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巴冲突:两个难民营的“马拉松互害”

法政 17:11

被火箭炮击中的加沙建筑物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冲突,虽然是从1980年代持续至今,却早在公元一世纪便埋下伏笔。
 
历史、宗教、地缘政治和强国角力,各种错综复杂的因素,让作为中东战争一部分的巴以冲突,不能被简单概括为以色列犹太人与巴勒斯坦阿拉伯人之间的双边冲突。
 
唯一可以肯定的,冲突所造成的废墟、离别、血泪和死亡,最终承受者只会是冲突双方中最无辜的那群人。
 

巴勒斯坦民众上街欢庆

比如这群曾在2014年8月27日——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达成长期停火协议的这天,走上街头的加沙居民。

加沙街上比V手势的民众

 
在这一天,以巴结束了长达七周的冲突——这场冲突造成超过2200人死亡,其中死伤者大部分为巴勒斯坦人。作为冲突的中心——加沙,这里的居民走上街头,庆祝来之不易的和平。
 
七年之后,噩梦再次上演。
 

一张沾着巴勒斯坦示威者鲜血的担架

2021年5月6日,巴勒斯坦抗议者与以色列警方在东耶路撒冷谢赫·贾拉社区发生的冲突,抗议以色列最高法院判决驱逐该社区的巴勒斯坦居民。
 

以色列部队使用催泪弹等驱散示威者

5月7日,临近以色列的耶路撒冷日和伊斯兰的开斋节,以色列警方动用催泪弹,橡皮子弹等非致命性武器冲击了位于圣殿山阿克萨清真寺,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军警爆发大规模冲突,造成约300名巴勒斯坦人受伤。
 

undefined

被火箭炮击中倒塌的加沙建筑物


5月10日晚,以色列警方拒绝在最后期限6点撤出清真寺,位于加沙哈马斯杰哈德武装向以色列境内发射火箭弹,击中了几栋住宅和一所学校。以色列随即展开空袭报复行动,摧毁了加沙境内的数栋公寓住宅和一栋办公大楼。
 
由此,以色列警方与巴勒斯坦民众的矛盾迅速升级为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军事冲突。
 

巴勒斯坦人抬着遇害儿童的尸体

现在,以色列对加沙地带持续轰炸进入第二周。轰炸已造成加沙至少212人死亡,包括61名儿童,约1500名巴勒斯坦人受伤。以色列军方指,来自加沙地带的火箭弹造成以色列10人死亡,包括2名儿童。
 
当代以色列文坛最杰出作家阿摩司·奥兹曾经指出,以巴冲突两个难民营之间悲剧性的冲突,是一场同等强烈渴求同一片土地的难民营之间的悲剧是一场善与善的悲剧,两个都是受害者,两个幸存下来的社区,两个当地的悲剧。

如今这场悲剧正在不断扩大。

一位现居加沙地带的编辑Refaat Alareer,在5月13日发表了一篇名为《我的孩子问,如果停电了以色列还会摧毁我们的房子吗?》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中,作者回忆了在2014年的战争中,他和妻子——这对最普通的巴勒斯坦夫妻,一共有超过30位亲人在那场战争中死去,包括他的兄弟,妻子的祖父、哥哥、姐姐和姐姐的三个孩子。


时隔七年,Refaat Alareer夫妇和六个孩子身处轰炸中心。在持续不断的大轰炸后,加沙开始停电,八岁的莉娜问道:我们停电后他们还能摧毁我们的房子吗?

我想要说:“是的,小莉娜,即使在黑暗中,以色列依然可以摧毁富丽堂皇的贾哈拉大楼,和任何一座我们的大楼。我们的每个屋子都充满着渴望被述说的传说和故事。我们的家激怒了以色列战争机器,嘲讽着它,萦绕着它,即使是在黑暗中。而且,靠着美国纳税人的钱和国际社会的漠不关心,以色列很可能会继续摧毁我们的房子,直到再也什么都不剩。”

但最终,Refaat Alareer没有说出这里面任何一句话。

“不,甜心。他们在黑暗中看不见我们。

您可能会喜欢

  • “诽谤”县委书记被判两年:遭遇逼供,全家蒙难
    法政 06-10
  • 民企自愿充公第一案:襄大集团“涉黑”何来?
    法政 06-04
  • 一个新闻干事,何以充当多年“地下组织部长”?
    法政 06-01
  • 马云和他的三个“赌王”朋友
    法经 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