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诽谤导致他人轻生,当地纪委为何视而不见?

法政 10:36

张采|文


毁掉一个女人最彻底办法是什么?


在赣州市赣县区大埠乡人民政府工作的卢小雪或许可以告诉你,是来自另一个女人的恶意诽谤,让她彻底“社死”。


这些谣言和辱骂,像无数只伸着触手的幽灵,时时刻刻将卢小雪紧紧缠住,让这位原本有着大好前程的年轻公务员,坠入深渊,被孤立、患上抑郁症,就连腹中胎儿也离她而去。


“我什么都没了,唯一想要的,就是希望这件事情公平公正地处理。”


基层干部公然诽谤


如果要说起这场漫长噩梦的最源头,卢小雪觉得大概就是一个无意间发送的表情包。


那时正是2018年年底,赣州迎来了南方独特的湿冷天气。


彼时办公地点在城区的卢小雪,正在紧张地准备入党事宜。12月的某天,赣县区大埠乡人民政府组织干事钟腾通知她,次日早上八点前往乡政府进行入党谈话。


“钟腾是这年9月刚来乡政府,负责党建事务。我在12月被确定为预备党员前,因为材料准备、资料填写这些复杂的入党流程,和他接触比较多。”卢小雪回忆,当时从城区去往乡政府,需要一个小时的车程。


南方入冬后,最难熬的莫过于起床了。为赶上班车、早上五点起床的卢小雪,当时体会更为深刻——冷!好冷!


于是她发消息给钟腾:好冷,这么冷的天还要早起坐班车。


类似表情包


微信有一个功能,当你输入某些特定的字时会自动跳出表情包。卢小雪打下“好冷”两字时,微信自动跳出一个小女孩动画表情包,于是她顺手就发了出去。


没成想,这个表情包成为之后钟腾的女朋友、同是大埠乡人民政府公务员的张欣珺,指责其勾引钟腾的“证据”。


时间线拨到2019年9月24日。


正在区委党校培训的卢小雪,和乡政府另外两个女同事闲聊时,发现自己一直在“被勾引别人家男朋友”。


“当时同事告诉我,张欣珺一直在外面说我给钟腾发暧昧短信。”卢小雪表示,张欣珺所说的暧昧短信,就包括那个“好冷”表情包,“张欣珺对别人说,我一大早起床就给别的男人发好冷、要他抱。且不说我根本没那个意思,并不知晓张与钟之间有什么关系,当时两人可能根本就还没在一起。”


除了这个,同事还告知卢小雪,张欣珺在这半年时间里,要求其他同事不要与卢小雪交往。


卢小雪觉得此事十分荒唐、不可理喻,一时间气上心头,在当地干部工作群中发了一个“屎壳郎推球”的表情包,并表示:“屎壳郎喜欢屎,不代表别人也喜欢。”


“当时只是想发泄一下,并没有点名,没想到,张欣珺公然在群里对我进行诽谤。”卢小雪回忆起那天的聊天记录,依旧愤怒:“张欣珺以各种极其低俗的语言辱骂我,不仅造谣我出卖身体来买房买车,还攻击我敏感的身世,说我被父母活丢、抛弃,是废物。很多难听的话,我至今都不敢再重看一遍。”


这对于她来说是一个巨大打击。


“对于我来说,那些流言蜚语无所谓。”卢小雪表示,引发抑郁症最主要的原因是张欣珺攻击她的身世。


“因为我确实是被‘活丢’,也因此经常被欺负、遭受不公平对待,造成了懦弱、胆小、自卑的性格。”对于张欣珺的那些言论,卢小雪很是痛苦:“我努力学习考上了国家重点大学,并以笔试全区第一、全市第四的好成绩成功考取公务员,想要依靠自己的努力改善生活困境,然而这一切都被她毁了。”


在那段时间,她对于“抛弃”、“丢”这些字眼更是十分敏感,“被抛弃不是我的错,我也是受害者,为什么要这样说我?”


因身心遭受严重伤害、精神压力巨大,9月27日卢小雪前往赣州市第三人民医院就诊,被诊断为重度抑郁症,并开药治疗。


然而身为公务员的张欣珺变本加厉,不仅在线上诽谤她,甚至在公共场合也毫不顾忌。


就在卢小雪被确诊为重度抑郁症的三天后,在乡政府开展的国家烈士公祭活动上,张欣珺当着所有领导干部,对她进行辱骂和诽谤。


“我作为宣传干部,需要为活动拍摄照片,所以我并未理她。后来活动结束后,她又在食堂对我进行辱骂,我全都忍下来了。”卢小雪表示,当时有多位干部对张欣珺进行劝阻,但她依旧得寸进尺。


为了继续正常生活,她多次前往赣州市第三人民医院和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脑科医院进行治疗,遵循医嘱进行服药。


胎儿诊断报告


却没想,正是这些药物,让彼时婚后不久的卢小雪再次遭遇重大打击。


“当我发现自己怀孕时,我很开心。然而去医院检查时发现,我之前服用的那些药物,让胎儿受到影响……”卢小雪提及此事,甚是悲伤:“我只能去医院做人流手术,什么都没了。”


被猥亵被污蔑


但生活总是要继续的。


一切都会过去的。卢小雪这样说服自己,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好了,不需要去在意别人的辱骂与诽谤。


然而老天爷似乎偏偏不让她如愿。


在距离群聊事件过了快一年后,2020年6月23日星期三,矛盾再次激化。


这天中午,赣县区大埠乡人民政府的几位公务员在赣县区杨仙大道贡江厨院吃饭。期间,乡政府的组织委员朱圣涛和钟腾违反公务员禁酒令,在工作日中午饮酒。


“朱圣涛喝了酒之后,就开始说我在ktv做小姐这种话。”卢小雪表示,她曾三次明确告知对方自己很生气,朱圣涛却得寸进尺,对她进行猥亵,“甚至用手来摸我大腿。”


在严词拒绝却没有效果后,卢小雪和朱圣涛发生肢体冲突,期间张欣珺的男朋友钟腾也对卢小雪施以肢体暴力。


在卢小雪看来,这一切都“归功于”张欣珺对她进行的诽谤,正是因为她散播的谣言,让她经历了“社会性死亡”,在人们心中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比电影更戏剧化的事情是,午饭结束后,小雪赶到乡政府党政办整理资料,刚好碰上张欣珺。


“当时是上班时间,张欣珺先是对我翻白眼,然后嘴巴又念念有词是聊天记录里面的那些,我根本就不敢跟别人复述那些话,特别侮辱恶心。”卢小雪称,当时她和张在办公室厮打起来,直到不远处的同事发现两人扭打在一起,才进来将她们拉扯开。


卢小雪伤情


此次打架事件闹得比较大,双方都有轻微伤。


“该承担的责任,我一定会承担。”卢小雪说,“我不明白的就是,为何赣县区大埠派出所所长拒绝给我出具《伤情鉴定委托书》?”


卢小雪指出,因为没有摄像头和人证,当时在办公室发生的打架事件无法断定谁先动手,同时两人都存在轻微伤,但大埠派出所所长钟玉明只给张欣珺出具《伤情鉴定委托书》,并同乡纪委一起威胁、恐吓她,称如果她不接受调解,就会被刑拘。


更令她想不到的是,始作俑者之一的钟腾向时任区委副书记的宋怡萍反映情况时添油加醋,“钟腾是赣州会昌县人,而宋怡萍在会昌工作多年,可能正是因为这层关系,同时宋怡萍又作出‘事情如属实,请严肃处理’的批示,乡领导以为钟宋二人是亲戚关系,便做出不公处理。”


“乡领导、乡纪委一直要求我调解,怕我闹上去影响这届提拔,也是他们要求派出所不给我出具委托书。”卢小雪回忆,在打架事件后她将事情前因后果全部向乡纪委汇报,并出具了相关病历资料,“乡政府、乡纪委却掐头去尾,只单方面听取张欣珺的讲述,罔顾我抑郁症、轻微伤的事实,只想着向宋怡萍邀功。”


“我当时情绪本就极度不稳定,再加上被这么一吓,从来没经历过这种事情的我,一时间极度恐惧。”


正是在这种不公正、不公平、不依法、不依规的调解威慑下,7月4日卢小雪签订了调解书,赔偿了8000元。


经过这一系列风波后,当天卢小雪病情加重、情绪几近崩溃。在家人的陪同下,她前往赣州市第三人民医院进行仪器+药物治疗,之后在医生的建议下居家修养。


令卢小雪伤心的是,在她提交病历资料、履行病假手续后,乡政府不仅依旧给她安排工作,而且没有任何组织关怀,甚至要求彼时正在休养治疗的她,履行调解书内容、在晨会上公开向张欣珺道歉,“我表明自己身体状况不允许,却被怀疑是装病。”


2021年3月,卢小雪回归岗位,借调某部门从事宣传工作。


在新岗位的她回到了以前的工作状态,十分有干劲。5月,因其负责的宣传工作成绩比较突出,被提名为大埠乡副科领导考察对象。


这时候,钟腾不乐意了。作为组织干事的他,拒不办理卢小雪考察的各类资料上交工作,也不交出卢小雪的档案袋,领导问起,他便回复“没看到”“不知道”。


卢小雪指出,钟腾的这种行为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在她入党后,钟腾也没有及时将她的入党资料送至区组织部归档,导致其在组织部入党资料全为空白,严重影响了赣县区换届考察工作。


也就在这个月,区纪委就收到匿名举报信,信中称卢小雪在会所、酒吧等场所从事不正当职业,在工作时间利用工作电脑直播,私生活混乱、买房买车资金来源不明等。


虽然区纪委多方调查核实认定为情况不属实,但这封捏造的举报信已然对卢小雪造成影响,“考察组在没有实际证据的情况下,大范围的对我的领导、同事、家人进行调查询问相关情况。后来我因为其他原因暂缓提拔,但真实原因大家并不知情,随后人群中此谣言被传得有板有眼。”


在卢小雪看来,这仿佛坐实了她的“罪名”一样,导致许多领导、同事、家人对她有异样看法。原本在2月已治愈的抑郁症再度复发,她的精神完全崩溃,不能正常生活与工作,每天不吃不睡,控制不住地哭泣,并且有轻生倾向。


“我已经在大片大片压抑的乌云下生活很久了,好不容易拼尽全力,努力拨开云雾,看见了一丝阳光。突然又来了一击闪电将我彻底击倒,再也站不起来。”卢小雪形容那种感受,就像是一场更大的风暴,把她彻底溺死在恶意诽谤中。


多次举报却无结果


卢小雪也曾努力想要讨一个公道。


早在2020年9月,在向乡政府领导与乡纪委、区纪委与大埠乡派出所多次反应、却均未得到公平公正处理的情况下,卢小雪来到区纪委,提供了张欣珺对她诽谤、侮辱的聊天记录与证人信息,希望能对此展开调查。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然而区纪委认为不存在诽谤事实,“区纪委睁眼说瞎话,以所谓领导的话为办案标准,还暗示张欣珺有领导帮忙,我怎样举报都没用。”


与此同时,钟玉明违法违规办理案件,朱圣涛、钟腾违反公务员禁酒令以及朱圣涛猥亵等情况,卢小雪也都多次向赣州市公安局接访室、区纪委、大埠乡领导、乡纪委等反应,均未受到任何调查处置。


就是在多次上访、却从未得到任何回应的情况下,经过近半年的修整,卢小雪终于鼓起勇气在今年3月回归岗位。


“想忘记过去那些事情,不再纠结公平或者不公平。”原本充满干劲并得到赞赏的卢小雪,对未来充满美好的憧憬,直至2021年5月那封子虚乌有的举报信,彻底将她打回深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等有关条款,匿名信访举报人存在诬告陷害行为的,应移送公安机关依法核查处理。


“举报信已经被证实是诬陷,为何不对这个所谓的举报者进行处分?”卢小雪百思不得其解,难道就任由他人污蔑国家公职人员和党员干部?


因身为军人的丈夫在外进行保卫任务无法陪伴,独自在家已两月有余的卢小雪情绪已然失控。


谣言、诽谤、不公处理,这些种种交叠在一起,让她无法遏制产生轻生的念头,“如果事情不能公平公正处理解决,我觉得我已经没有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意义,一个没有人格、没有尊严、没有拥有作为人的基本权利的‘人’,还有活着的必要吗?”


作为一名军属,卢小雪了解过,由全国双拥工作领导小组、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司法部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联合下发《关于重视解决部队官兵涉法问题维护军人及其家属合法权益的通知》,其明确规定需维护军人及其家属合法权益、优待军人家属。


“别说受到优待,只是想要公正处理都成为了奢望。我这次选择网上曝光实属无奈之举,没有人愿意把自己的伤疤反复揭开给别人看。”卢小雪强调,她的丈夫一直无条件相信、支持她,此次曝光丈夫并不知情,若影响到他的政治前途或对他造成不良影响,她将自愿离婚,并承担所有责任。


一个多次诽谤他人的基层干部,一个违法违规办理案件的派出所所长,一个在工作日中午喝酒、还猥亵他人的公务员,赣州市赣县区大埠乡政法队伍为何出现这么多害群之马?


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正如火如荼,卢小雪希望这股整顿之风能清朗当地的不正风气,处分张欣珺等人,还她公平正义。

您可能会喜欢

  • 溆浦危房拆迁:民事纠纷为何升级为刑事案件?
    法政 09-07
  • 解码恒大地产“换帅”:属回A终止后正常变动
    法经 08-18
  • 在阿里这个“江湖”,你能否独善其身?
    法经 08-17
  • 阿里女职员维权无路,“大厂性剥削”几时休?
    法经 0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