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金融爆雷,女婿突遭刑拘,刘长乐能否长乐?

法经 16:44


2021年5月5日,海口市公安局通报,4月30日,龙华分局已正式对凤凰智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侦查,目前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实际控制人贺某(刘长乐女婿贺鑫)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凤凰智信从2020年9月已持续停标七个多月,而正式的立案侦查是在五一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这似乎与5月1日国务院新颁布的《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条例》(下称《条例》)相呼应,事态处理面临变局。

 

这个已经生效的《条例》明确:因参与非法集资受到的损失,由集资参与人自行承担。

 

查询工商资料可知,凤凰智信成立于2016年5月6日,注册资本50000万元人民币,注册地址在海口市龙华区。

 

凤凰智信的大股东是凤新科技(海口)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100%。凤新科技成立于2014年8月22日,注册地同样在海口市,注册资本1065.245588万人民币,包括凤凰网都是其股东。


刘长乐女婿贺鑫


值得注意的是,两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和董事长都是凤凰卫视创办人刘长乐的女婿贺鑫,关联之下,凤凰卫视及刘长乐也因此卷入了这场兑付风波。

 

七个月后,刘长乐转售凤凰卫视,央企紫荆文化集团接手,不少人指出,凤凰卫视易主与兑付风波有着直接联系。

 

但高达百亿的借贷余额,兑付压力实在不小。截至2021年2月24日收盘,凤凰卫视总市值为54.43亿港元,不及凤凰金融借贷余额的一半。更何况凤凰卫视近年来利润下滑、市值缩水,已是风光不再。


刘长乐晚节不保,能否长乐?


凤凰卫视被卷入

 

2020年,在“三降”政策下,P2P行业掀起关门大潮,到2020年3月22日,网络借贷平台已较3年前锐减90%,到6月底只有29家在运营,8月又缩减至15家,爱钱进等千亿级头部平台陆续宣布清退。

 

凤凰金融同样未能逃过此劫数,去年9月,凤凰金融突然停止了网贷业务,同时停止了所有出借用户的本息回款,逾七万名“受害人”出借的约96亿元人民币面临血本无归的局面。

 

凤凰金融对逾期的外解释是因为疫情以来,借款人因经济问题逾期还款。

 

随着逾期事件的发酵,凤凰金融曾发布《关于用户沟通渠道的公告》。

 

公告中称,凤凰金融与凤凰卫视签订的是“商标使用许可协议”,也就是说在企业结构方面跟凤凰卫视没有任何的关系,有任何的问题直接找凤凰金融。

 

虽然试图撇清凤凰金融和凤凰卫视的关系,但指向两者相关的地方却不止一处。

 

凤凰智信的母公司是凤新科技。凤新科技的股东中有一家名为“北京天盈九州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北京天盈九州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正是凤凰网的运营公司。凤凰网又归属于凤凰卫视旗下。

 

不仅如此,刘长乐曾亲自评述凤凰金融项目,并将其视作凤凰卫视转型项目的成功案例。2015年,刘长乐在乌镇谈参加互联网大会时曾提到,凤凰卫视集团也在做转型。“比如,我们推出了凤凰金融,这个智能金融服务平台在过去的11个月中创造了75亿的交易额。这种尝试是很不容易的,也是响应中央‘互联网+’的战略,我认为我们还是成功的。”

 

新条例的制约

 

在国务院颁布的《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条例》中,对非法集资资金清退作了明确规定,坚持最大限度保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明确非法集资人、非法集资协助人应当向集资参与人清退资金;清退过程应当接受处置非法集资牵头部门监督;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从非法集资中获取经济利益。

 

《条例》明确了清退资金的来源包括:非法集资资金余额、收益,非法集资人及其他相关人员从非法集资中获得的经济利益,非法集资人隐匿、转移的非法集资资金或者相关资产。

 

《条例》同时对相关责任认定进行了厘清。《条例》规定清退资金来源还包括:在非法集资中获得的广告费、代言费、代理费、好处费、返点费、佣金、提成等经济利益,以及可以作为清退集资资金的其他资产。

 

不仅如此,《条例》还明确因参与非法集资受到的损失,由集资参与人自行承担。

 

选择凤凰金融投资对大多数借款人而言,主要是出于对凤凰卫视的信任。

 

在此之前,凤凰金融的介绍中写道“凤凰金融是凤凰卫视集团为全球华人打造的智能投资理财平台。”不仅如此,凤凰卫视的不少主持人都曾为凤凰金融做过广告,“凤凰网”还为“凤凰金融”专门开辟了专区进行推广。可以看出,凤凰卫视曾为凤凰金融做了大量的背书和站台的。

 

其中参与站台的有卢琛、陈鲁豫、窦文涛、胡一虎等多位凤凰卫视主持人。

 

如今,凤凰卫视疑似开始与凤凰金融“划清界限”了,不仅删除了平台入口链接,此前凤凰网发布的关于凤凰金融的所有新闻、视频等内容已全部下架或者无法打开。

 

但随着新规的颁发,凤凰卫视是否会被拉下水?流量之间的金融营销又能否迎来新的定义?

 

凤凰易主

 

刘长乐,1951年出生于上海,1996年创立凤凰卫视,拥有六个电视频道、互联网、周刊、出版、广播、教育和户外电子大屏幕等多元化的媒体集团和上市公司。

 

凤凰卫视创始人刘长乐


2021年,是刘长乐人生中的第70个春秋,也是他亲手创办的凤凰卫视崛起后的第25个年头。新年伊始之际,关于“凤凰重组”的小道消息在传媒江湖悄然流传。

 

不久,刘长乐通过其全资拥有的“今日亚洲”分两批出售凤凰卫视股份。先是4月16日与紫荆香港签订框架协议,出售大约10.48亿股(21%股份);4月17日再与信德集团子公司签订框架协议,将约8.45亿股(16.93%股份)卖给对方。

 

此次交易完成后,刘长乐将不再是凤凰卫视股东,紫荆文化和信德集团将分别跃升为凤凰卫视的第一大和第三大股东。中国移动香港集团为第二大股东(持股凤凰卫视19.69%)。

 

刘长乐急转股权,除了不想受到“兑付事件”的影响外,还因为他也“穷”了。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凤凰卫视收入约为12.74亿港元,较去年同期减少22.4%,该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约为9.36亿港元,同比亏损扩大363.5%。


有消息人士告诉《天椒网》,凤凰卫视、凤凰金融有可能将出借人的钱转移进入梧桐资本一一这是刘长乐家族一个非常隐蔽的投资公司,刘长乐曾任董事长,后来台面上是刘滴滴和丈夫掌控,2011年创立梧桐资本集团投资领域很广泛,从管理层架构就可以看出向刘的目的性。 网上关于梧桐资本集团的消息少而又少,很低调。刘长乐家族(其本人包括其女儿、女婿)在公司“五人董事会”中占据三席。



有限的资料显示,刘长乐的梧桐投资主要从事项目投资、投资管理、投资咨询业务,旗下有东营梧桐德奥直升机有限公司、东营梧桐启明风电设备有限公司、新疆梧桐巴尔楚克农牧业有限公司三家子公司。


知情人士称,刘氏家族的规模比外界想象的要大得多,凤凰卫视只是一个招牌,兴许看到的就是冰山一角,现在不能除外凤凰金融里出借人的钱被转移到梧桐资本,又从梧桐资本转移到其他产业上。 


凤凰卫视自身都不赚钱,还如何带得动凤凰金融?实际上,凤凰金融成了一台抽血机,凤凰卫视的品牌被凤凰金融一次性抽干了。 对不少投资人来说,他们希望刘长乐应该负责起来,给凤凰金融兜底。但是,海南选择这个时机出手,可能很难确保投资者的权益。子公司。


如今,刘长乐和八年前的默多克一样,出清了自己手中的股份。他是金蝉脱壳,还是为这个烂摊子付出代价?接手凤凰卫视的新股东,能否让凤凰卫视焕发生机?

您可能会喜欢

  • “诽谤”县委书记被判两年:遭遇逼供,全家蒙难
    法政 06-10
  • 民企自愿充公第一案:襄大集团“涉黑”何来?
    法政 06-04
  • 一个新闻干事,何以充当多年“地下组织部长”?
    法政 06-01
  • 马云和他的三个“赌王”朋友
    法经 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