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49中,你为何一错再错?

法经 16:54


5月11日晚上,成都49中林某某坠亡事件舆论似乎变得有些不可控制。


当晚,一部分情绪比较激动的人群自发聚集在成都49中校门口,要求真相。现场视频在社交网络上传播,但很快就消失不见。割裂的声音也在此时达到顶峰,一群人质疑事件背后存在着巨大阴谋,另一群人则认定有“境外势力”助推。
 
抛去“境外势力”助推这个可笑说法,我们着重聊聊所谓的“阴谋”以及舆情变得不可控制的背后。
 
孩子究竟是怎样死的?
 
这个问题是整个事件最核心的争议点。从逻辑上看,死亡大概有三种可能:自杀、他杀、意外。
 
从最初校方和有关部门的“遮掩法”这个处理方式,大部分人更加偏向于他杀论,“事出反常必有妖”。
 
目前网络上流传较广的他杀论,是称化学老师万丽霞因林某某抢夺自己子女的出国名额,造成事端。
 
但稍微从逻辑的角度分析这个说法。就可以发现不少漏洞。
 

1、这种作案手法太过于拙劣。光天化日之下当众杀人,还仅是为了“出国名额”,这是需要多大的无知和勇气,才能做到的事情。

2、作案后所受的惩罚风险,明显大于可能的潜在收益,不符合常理。当众杀人的作案方式定会存在不少目击者,如果该老师的目的只是为了孩子出国,那事情败露后不仅自己会坐牢、孩子也得不到任何好处。

3、“出国名额”这一说法很不常见。目前来说出国留学的主要方式是申请制,国内学校并无名额限制。如果是公费留学,一般是到国家留学基金委申请经费——这是教育部下属的机构,不属于成都地方管辖,也不太可能受成都当地49中的影响。

 
同时,新京报的一篇报道也佐证了这种说法的荒诞性。报道称万丽霞为语文老师,曾是18级学生的教导主任,其女与林某某不同届,且前两年并没有出国名额,与网传消息不符。
 
一个流传最广的“他杀论”被排除,那么林某某坠亡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暂时不表官方通报,仅从逻辑的角度来分析。如果林某某坠亡事件存在另外的凶手,那么政府有必要以公信力为代价来颠倒黑白,去保护一个杀人犯吗?
 
“用一句可能比较世俗又略带难听的话来讲,作为一个地方不知名学校的不知名老师,他何德何能要让国家,用整个体制的政治信誉,为他的个人前途做赌注?”
 
毕竟舆论已然发酵至这种程度,任何一个决策者只要稍微清醒、对这种不可控的舆论态势有所了解,那只要发现任何处理过程中的违规行为定会处罚。毕竟省部级的官也是说免就免,在这种情况下,为包庇一个老师/学生而惹众怒,不仅没有逻辑,也不合常理。
 
如此,坠亡的原因似乎就只剩下自杀和意外。其中,因老师言辞激烈的批评而导致学生跳楼,这从法律角度来说也属于自杀,老师可能具有一定过错,但不是法律意义上的杀人凶手。
 
两轮通报也都表明,“未发现学校存在体罚、辱骂学生等师德失范问题,未发现该生在学校受到校园欺凌情况”,“经现场勘验、走访调查、调阅监控、电子数据勘验,提取书证、尸体检验,认定林某某系高坠死亡,排除刑事案件。”
 


不过,这两轮通报内容不仅过于简略,效果也并不理想,舆论质疑更甚。
 
这就牵扯出此次事件背后另一个深层次问题,校方和有关部门的应对方式存在着巨大错误。
 
首先,校方不提供完整监控视频、不及时呼叫120与通知家属等由家属方披露的细节,以及校方通知家长及送医时间存在空档期,这些引起了第一波舆论质疑校方在隐瞒真相。
 
之后,“校方态度冷漠”“不许家长看尸体”等因素促使舆论压力升级。坠亡学生家长在微博表述称事件发生后,学校没有在第一时间安抚家长,却对家长板起面孔表示“走法律程序”,坠亡学生家长质疑其校方不许看尸体、未经亲属同意直接送往殡仪馆等做法处理不当。
 
在《关于成都49中事件的一手资料》一文中,自称媒体人的作者表示自己对林同学的母亲进行了电话采访,称与林同学的母亲沟通所知信息与其微博披露的细节存在出入,如林同学的母亲并未看过监控、其父观看过监控后但因情绪激动记不清细节、校方副校长和校长先后陪同并安抚其情绪等。不过这篇文章很难对整个舆论场有较大影响。
 
涉事学校以及所在区教育部门的前后两份通报,语言生硬冷漠、调查细节和过程缺失,都出现了“只讲结论、不讲过程”的问题。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首先肯定是时间原因,毕竟详细的案情通报不是两三天就能完成的。另一个大的因素或许也跟执政团队的水平和能力有关。不同于北上广深吸引顶尖人才的能力,成都作为新一线,所能吸引的人才优先,因此可能受限于自身执政水平和能力,无法较好地应对舆论、满足需求。
 
最后,大面积的情绪化讨论也与成都教育体系和教育大环境有关。最近这几年,成都教育领域接连发生了类似事件,比如成都大学党委书记身亡、四川师范大学教授自杀等。对于这些事件,校方和有关部门的处理也难以令人接受。
 
如今,成都49中学事件已演变为超级传播事件,不少官媒发声,但却都回避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为何相关事件发生后,相关部门第一时间想到的总是维稳第一、从而采取遮掩、压制、欲盖弥彰的处理方式?
 
当这些令人心痛的社会事件发生后,官方调查组的结论似乎总是可以归结为一句话——相关社会管理部门没有错,从卡车司机服农药自杀后官方通报就可见一斑。
 
这个问题,或许更值得当局去思考,不能只报喜不报忧、只需赞美不准批评,超稳结构对于社会也许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组成庞大社会的这些个体。

您可能会喜欢

  • “诽谤”县委书记被判两年:遭遇逼供,全家蒙难
    法政 06-10
  • 民企自愿充公第一案:襄大集团“涉黑”何来?
    法政 06-04
  • 一个新闻干事,何以充当多年“地下组织部长”?
    法政 06-01
  • 马云和他的三个“赌王”朋友
    法经 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