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申诉27年,这宗血案的真凶可能逍遥法外

法政 09:44


28年前,湖南省嘉禾县一无辜小孩惨死后,两名嫌疑人获罪入狱。案件从事发到审判定案历经波折,起诉阶段案卷神秘丢失,且正处“命案必破”的特定历史时期。之后媒体报道引起高层关注、政法委协调定罪后,却以死缓留下活口。


如今,案犯代理律师刘泓君和北京京师律师所的王洋律师再次去往湖南省高院,准备着下一轮的申诉,届时,案件将再次回到公众视野,血案背后的疑点能否成为翻案的关键?当时的疑罪是应该“从轻还是从无”?


20多年前的一起凶杀案


故事发生在1993年的一个夏天。


湖南省郴州市嘉禾县莲荷乡石燕村村民胡承芳5岁的儿子胡平兵突然失踪。胡家众多亲友及村民遍寻各个地段,包括鱼塘、河边始终无果。胡家人随后到派出所报案,并在当地电视台播出寻人启事。


3天后,噩耗传来。一名当地打工者在村旁石燕河边一处荆棘丛中发现孩童尸体。警方闻讯赶到现场,身着白衣白裤的胡平兵尸体被垃圾覆盖,只露出一只手在外面。嘴唇至头枕部被一毛巾打结裹着,双眼、脸颊多处有伤,气管被割开。


经嘉禾县公安局法医尸检,死者胃内容物外形完整,说明死者系饭后一小时左右死亡;尸体头部有利器砍的创伤,双目被毁,衣着服饰和尸体表面没有血迹、血痕。随后公安人员带着警犬在村内巷道发现血迹,并延着血迹追踪到同村村民胡熙吉家,而胡熙吉家门槛上也有血迹,因此胡熙吉成为重点嫌疑人。


另外,因为死者胡平兵的爷爷胡久林在1990年一个晚上,酒后爬上胡熙吉妻子李圣周的床上欲行强奸未果被当场抓获。后村委会协调,胡久林赔偿李圣周500元。1992年,胡平兵的父亲因故打了胡熙吉女儿胡小娟一耳光。两家人关系更趋紧张。


胡熙吉和妻子李胜周因涉嫌故意杀人罪于1993年7月14日被湖南嘉禾县公安局收审,同年11月6日被批捕。

嘉禾县公安局的起诉意见书表述:因前述原因怀恨在心的两人一直伺机报复。


鉴定结果推翻了公安局法医的论断


一桩命案被高效侦破,很快便提请检察机关逮捕。郴州市检察院的一份报告指出,因两被告人在杀人事实的具体情节上互相推诿,于1993年10月18日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退回公安局补充侦查。


然而,此间的疏漏不止一处。所有直接证据都来自对胡熙吉夫妇的审讯口供。


嘉禾县公安局封存了许多“作案工具及证据”,经公安局法医鉴定,移尸沿途血迹1-7号均为B型人血,但作为作案工具的8-9号菜刀起子却未检见有人血。但是广州中山大学对嘉禾县公安局送检的检材作出:“全部送检的(1-11)号检材均未检见有人血迹”的结论,证明这些血迹与凶案无关。


嘉禾县公安局曾为此6次送检,请求中山医科大学法医系进行进一步的物证鉴定。在第一次送检的11个项目中,包括上述证据在内的全部送验检材。鉴定结果推翻了公安局法医的论断:送验的共11份检材中,因检验均出现阳性反应,故不能证明送验检材上含有人血。负责鉴定的中山医科大学法医鉴定人蔡锐波对此分析说,“可能由于送验检材上的血迹为外界因素(如腐败等)所破坏而不能检出。”


另外,据死者父亲胡承芳证实,死者“13点半”在爷爷家吃完午饭之后被父亲带回家,回家后只吃了冰棒没有再吃饭,4点钟左右出去玩的。“4点钟左右”是一个模糊不确定的概念,根据胃内容物和吃饭时间推断,死者应当是在15点钟之前就已经被害了。


而在12点至16点半这个时间里同村人胡承翠一直在胡熙吉家坐着,这个时间内胡承翠就没有看到孩子来过胡熙吉家。胡熙吉16点半出门后遇到胡柏良、胡熙进和胡熙光,18-19点回家时遇到胡久俊来修电视机。胡熙吉每次审讯中都提到胡承翠、胡柏良和胡久俊这三个人能够证明自己没有作案时间。侦查人员对胡熙吉和妻子李胜周案发当天下午的情况进行调查时发现,胡熙吉、李胜周从中午12点到下午7点多钟均有证人证明其没有作案时间。不过,公安机关和检察院都没有取证。


而据2008年《中国青年报》记者洪克非采访村民胡承翠证实:当天下午5点多,她和被害人爷爷的哥哥胡久福、被告人李胜周及其女儿胡小娟一起在被告人家看电视。胡承翠走后,胡久福仍在看,因此起诉书所例举的晚6点左右为作案时间显然难以成立。


2008年11月12日、13日,几度担任该案辩护人的王招林、雷水华提到,后来检察院送的检材中,送检的毛巾(1号检材)中检验出有B型人血,其余6份检材未有人血。因此可以知道,绑在尸体上的毛巾有人血,而其他在第一现场和胡熙吉家里的检材均没有见人血,从而说明了被告人在其家里杀害胡平兵的理由不能成立。公安机关通过侦查认为胡熙吉故意杀人作案现场就是自己家里,但没有一件合法有效的证据能够证明。


案卷神秘丢失


1993年12月7日,嘉禾县公安机关提请检察机关起诉。


此时,意外事件突然发生了。在嘉禾县检察院于1994年1月27日报送郴州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后,郴州市检察院办案人员、检察官过雷雷在审查材料、讯问被告人和前往案发地核实后,准备回单位汇报之际,于1994年4月9日深夜,将该案的全部案卷材料丢失。


这一事件迅速引起舆论的各种猜测。有媒体刊登文章称,检察官过雷雷单枪匹马赶往嘉禾询问被告人,并赴案发地核实有关证据材料。不到两天便完成了所有任务。但他并没有急着赶回市检察院汇报情况,而是因为他的女友在县城,他想借机与女友小聚。就在第二天早上起床时,该案的全部案卷材料不翼而飞。而女友家里的所有门窗都完好无损。该文直指检察官过雷雷的未来岳母与被告人胡熙吉、李圣周的亲属过从甚密,因此案卷全部丢失另有玄机云云。


事发次日,郴州市检察院接到案卷丢失的报告,主管刑检的副检察长当天率员赶赴嘉禾县找过雷雷了解情况,紧急召集当地公安局、检察院的相关人员,寻遍当地河沟、山路,均未获得线索。4月13日,郴州市人民检察院党组召开会议,研究补救措施:一、指派专人补救本案的材料,以确保正常诉讼;二、由嘉禾县人民检察院会同当地公安机关组成专案组,侦查案卷被盗一案;三、纪检监察部门对当事人过雷雷进行审查。


“经过40多天的艰苦工作,原有的法律文书、技术材料等全部收集齐全,对案中原有证人的讯问无一遗漏。”有关材料如此陈述。


此次重新搜集证据后,虽然没有侦破案卷被盗一案,但杀人案的证据获取方面则大有进展:不仅做到了“证明的内容较之以前更加具体”,还有新的“重大突破”——与李圣周同监房、“关系甚密”的一个犯罪嫌疑人李文英,突然在此间检举说,李圣周在与她谈心时全盘供出自己和丈夫杀人经历;且其中过程与公安办案陈述基本无异。


之后,检方将此作为重要证据陈列于起诉案卷中,值得注意的是,在讯问李文英的这份证据笔录中,办案人员一栏内,丢失原始案卷的过雷雷的名字赫然在目。


疑点重重的判决


1994年9月25日,郴州市检察院向郴州市中院提起诉讼。同年12月底,郴州市中院以无公安机关破案报告、嫌疑人胡熙吉与死者胡平兵同为B型血及血迹无细目检验报告为理由退回。1996年5月,检察院再度起诉,仍被法院退回,该案陷入僵局。由于检察院人员在此案中有重大过失责任,死者家属悲愤难言,四处上告,要求追究检察官责任,并催促早日将凶手绳之以法。


据悉,此案先后有中央纪委、中央政法委领导和时任湖南省委书记王茂林的批示,要求政法部门公正处理此案,并严肃处理失职的执法人员。过雷雷被停职反省,后调离政法队伍。


但在郴州市检察院1996年7月18日上报的一份请示报告“需要说明的问题”一栏中,清楚地记录了该案的种种疑问:

一、被告人李圣周供述,其女胡小娟目睹了两被告杀人情况,但胡小娟(此时为证人)没有证实是否如此;

二、胡熙吉的认罪供述材料,只有批捕阶段的复印件,公安机关侦查预审的原始问话材料无法找到;

三、胡熙吉称其无作案时间,经查也有人证实,“因关系复杂,不好排除矛盾”;

四、由于保密工作缺失,现被告人与被害人双方亲属都已知道材料丢失,为本案诉讼增加了难度;五、法院认为无法交付审判而退补的理由是,被告人与被害人的血型相同要求对血迹做细目鉴定,但鉴于公安机关在侦查中未做细目鉴定,现已无做血型细目化验的足够材料,因而不具备条件无法补充。


报告拟定的处理意见为:“两人犯罪的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确实。当然法院提出的问题也客观存在,但这些问题在公安机关侦查预审阶段一直就存在,而且未能解决。现已时过境迁,继续补充已丧失条件。我们认为:虽然案件存在一些问题,但不影响两被告人故意杀人罪的构成。”


2008年11月13日,曾办理该案的一名检察官表示,没有做细目鉴定的原因是,他们拿到凶器等物证时,发现上面什么痕迹都没有了。其他方面则因时间太久,无法回忆清晰。


省高院两次发回重审


案件在郴州中院与湖南省高院间,来回反复6次。


1996年9月,郴州市中院开庭审理胡熙吉、李圣周故意杀人案。附带民事诉讼中,胡承芳向两被告人索赔2.8万元。公诉方称,两被告人在与村民胡久林父子发生矛盾后蓄意报复。1993年7月10日下午6时许,将胡久林的孙子胡平兵哄到家中卡昏,采用割喉、砍击头部、用改锥戳烂双眼等办法,将年幼的胡平兵杀死。


法院审理认为,根据两人的供述和嘉禾县公安局法医物证鉴定胡熙吉家门槛、屋内及至牛栏处的7处可疑血迹均为B型人血,中山医科大学从系于尸体脖颈处的毛巾上亦检出B型人血,与死者血型相同,加上有与李圣周同监房、“关系甚密”的犯罪嫌疑人李文英检举材料,故认定两人犯有故意杀人罪,判处胡熙吉死刑、李圣周无期徒刑。而被告人所述被刑讯逼供及辩护人意见均未被采纳。


10月9日,郴州市中院作出的一审判决:胡熙吉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认定被告李胜周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请求。


夫妇一死一无期,两人均不服判决提出上诉。湖南省高院审理后于1997年4月23日作出了刑事裁定,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将本案发回郴州市中院重新审判。


1998年6月18日,郴州市中院再度开庭审理此案,而后改判胡熙吉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李圣周无期徒刑。1999年8月31日,湖南省高院作出《刑事裁定书》再度撤销郴州市中院的第二次判决,再度发回重审。


在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这份刑事裁定书上,详细指出了原审判决认定胡熙吉、李圣周共同故意杀死胡平兵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原因:

1、胡熙吉、李圣周在被公安机关抓获后,曾分别作过供认,但情节上互相矛盾;

2、死者的父亲胡承芳证明,案发后,两被告人到过现场,看过尸体;

3、从胡熙吉家及牛栏路上提取的血痕经检验未检出人血。


几度审理,案件又走回原地。嘉禾县公安局看守所上报材料称,胡熙吉夫妻自1993年7月入监以来,身体越来越差,几次患病致极度虚弱,随时可能危及生命,7年中已花费医疗费1万多元,看守所不堪重负,期望能早日结案。


2001年3月20日,郴州市中院第3次开庭审理胡熙吉、李圣周故意杀人案,仍判处胡熙吉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李圣周无期徒刑。而此次上诉后,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一改前两次审理意见,在证据没有任何变化的情况下,认为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3次审理判决认定的“基本犯罪事实清楚,基本证据充分”,维持原判。


至此,拖宕8年的凶案终以胡熙吉、李圣周有罪入狱完结。


艰难的申诉


因为胡熙吉夫妇杀人案疑点重重,律师们从没有放弃为胡熙吉夫妇申诉,近日,胡熙吉夫妇的代理律师刘泓君公开撰文表示,胡熙夫案完全符合再审要求。


本案存在“原判决、裁定生效前已经发现,但未予收集的证据”和“原判 决、裁定生效前已经收集,但未经质证的证据”如下:


1.胡熙吉、李胜周没有作案时间的事实证言,在原判决、裁定生效前已经发现,但侦查、起诉机关选择性忽略未予收集;

2.村内大量村 民养狗影响移尸环境的事实,原判决、裁定生效前已经发现,但侦查、起诉机关选择性忽略未予收集;

3.案发当晚村内和出入村子的道口都有人放哨到凌晨四点,影响移尸环境的事实,原判 决、裁定生效前已经发现,但侦 查、起诉机 关选择性忽略未予收集;

4.侦查人员在发现所谓“移尸途中血迹”时,已经向胡熙吉核实了血迹的来源确实是狗血,该影响定罪量刑的关键证据在原判 决、裁定生效前已经发现,但侦 查、起诉机 关未予收集;

5.现场尸检报告中衣着(白色)服饰和尸体表面没有记录是否有血迹、血痕,而现场照片中‘干干净净没有血迹、血痕’,该事实证据能够证明死者自始至终没有出过血,在原判 决、裁定生效前已经收集,但未经质证;

6.胡熙吉、李胜周没有作案时间的事实证言,该事实证据在原判决、裁定生效前一审辩护律师王招林、肖成河收集提交法庭,但未经质证。

因此,本案完全符合法院应当重新审批的法定情形。


判定胡熙吉故意杀人成立的证据基础是口供和血迹鉴定,而这些口供和血迹鉴定无一能够作为胡熙吉、李胜周的有罪证据。


2021年5月7日,胡熙吉的代理律师刘泓君和北京京师律师所的王洋律师去湖南省高院申请阅卷,高院以需本人前来为由拒绝了律师阅卷的申请。

“这又得让胡熙吉的再审申请再等上几个月了。”胡熙吉的代理律师刘泓君无奈的说道。

您可能会喜欢

  • “诽谤”县委书记被判两年:遭遇逼供,全家蒙难
    法政 06-10
  • 民企自愿充公第一案:襄大集团“涉黑”何来?
    法政 06-04
  • 一个新闻干事,何以充当多年“地下组织部长”?
    法政 06-01
  • 马云和他的三个“赌王”朋友
    法经 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