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资21亿领刑20年,中兴这位工会主席的后台是谁?

法经 16:48


黄药师 l 文


从监狱放出来的郭美美因售卖假劣减肥药再度入狱的新闻上了头条,作为割韭菜的“女性成功学”第一代表,如今落得如此下场不禁令人唏嘘。


近日,被网友称为“中兴郭美美”的前副总裁何雪梅,涉集资诈骗案被公开。据裁判文书网披露的刑事裁定书,何雪梅犯集资诈骗罪、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涉案金额超过21亿元,由深圳市中级法院于在2020年4月判入狱20年,20万元财产被没收。


按照裁定,如果何雪梅未能向近4000名受骗人清还约9亿元理财资金,则全部由中兴通讯垫付。


2017年7月12日被立案之前,何雪梅意识到自己的好日子已经到头了,于是她赶紧跟丈夫办了离婚手续,把财产及时转移给丈夫,然后把债务全揽在自己身上。同时,她买了安眠药想自杀了事。


可惜她自杀未遂,还是被抢救了过来,并从此失去了自由。


在此之前,自称致力公益活动12年的何雪梅,给自己贴了不少正能量标签:“有良知的公民”“践行公益精神”,但在被曝出爱炫富、非法集资后,网友也给她贴上了一个标签——“中兴郭美美”。


这真是她一人所为,还是背后另有高人?


在中兴内部集资数亿


1970年出生的何雪梅,毕业于重庆大学机械工程学院,曾在重庆大学党委学工部工作。1998年,何雪梅加入中兴,先后在中兴康讯、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网络事业部工作。


在案发前一个月,何雪梅担任中兴通讯集团副总裁、总工会主席以及中兴通讯基金会秘书长。


据报道,何雪梅两年前开始在中兴通讯公司平台上发布个人理财信息,承诺给予10%的年息,包括高管在内的很多公司员工都十分相信她,把钱交给她打理,总资金涉及几个亿。



案发后,不少员工才知道,这是一招是“借鸡生蛋”。


在此之前,何雪梅发布的理财产品信息承诺,在保证本金的前提下,给予年化收益10%的回报,但没有告知理财产品的具体投资方向和标的。

  

承诺10%左右的收益率并不低,初期进入的人也都赚了钱,对她抱有感激心态。

  

募资过程中,何雪梅也会告诉员工,自己的合作伙伴很厉害,高调宣扬自己的人脉、人品和资产。


在2015年那会银行理财收益也才5%左右,而且银行那5%的年化率能白给吗?离谱的是私募期间,有人针对何雪梅这10%的收益率提出质疑,但都被何雪梅和她的粉丝给骂回去了。


这些钱都被用到了哪里?根据何雪梅交代,募集的钱她使用大量私人账户接收、转移了,然后用于购买理财产品、房地产、买卖股票等,股票账户基本都是何雪梅本人控制,什么高级操盘手不过是瞎扯淡。


一个工会主席,为何有如此大的影响力?


其实,何雪梅作为一位普通的中年女性,没有罗永浩的口才、咪蒙这一类的另辟蹊径,能把个人品牌运营到这种规模,并且数千人用自己的血汗钱(工资收入)为其投资,也算是一种“成功”。


2015年8月,何雪梅开通微博时,甚有员工在中兴社区发帖鼓动大家关注。


此后,何雪梅不仅是中兴的高管,同时也成了微博上拥有30万粉丝的“网红”。在微博上,她延续了在中兴内网的“以正能量挥斥方遒”的风格,不停宣传自己参与的公益活动、转发鸡汤文。


不仅如此,作为中兴公会主席的何雪梅,在公司内部组织的福利活动也比较偏向于个人崇拜。中兴内部曾耗资近四五百万元给全公司人免费午餐,,所有食堂中餐直减十块,并赠送一千名员工手机,凡是何雪梅的粉丝可以参与抽奖。


有人称赞何雪梅为“一心一意为员工的好主席,是每一个中兴员工的精神支柱。”但更多的是愤怒的批评声:“哗众取宠,中饱私囊”、“对何主席这样的人只有无语,无论她做什么,言论真的是令人发指,非常不喜欢这个人。”


还有人给这个活动算了一笔账,并提出了疑问:“ZTE8万人,一人10元,计80万;1000人, 每人一部手机按2000元算,计200万,合计280万;花费400万, 剩余的120万呢?活动组织人员的奖金?”


由于何雪梅挪用公款数额比较大,挪用公款目的应该就是填原来理财的坑,但依然填不上,资金链断裂直至事发。


何雪梅在进去前或已最好相关准备,咨询律师,切割转移财产等,也就意味着前面理财的钱是拿不回来了,中兴也会做出弃卒保车的办法;对于中兴公司来说最麻烦的是何当时召集理财时用的是中兴工会的牌子,出事后,中兴肯定要有一定连带责任。


这也是中兴在何雪梅私募理财两年多后才调查举证的原因之一。


高层为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其实,最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是何雪梅作为中兴宜和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在其中浑水摸鱼,为何董事会之前没有察觉?


其实早在2016年,中兴内部就曾发生过反腐风暴,在加大对侵犯商业秘密、商业贿赂与职务侵占的打击力度,并在全球范围内,查处各类案件几十起,包括侵犯公司商业机密、利用职务便利侵占公司财产或收受贿赂等,总计开除员工近百人,移交司法机关处理23人,被判处刑期最高者达九年并处罚金。


在中兴宜和公司,何雪梅拥有资金的终审权,只要是中兴宜和公司的资金,无论金额多大,只要何雪梅审批同意就可以支付。如果中兴宜和公司对外有正常的合同交易,只要能够提供合同,就能正常支付,不需要董事会决议,这也是何雪梅能在中兴上下吃得开的问题。


何雪梅在公司内部QQ群、公司网站上都说购买理财产品自愿,买了就要听从她的指挥,她没法一一作出解释。有的不相信的员工跟帖时问多了几句或者表示了质疑,何雪梅会大发雷霆,谩骂这些人不懂装懂,威胁要向这些员工的上级反映,开除这些员工,作为在上下两层都吃得开的工会主席,她的一些粉丝也会参加对质疑员工的围攻。


一个堂堂中港两地上市的通讯龙头公司,公司内部竟然如此乌烟瘴气,一位副总裁可以只手遮天。其工会及其全资子公司,竟然只听由一个人随意摆布,任意折腾,几乎没有任何监督制约机制。那么,中兴通讯多如牛毛的其他子公司会不会也存在这种问题,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呢?


甚至当初很多公司的高层管理干部都参与了何雪梅的理财,而且年化收益率远远高于普通员工。他们不仅没有出面制止,反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中兴通讯原董事长殷一民声明


可见中兴通讯当初的管理是多么的混乱、人治而缺乏监管,只要高层不说调查,那么其他的什么人力资源部、财务部、审计部门几乎形同虚设。


何雪梅违法违纪,骗取大家的血汗钱是极其可耻的。然而,在科技飞速发展、观念快速迭代、企业生命周期不断缩短的今天,作为一个合格的“打工人”是不是得好好想想:到底什么样的投资是真正靠谱的?


何雪梅作为工会主席亦或是一名“网红”,靠权威和品牌来进行流量变现的手段比一般人简单得多,加之这期间内部私募的管理混乱才酿成这一悲剧。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更何况是站在风口的“美女主席”。


在那些捧杀者和粉丝退下之后,只留下这位曾经风光无限的“中兴名媛”被曝晒在烈日之下。

您可能会喜欢

  • “诽谤”县委书记被判两年:遭遇逼供,全家蒙难
    法政 06-10
  • 民企自愿充公第一案:襄大集团“涉黑”何来?
    法政 06-04
  • 一个新闻干事,何以充当多年“地下组织部长”?
    法政 06-01
  • 马云和他的三个“赌王”朋友
    法经 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