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人丽妆“后宫”杀机,投影“夫妻店”死穴

法经 16:16


易驰翰丨文


三八妇女节之际,上市刚满半年的“阿里系”电商代运营公司——丽人丽妆后院起火了。


“董事长夫人翁淑华”选择在这天“微博寻夫”,一石激起千层浪。

 

子弹还在飞。

 

3月16日,翁淑华再次发文,公开表示:黄韬,请不要再用你身边的人骚扰我,也请你收拾一下你私人办公室的卫生间,我只希望你能够亲自和我好好聊聊。我不想大庭广众谈论家丑 ,毕竟还考虑到家人孩子,也不想和你一直靠媒体传话,我只想你亲自和我说。

 

同时,翁淑华还晒出一张图片,图片是一个洗漱台,有网友表示,看见了吸奶器、消毒锅、奶瓶清洗剂。令人浮想空间巨大。

 

接二连三的信息让这桩丑闻从普普通通的家庭矛盾,瞬间跃升为占据热搜位置的社会新闻。

 

在热度之下,最直接的影响是,事件后短短5个交易日,丽人丽妆股价跌幅达14.5%。其中,3月9日、3月10日接连跌停,两个交易日市值蒸发近30亿元。

 

“阿里系”丽人丽妆

 

这次事件的主角——翁淑华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大众视线里,在丽人丽妆上市过程中,2019年,翁淑华作为丽人丽妆001号员工及黄韬妻子接受媒体采访,被相关媒体称为“贤良淑德型创业者”。

 

翻看丽人丽妆公开资料,公司自称国内领先化妆品网络零售服务商,联结品牌方和终端消费者的重要桥梁。


 


另一主角黄韬的情况,据公开资料显示,1998年毕业于清华大学自动化专业,获得硕士学位,之后两年,黄韬任教于清华大学,可以说是真正的学霸。在美国通用担任两年高管后,2002年11月,黄韬开始创业,先后创立了飞拓无限、丽人丽妆。

 

2010 年 5 月丽人丽妆以10万元注册起家,前身为丽人有限,股东为北京丽人丽妆和黄韬,分别出资1万元、9万元。10万元起家,成立两年就引入资本,同时布局女人化妆和资本运作两大市场。


丽人丽妆董事长黄韬


丽人丽妆实际控制人为黄韬,持股33.49%。阿里巴巴(中国)持有丽人丽妆17.59%的股份,为第二大股东。根据目前的市值计算,48岁的黄韬身价已近50亿元。

 

2018年初次冲刺IPO时,发改委就认为丽人丽妆对天猫构成重大依赖,询问“是否因阿里巴巴入股而存在降低获客成本、增加获客渠道等特殊利益安排等。”此次由于翁淑华发文“后院起火”,这家阿里系公司股价两天内大跌15%,而该企业董监高、企业受益股东、招股书中均看不到董事长老婆“翁淑华”的名字。

 

两人作为一同创业起家的夫妻,让丽人丽妆成功登陆A股,堪称非常典型的创业夫妻店案例。

 

公关无解

 

“墙内之火”发生后,身处舆论漩涡中的黄韬本人,在翁淑华二次发声的当天,终于有了动静。

 

黄韬向媒体表示:“说实话,你也看到他们的水军团队威力很大,我们也搞不过他们。”针对翁淑华在微博中所称的“长期不回家”、“不守承诺”的指责是否属实,黄韬并没有直接回应。黄韬认为自己目前处于舆论的“弱势”。“司法的事情司法解决,我们这一方确实比较弱势,不如他们的公关团队强大,但是我们更相信法律,我们不喜欢走公关手段,去比谁的公关团队更强大,我就是这个态度。”

 

但说起公关手段,大家必然会联想到上一次丽人丽妆上热搜时的一次完全公关策划事件,即2016年,丽人丽妆以2200万元天价,拍下了当年罗振宇热捧自媒体——paipi酱的第一条视频广告。

 

然而,最后这条“广告”到底长啥样,全网都无处翻看,拍没拍也无从得知。

 

既然懂公关,如今却又不喜走公关手段。对于公关危机而言,完全就是一个典型的负面案例。

 

身处舆论弱势,这点似乎并不假。翁淑华靠着三八妇女节发声,的确更能牵动人心,但事情真如翁淑华所述,黄韬也难辞其咎,毕竟丽人丽妆属于夫妻俩共同创业,同苦而不能共甘,肯定让人心灰意冷,有必要时也会选择放手一搏。


 

丽人丽妆在天猫合作的品牌


另外,翁淑华在微博中所提到的“女副总”暗指存在其他关系,更是引发众多网友猜想,此人到底是谁?与黄有何关系?

 

天眼查显示,丽人丽妆运营主体上海丽人丽妆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的副总只有黄梅,1980年出生,2005年毕业于复旦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其职位为董事、副总经理,黄梅此前还担任过阿里巴巴高级投资经理。2016年3月至今担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间接持股丽人约8.2%。

 

浮现危机

 

早在2017年9月11日,就曾有媒体报道,丽人丽妆员工杜某辞职后,利用原来掌握的管理员账号,盗取公司客户个人信息进行倒卖。被抓获后,发现其通过违法手段获取各类公民信息1000多万条,通过网络贩卖获利近10万元。泄露的数据信息都来自丽人丽妆服务客户,除“相宜本草旗舰店”,还有欧莱雅、蜜丝佛陀、美宝莲、梦妆等知名品牌。

 

中间运营商产生信息漏洞,这显然是不合格的。

 

从公司近况来看,这位“忙到不回家”的董事长,或许正因公司基本盘不稳,资本博弈,股价震荡而烦恼。

 

事实上,上市公司实控人、高管闹离婚并不鲜见,近年来就出现三一重工(600031,SH)副总裁离婚妻子分割22亿元、昆仑万维(300418,SZ)董事长离婚妻子分割70亿元、信捷电气(603416,SH)实控人离婚妻子分割15亿元、康泰生物(300601,SZ)董事长离婚妻子分割235亿元等案例。

 

但是通过微博舆情发酵,公司市值一下子就蒸发几十个亿的,并不多见。很显然,翁淑华走这一步,可能是被逼无奈,或者说事出有因。

 

黄韬表示,“我不相信舆论能干预司法”,这话没有说错,但是他必须搞懂舆情的传播规律,显然,他现在很被动。

 

相比当当李国庆与俞渝的“互撕”大戏,丽人丽妆的这场戏来得更真切,成本也更高。

 

目前,有关黄韬和翁淑华夫妻二人的伦理纠纷,还是一个悬而未决的开放性话题。

 

但更为致命的原因,或许是丽人丽妆根本没有属于自己的品牌产品。也就是说,事关自身命脉的上下游都捏在别人手里。受制于天猫市场和合作品牌,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引起不良反应。

 

这对于一个已经上市,需要不断对投资人负责的庞大企业来说,无疑是一种非常致命的缺陷。

 

而此次事件的突发,丽人丽妆作为一家主打女性市场的平台,无论是对品牌方,还是对女性为主的化妆品市场而言,信任度必然也会有所降低。

您可能会喜欢

  • 郑爽日薪208万,明星避税与洗钱的边界在哪?
    法政 05-07
  • “选股宝”涉嫌无照经营,华尔街见闻创始人协助调查
    法政 05-07
  • 每五分钟病死一人,印度新冠疫情将如何发展?
    法政 05-06
  • 跨省垄断公安数据库,“山西警界首虎”的朋友圈
    法政 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