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宗“套路贷”案件,是谁在暗中保护?

法经 14:00


事发江西吉安,今年41岁的肖晓明(化名),是一名深陷“套路贷”泥沼的受害者。

 

他年少起家,17岁时就已经在社会上打拼,凭借着努力,20岁就获得了百万身家,25岁资产已经上千万,也算是年少有为,小有成就。

 

2010年,为了实现更大的发展,便开始在西北地区开发房地产。由于房地产开发前期对现金流要求极大,无奈之下,只能寻求民间借贷用于资金周转。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将会深陷“套路贷”的泥潭之中。

 

案件经过


在2010年前后,肖晓明的借贷自那时开始。

 

2012年11月22日至2014年7月19日,肖晓明向当地放贷人员邓道龙借款6次,借款本金金额1065万元,后面分12次共向邓道龙归还借款本息813.405万元。

 

在原本欠款已经快还清的基础下,只欠邓道龙本息合计3910966.57元。但邓道龙通过他控制的几个关联公司及其亲属,先后通过银行快进快出的转账方式制造银行流水;胁迫肖晓明分别伪造1270万元、1900万元的借条,恶意垒高借款金额,并提起虚假诉讼,让他的家庭和事业都深陷“套路贷”的泥潭之中。


2015年11月13日,为了伪造上述两笔债务,邓道龙、谢勇文两人控制了肖晓明本人,以他的名义在吉安市永叔路工商银行开了张银行卡。银行卡密码由谢勇文设置。

 

该卡在2018年3月6日前一直是由邓道龙、谢勇文保管,只用于了2015年11月13日1270万元和2018年3月6日1900万元转账制造银行流水痕迹和民间借贷的假象。

 

两笔借款资金都是通过邓道龙的关联公司及其近亲属转给肖晓明的账户(邓道龙所控制),之后当天转回给了邓道龙及其亲属。

 

借款资金并未发生实质性变化,就是哪里来最终回到了哪里,肖晓明也并未实际获得、使用资金,邓道龙也未实际出借、减少资金,资金转账的目的就纯粹是为了制造银行流水。


谁在保护他们? 


邓道龙为了进一步收割“套路贷”利益,向吉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

 

案件一波三折,吉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肖晓明胜诉,重审又判为败诉。


最后,经过肖晓明不断上诉,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本案涉嫌高利贷、“套路贷”等违法犯罪情形,并于2020 年12月24日作出(2020)赣民终875号民事裁定书,裁定书明确载明: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涉嫌高利贷、“套路贷”等违法犯罪情形,本院依法将相关违法犯罪线索移送江西省吉安市公安局吉州分局处理。


但拿着江西省高院的裁定书,肖晓明以为自此得救,公安机关会主动立案侦察,但吉安市公安局吉州分局却不见半点动静。


之后还多次请求吉州分局警方立案,吉州警方就是坚决不予立案。肖晓明也向吉州区人民检察院提出了立案检察建议,但吉州区人民检察院给出的理由荒谬至极,竟然以本案没有“暴力催债”为由,认定本案不构成犯罪,支持了吉州分局不予立案的决定。支持吉州警方不予立案的决定。但他们给出的理由居然是“催款时没有采取暴力或软暴力手段”?


检察院以没有“暴力催债”为由

认定本案不构成犯罪


在省高院都裁定本案涉嫌高利贷、“ 套路贷”等违法犯罪情形下,吉州分局没有理由拒绝立案调查。

    

警方不予立案通知书


“套路贷”犯罪过程中可能会存在暴力催债的情况,但这绝不是“套路贷”的必备要素。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的相关文件有着明文规定,吉州区人民检察院是何原因对“套路贷”置之不顾?

    

省高院裁定本案涉嫌“套路贷”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套路贷主要有以下基本犯罪特征:


一是制造民间借贷假象;

二是制造银行流水痕迹,刻意造成被害人已经取得合同所借全部款项的假象;

三是单方面肆意认定被害人违约,并要求被害人立即偿还“虚高借款”;

四是恶意垒高借款金额;

五是“保护伞”保驾护航。其中前四项特征本案已经完全具备,这是明明白白的事实。但“保护伞”是“套路贷”犯罪最重要的特征,直接关系到团伙最终利益能否实现。


如今一无所有的肖晓明,被“套路贷”团伙步步紧逼,并延伸到其家人安全,团伙甚至多次非法拘禁,将肖晓明扣押在办公室。

 

面对一个如此明白的犯罪事实,而且江西省高院都裁定本案涉嫌“套路贷”的情形下,吉州警方和吉州区人民检察院为什么坚决不予立案?是谁在为邓道龙“套路贷”犯罪团伙保驾护航吗?又是谁在充当这起“套路贷”的保护伞?

         

希望吉安市警方、吉安市人民检察院、江西省公安部门、江西省人民检察院、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等相关部门督促吉安市吉州警方对本案进行立案侦察,严厉打击犯罪行为,维护公民合法权益,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您可能会喜欢

  • “诽谤”县委书记被判两年:遭遇逼供,全家蒙难
    法政 06-10
  • 民企自愿充公第一案:襄大集团“涉黑”何来?
    法政 06-04
  • 一个新闻干事,何以充当多年“地下组织部长”?
    法政 06-01
  • 马云和他的三个“赌王”朋友
    法经 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