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新闻干事,何以充当多年“地下组织部长”?

法政 15:34

鹰潭市余江区交通局组织全局党员干部职工

集中观看《朱英福案件警示教育片》


邹晓舟|文


一个小小的新闻干事,能撬动一个地方官场,能影响当地政治生态十多年。前段时间,这一波新闻被刷屏。

在当地主管宣传部门刚刚松下一口气之时,号称贵溪“地下组织部长”朱英福案子又在江西鹰潭掀起了一阵阵涟漪,细心的人发现:原贵溪市常务副市长、已投案自首的李荣德提拔也得到了他的帮助。这一下又把这个“地下组织部长”能量等级给拉高了。

当地一直担心这个著名的“地下组织部长”案子会在全国引起波澜,从而影响城市形象。而实际上当地纪检部门并没有这么多顾忌,不仅多次召开警示大会,而且将此案的侦办过程和经验在全国做了典型报道。

拍案怕奇


其实从主管舆情的部门来讲,担心这个案子给当地带来负面形象,并没有显得多余。这样一个案子确实新闻含金量高:一个宣传部小小干事、四级主任科员(副科待遇)被定性为严重影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案发后致使23名县级干部、16名科级干部主动交代问题,85名党员干部涉案。

作为一个小小的副科级,朱英福的能量大得惊人:通过向“有关市领导”打招呼,不仅能提拔副科级正、科级干部,而且能帮助提拔副县级干部。甚至还能把市委集体研究决定任用的干部任职给终止,理由仅仅是“其非自己圈内人员”。

令人惊奇的是,这样的状态维持了将近18年。这期间,朱英福打招呼推荐的科级干部达60余人次。

朱英福的案发并不是当地自查自纠,而是源于2019年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反馈。江西省委巡视组派驻鹰潭的一位副组长了解此案时拍案而起,“地下组织部长”和“破坏当地政治生态20年”说法也由此而来。此说法虽然未经官方证实,但是江西省纪委监委主要领导就此案确实先后做了六次批示。

恐怕不仅说明了此案意义重大,也说明了查处的艰难。

更令人拍案惊奇的是,朱英福案发以后,公布了很多通过他跑官要官买官的人员,而朱英福打招呼的“有关市领导”却没见一个人被公开通报。也许在这些跑官买官的案例中,“卖官”从来就没有发生吧。

熟悉的套路


虽然有些人忌讳提朱英福案,但实际上到贵溪街头巷尾,提起朱英福,似乎每个人都能给你津津乐道一番。

其实朱英福自己的仕途并不出色,甚至可以说碌碌无为:自25岁任贵溪市委宣传部科员,一直在宣传部,2019年6月退休之前才解决了四级主任科员。

但这并不影响朱英福“我当不了官,但我能提拔官”的梦想与实践。在贵溪,有关朱英福的“政治手腕”像传说般的存在。其实仔细分析一下,这些手腕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依然是惯用的几个套路:靠、吹、圈、压。

所谓的“靠”,就是“靠上去,借权生存”。

凭心而论,朱英福年轻时候还是非常敬业的,作为宣传干事,经常陪领导视察,总是跑前跑后。据说有一次市领导到一个田间地头去视察工作,为了把照片拍好,他不顾淤泥过膝,鞋都没脱就跳下去了,深得领导好评。

利用长期在领导身边采访报道,随领导出席各种场合等机会,朱英福逐渐包装成与领导有特殊关系,树立起实力强,靠山硬,关系广的形象。

因为是摄影爱好者,他的人脉关系也拓展到了鹰潭市、江西省一些爱摄影的领导圈里。达到了“立足贵溪,跳出贵溪”的弄权环境。应该说朱英福把“靠字诀”念得滚瓜烂熟。

如果说“借权生存”是作为“地下组织部长”存在基本土壤和良好开端。那么如何“借势而兴”,就很考量技术含量了。而朱英福对这项技术把握得很好,那就是“牛吹出去,借势而兴”。

在贵溪流传着这样两个版本的故事。一是朱英福喜欢到有关市领导办公室去串门,打听领导的动向。某日,领导告诉他第二天要去某个乡镇检查工作。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出领导办公室以后,他就给这个乡镇主要领导打电话了:我在某某领导面前说了很多你的好话。明天我把他请到你那里去考察一下工作,你要好好表现哦!见第二天领导真的来了,乡镇领导震惊、感激涕零。

另一件事,某年正月,朱英福邀请了一帮市领导去他家做客。贵溪是一个小县城,是一个人情社会,每年正月大家吃喝走动串门非常正常。但是这件事之后,朱英福在一些场合非常有分寸的营造了“这些人过年都要给他拜年”的印象。牛吹出去了,牛没死,但强大气场已建立。

在鹰潭市纪委书记、监委主任黄云的文章中,朱英福被定义为“小官大圈”腐败。我们不知道朱英福是否爱唱付笛声的《众人划桨开大船》这首歌,但他肯定深深的明白“一双筷子呀,轻轻被折断,十双筷子牢牢抱成团”的道理。

朱英福在贵溪能历经十多年而不衰,这曾经让很多人迷惑,他还能跟每届“有关市领导”都处成那么好的关系吗?

其实朱英福“永葆青春”一个重要的秘诀,就是他“帮提拔,建圈固本”。

知道中国政府机构设置的人都知道,一个县级城市,正科级配置政府部门也就大概100个左右。在有关通报中,朱英福打招呼推荐的科级干部达60余人次,这些肯定都是当地政坛的中坚力量。

而据说朱英福帮扶人还是很有眼光的,也很有“原则”。那就是必须帮扶有能力的人、有前途的人。事实上,在案情通报中,那几个跑官买官的人,在当地都给人“能干、有能力”的形象。

朱英福帮这些人提拔上去以后,经常会召集他们一起聚会吃饭,从而形成了一个“福圈”。他乐得以“教父”的姿态存在,有时候他吃饭,陪伴的科级干部一桌都坐不下。

朱英福很清楚,光有恩惠是不行的,还须有“以惩达诫”之术,从而达到“踩下去,控权立威”效果。

在通报的案例当中,2013年,某干部经贵溪市委集体研究拟任某局局长,因其非自己圈内人员,朱英福向相关领导刻意诋毁该干部的能力,终止了该干部的任职。

贵溪很多人确实很忌讳朱英福,其重要一个原因就是他对于跟自己不对眼的人,是不遗余力的打击。典型的那种“我不仅要说你的坏话,我还要四处乱说”。

据案情通报,一叫郑水才的人在朱英福的帮助下,当上了村委会书记。后二者不和,朱英福立马通过关系把他拿下。向朱英福屈服以后,郑水才恢复书记。

真可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无人敢直撄其锋。因此有人说:宁愿得罪君子,勿得罪小人;宁可得罪小人,也别得罪“朱崽仂”(朱英福外号)。

长袖善舞背后是疯狂


朱英福费尽精力、利用各种手腕建立起这样一个圈子,并不是用来吃干饭或者是纯属当“贵溪好人”的。历史证明,没有一个“地下组织部长”是不图利的。

在案情通报中,朱英福这些年非法获取利益达1500余万元。在一个小县城,作为一个清水衙门里的小干部, 这个数字是令人瞠目结舌的。

朱英福施恩绝对是图报的。贵溪人都知道,当他提拔起来的人到一些重要岗位以后,每年他都会拿个几万块钱的发票,找他们报销旅差费之类的。

到了后来,他索取回报的方式也升级了,手法也多样化了。

据有关部门查明,插手、承揽工程;利用影响力操办喜庆敛财;通过民间借贷获取大额回报;虚构事实骗取国家财政补贴资金……这些手法都成了朱英福的谋利手段,甚至有以暴力、威胁手段,强迫他人退出特定经营活动的行为。其敛财之疯狂,可见一斑。

失去监督的权力,必然滋生腐败;失去畏惧之心的人, 就会肆无忌惮。当然还有一句话:上天欲其灭亡,必先令其疯狂。朱英福就是在这种肆无忌惮中逐渐走向覆灭的。

朱英福究竟有多膨胀?在2020年9月,鹰潭市纪委、市监委的通报中,有一句话很不起眼:违规超标准使用办公用房。而实际上贵溪人都知道,这违规可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违规。而是作为一个普通干部,在市委大楼里面有着自己一个独立的办公室。甚至有人戏称,有些领导要到他办公室去汇报工作。

在贵溪官场的长袖善舞,他渐渐成了很多人眼中的“老佛爷”,这也使得朱英福在很多场合很“轻松惬意”地写下“传奇”。在一次酒桌上,他与自己老家所在的乡镇党委书记,因为某事起了争执。一怒之下,他竟然打了这位乡镇党委书记一个耳光(也有说用脚踢的)。更要命的是,这是当着一位市主要领导面打的人。事后,他收获的不是惩罚而是道歉。巧合的是,这位被打的领导后来也出事了,仅比朱英福出事早两天。

八年的刑期,将会使朱英福成为一位狱中老人,也会让贵溪官场慢慢遗忘那个曾经叱咤风云的“地下组织部长”。但是如何从政治上把握,深挖问题根源,着力铲除腐败滋生土壤,净化地方政治生态,将会是当地一个长期的课程。

您可能会喜欢

  • 溆浦危房拆迁:民事纠纷为何升级为刑事案件?
    法政 09-07
  • 解码恒大地产“换帅”:属回A终止后正常变动
    法经 08-18
  • 在阿里这个“江湖”,你能否独善其身?
    法经 08-17
  • 阿里女职员维权无路,“大厂性剥削”几时休?
    法经 0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