危房拆迁:民事纠纷为何升级为刑事案件?
    法政 09-07
  • 解码恒大地产“换帅”:属回A终止后正常变动
    法经 08-18
  • 在阿里这个“江湖”,你能否独善其身?
    法经 08-17
  • 阿里女职员维权无路,“大厂性剥削”几时休?
    法经 0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