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卖“钥匙扣玩具枪”获刑,枪支鉴定标准再惹争议

法政 15:59


“如果认定是枪,我建议法庭对被告人判处枪决,用这个钥匙扣枪执行。如果打不死,请放被告人回家。”


这是“4厘米枪形钥匙扣”一审开庭时,被告人律师的一段辩护词。


2021年6月4日,该案在辽宁省鞍山市中院一审宣判。该案共有15名被告,其中3人犯非法制造、买卖、邮寄枪支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到四年,其余12人免于刑事处罚,多名被告当庭表示上诉。


一把长度仅为4cm、“枪管”内孔径仅为2mm、重量只有30g,且是硬度低、易变形锌合金做成的枪形钥匙扣小玩具,被当地法院定性为“非法制造、买卖、邮寄枪支罪”,获罪消息一经网络曝出,瞬间引发热议。


主犯李安龙的代理律师杨卫华表示:因为涉案物品尺寸太小了,这个案子无论从枪标,还是从口径的角度,应该把涉案物品认定为玩具,而不是认定为枪支。


两地警方不同的认定


李安龙,福建人,从小喜欢机械技术,高中时就热衷于研究手工模型,大学也选择了机械制造专业。婚后李安龙开了一家淘宝店,主要售卖3D打印机零件、工艺模型等。


2018年4月26日,鞍山警方发现一个微信号在互联网多次非法买卖枪支。后经查明,此人系大连人。在进一步的排查中,警方又发现其他被告人也参与其中,于是并案处理。


判决书显示,本案共有15名被告人。其中,李安龙是厦门的卖家,这也是导致福建人李安龙被鞍山警方逮捕的原因。


在厦门,李安龙就曾被派出所、公安局查过,但所涉物件被认定为钥匙扣挂件,警方并没说这个东西不可以卖。至于这类玩具所用的“弹药”,成分跟火柴头的成分是一样的。


但是,厦门警方与鞍山警方对这种饰品的定性完全不同。换言之,厦门警方未予认定它是枪支,但鞍山的警察和法官却认定这属于枪支。


鞍山市中院公开庭审现场


李安龙被抓获时,警方在其后备箱查扣散装小左轮手枪若干,盒装小左轮9套,枪支零件若干,未拼装完成小左轮7支;在李华住处查扣小左轮手枪两把,小左轮子弹一袋。


据鉴定报告,枪形钥匙扣长度为4厘米。李安龙曾向好友展示过仿制的枪形钥匙扣,“个头很小,只有中指一半长,扳机可以摁动,摁下去有摔炮一样啪啪的响声,尾部还带着钥匙环。”好友说,李安龙告诉他,钥匙扣是用锌合金做的,硬度低、易变形,重量只有30克,可以当作装饰物,自己打算卖它赚钱。


关于致伤力的问题,一名网友做了枪形钥匙扣威力测试视频。视频可示,钥匙扣在近距离条件下发射,仅能使鸡蛋壳移动几厘米,不能将其击破。



2019年4月3日,鞍山市检察院以非法制造、买卖、邮寄枪支罪,分别对李安龙等15人提起公诉。


检察院指控:2012年,被告人李安龙通过互联网在国外购买袖珍转轮手枪一支,并于2013年至2018年7月间联系被告人许凡,以该枪支为原型枪大量复制生产。经许凡联系,由被告人梁某的五金加工厂生产五金冲压件,深圳某金属制品公司生产击锤、枪管、鼓轮,惠州某公司生产塑料件。相关配件生产后寄给许凡,许再转发给梁某,由其工厂负责将全部零配件组装成成品。组装完成后,李安龙通过境外网站及被告人郭某某等多个国内下线代理,将袖珍转轮手枪出售。


经中国刑警学院物证鉴定中心鉴定,其中14支系以火药为动力自制袖珍转轮手枪,属于非军用枪支,具有射击功能,认定为枪支。


“赵春华玩具枪案”


在李安龙之前,同样引起热议的还有另一起涉枪案——“赵春华玩具枪案”。


2016年12月27日,家住天津河北区的赵春华因非法持有枪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赵春华案二审宣判: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赵春华系51岁老妇,2016年8月至10月12日间,在河北区亲水平台附近摆设射击摊位谋生。是年10月12日晚,赵春华被抓。


判决书称,公安机关在巡查过程中将赵春华抓获归案,当场查获枪状物9支及相关枪支配件、塑料弹。经天津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鉴定,涉案9支枪状物中,有6支为以压缩气体为动力、可正常发射的枪支。


赵春华的女儿王艳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就觉得这是一个玩具枪,被鉴定为枪支,想都不敢想。就是1.8焦耳/平方厘米,是这个标准,我母亲那个所谓的枪,鉴定出来的数值都是二点几,二点零几。”



徐昕、斯伟江两位律师在二审辩护词中称:一、极低的枪支认定标准不合法、不合理;二、枪支认定标准所所依据的试验及理由,严重不科学不合理;三、赵春华没有犯罪故意。


法律规定,非法持有枪支罪是故意犯罪,要求被告人明知行为对象是枪支,若无法证明明知,将产生阻却故意的后果,即无法认定有持有枪支的故意,因此缺乏犯罪的主观构成要件。


赵春华一直认为自己摆摊用的是玩具枪,而非法持有枪支罪要求的枪支是真枪。赵春华属于对行为对象认识错误,且其认识错误是必然的,几乎所有普通人都不可能正确认识,因此可以阻却犯罪故意,进而阻却刑事责任的成立。


换到李安龙案,同时存在这个问题,就是当事人并不存在故意犯罪的主观意识。


鉴定标准的争议


两宗案件为什么会引起广泛热议?


原因是其鉴定标准已经超出了大众认知。如果将“玩具枪”认定刑法中的枪支,部分刑法词汇与它在生活中的含义会产生较大的歧义。


我国采用“测定枪口比动能法”,非制式枪支所发射弹丸的枪口比动能大于等于1.8焦耳/平方厘米时,一律认定为枪支。这一鉴定标准,相较此前采用的“射击干燥松木板法”,有近10倍的降幅。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1.8焦耳/平方厘米这个数据过低,而这也是几起涉枪案件争议的源头。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罗翔老师举例,1.8焦耳/平方厘米相当于把一个鸡蛋从二楼扔到一楼。这个标准是考虑到人体最脆弱的眼睛部位。


从适用标准看,4厘米枪形钥匙扣是一只袖珍枪。而从实用性上看,它的作用远不如一个弹弓、甚至一块石头,后者的杀伤力要大得多。


当然,鉴定标准的变化取决于国家的发展形势,1.8焦耳/平方厘米的评判标准是在2008实施,那一年恰好是奥运年,所以对于仿真枪的管控自然非常严格。


与此同时,有关口径大小的问题同样存在争议,涉案枪形钥匙扣的内孔直径为2毫米,这已属于微小。公安部《枪支致伤力的法庭科学鉴定判据》规定了枪支口径应小于20毫米,但对于枪支口径应大于多少毫米没有规定,模糊的立法标准让执法存在很大的随机性。


法律界已有人士多次呼吁,应该根据“枪支”实际的致伤力大小、是否存在主客观故意等因素来具体判断。


还有不少人认为,在李安龙涉枪案中,本质上是一个产品生产与销售的标准问题,其鉴定工作应由市场监管局以及商务部门来进行认定。如果这些部门认定有问题,说它不属于收藏用的挂件饰品,那么就严禁生产与销售,若是有人明知违法仍执意生产销售,就可以依此定罪治罪。


李安龙本人在庭审中反复强调,自己始终认为“那就是个钥匙扣,是个玩具”。


其实,玩具枪接连被公检法认定为枪支,这里面有国家整体控枪的因素,也有一线执法部门应付考核。当公安部分认为这是涉枪,加上鉴定机构都隶属于公关机关,检法部门很少会推翻这种认定,于是顺势制造出富有争议的案件。


一言概之,执法与司法的流水线作业过于机械,入罪容易,出罪难,一般人根本无翻案可能,这才是案件的真正困境。

您可能会喜欢

  • 溆浦危房拆迁:民事纠纷为何升级为刑事案件?
    法政 09-07
  • 解码恒大地产“换帅”:属回A终止后正常变动
    法经 08-18
  • 在阿里这个“江湖”,你能否独善其身?
    法经 08-17
  • 阿里女职员维权无路,“大厂性剥削”几时休?
    法经 0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