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发者与平台之战:DCloud不正当竞争逼走了他们

法经 17:46


开发者一个个离开这个平台,他们说:“是DCloud把我们逼走了。”

罗一七丨文
在2020年7月,李慈差点失去了100万用户。
李慈是一名软件开发者。今年4月,他和团队用H5开发了一款短视频APP,上线之后反响不错,但H5本身存在一些局限性。为了更好的用户体验,李慈开始寻找新的开发平台。
在当地开发者圈子里,有人向他推荐了开发者平台DCloud旗下的开发工具uni-app。
DCloud是一家拥有500万用户的大型开发者服务公司。旗下有开发工具 HBuilder 和 HBuilder X、多端开发框架 uni-app、手机强化引擎 5+ Runtime 等。
其中Uni-app可以看作是一个跨平台框架。开发者将代码传到平台后,uni-app可以迅速地将代码打包成能够在安卓、苹果以及各大小程序上跑的代码。“一次开发、多端覆盖”,这正是它所宣传的。

这样一个帮助开发者快速开发APP、减少精力消耗、降低开发成本的工具,自然受到了一大批开发者的青睐,因此uni-app也一跃成为国内数一数二的打包平台。
“我们浏览了DCloud的官网,字里行间都表示自己是与开发者合作共赢的开放平台。我很开心,毕竟对开发者这么包容的免费平台很难得。”李慈说,大公司、免费开源框架、赋能开发者等等关键词的组合,让他决定选择这个平台。
5月,李慈开发的短视频APP逐渐走上正轨。
由于这款APP的社交裂变性,用户数量增长速度十分迅速,短短两个月就达到了用户日活量达到了百万。
这时候,李慈开始思考变现的方式。
围绕用户的流量变现主要有三种:广告变现、电商变现、内容付费变现,其中广告变现是最为普遍的方式。广告变现以流量为基础,通过用户的流量大小来获取对应的收益,产品的流量越大,广告的收益也越高,这正符合李慈的需求。
对于App的广告变现,开发者一般有两种方式:直接对接第三方广告平台,或者与广告聚合平台合作。相比于依次在各个广告平台注册账户、开通广告位、再将相关广告插件连同其他代码一起打包生成APP,李慈选择与广告聚合平台合作。
广告聚合平台是“中介”一样的存在。聚合平台将广点通(腾讯)、穿山甲广告(今日头条)、360 广告等聚合起来,以广告插件的形式配置部署到开发者的APP中,简化步骤、节省精力,开发者只需要将获得广告费中的一部分作为广告聚合平台的佣金。
李慈找到了一家信任的广告聚合平台,与其签署了长期协议。合作的第一个月,短视频APP 6月份广告费达到了100万。
这让李慈很是激动,他满心期待着7月到来,然而迎接他的却是一封uni-app团队告知其“非法调用SDK”的邮件。与此同时,李慈的APP遭遇了“被弹窗”:用户打开APP,随即就弹出一个白色小框,上面也写着7个字——“非法调用SDK”。
“一般用户不懂这些技术问题,只是看到‘非法’二字就慌了。”李慈表示:“后来我们发现,这种弹窗行为,是DCloud在我们的APP中设置后门、检测所使用的广告插件,通过云端设置强制让APP显示。”
于是他找到DCloud的商务负责人询问相关情况。“商务负责人态度比较强硬,”李慈回忆道:“他用有些威胁的口气告诉我,必须选择使用uni-AD,否则我们的广告业务不好进行。”
Uni-AD是DCloud于今年3月份推出的广告插件。与广告聚合平台提供的服务类似,uni-AD也是将上游广告聚合起来制作成广告SDK,开发者接入该SDK后通过展示广告获取收益。
“商务负责人想要我们与他们合作,于是抛出了一个优惠条件,不需要在我们的广告收入中抽成。”李慈说,但他依旧选择拒绝:“主要考虑到两个方面,首先是我们与第三方公司签了长期合同,其次是第三方公司在广告业务方面相比于DCloud肯定更加专业。”
拒绝带来的后果就是,几天后,李慈的短视频APP出现弹窗后直接闪退。弹窗上赫然写道:警告!您使用的应用是侵权应用,请停止使用该应用(包括更新的版本)。


不止是李慈,唐元的客户也遇到了相同的问题。
唐元是一名插件作者,开发插件后将其上传至插件市场供客户有偿下载。他所在的网络科技公司不大,团队主要成员只有三人,经理、技术、业务,三人各司其职,“我们是一个小小的公司,却有大大的理想,友好的和优秀的团队。”公司官网上这样写道。
而作为团队里唯一的技术开发人员,唐元的任务是“负责客户互联网产品的开发与维护管理等等”。这就意味着,除了坐在电脑前当一个技术人员以外,他还需要与客户进行必要的沟通。
不过对于他来说,与客户沟通并不困难。唐元性格外向,总是能很好地处理一些交流上的小问题,所以他与客户之间一直保持着不错的关系。
7月中旬,一名曾经向唐元购买过广告插件的客户告诉他,表示自己开发的软件因使用了在他这里购买的广告插件被DCloud弹窗且强制闪退。16日,uni-app团队工作人员通过这名客户找到唐元,称其“破解了uni-ad,绕过uni-ad直接调用uni-ad里的穿山甲”,并表示该行为侵权并违反了插件市场作者协议。
唐元不能理解这所谓的“侵权”“违反”。他说,uni-app团队不止要求他停止插件销售,还要对他进行处罚,“我在去年10月就开发了这个穿山甲广告插件,一直都正常销售、使用,怎么uni-app一推出自己的广告平台、我的广告插件就突然侵权了呢?现在甚至要对我进行罚款。”
或许是为了“更加合理化”,7 月 22 日,DCloud修改了平台内的插件作者协议和短信服务协议,加入了如下条款:插件作者不得利用 DCloud 的产品进行与 DCloud 相竞争的行为(不包括基于 DCloud 产品的辅助行为);未经书面许可您不可利用 DCloud 产品的全部或部分文件、模块、组件来制作与 DCloud 争夺用户的产品。
唐元并没有发现这一改动。8月初,他依旧如往常一样,将7月份在插件市场所得报酬结算后,把结算发票发给DCloud团队的财务,等待收款。
一个星期后,唐元并没有收到自己应得的23155.89元。
“DCloud认为我违反了插件作者协议,于是扣押了这笔款项。但这笔钱与他们所指控我侵权的广告插件没有任何关系。”唐元说,DCloud以私下销售侵权广告插件、违反插件市场作者使用协议、且不配合 DCloud 调查为由,要求他承认侵权并道歉,并缴纳15000元罚款。
“先道歉、再交钱,至于这样DCloud才会把我应得的2万还给我,但我没有做错,为什么要道歉?”唐元说,他与DCloud工作人员沟通时明确告诉对方,自己没有破解平台的任何东西,所售卖的穿山甲广告插件与uni-ad是完全独立的,不会盗用uni-ad的广告流量,自然也不存在导致什么损失,但对方依旧咄咄逼人——
“你不认错没关系,那就让法院逼你认错吧。他这样对我说的。”


除此之外,DCloud一直在找之前使用过广告插件的开发者。
“他们用相同的方式进行威胁,不准开发者再自行集成广告插件,否则就告他们。”唐元很无奈,但又表示理解,“其实DCloud的这事对我影响不是很大,顶多就是这个插件用不了,但是对于开发者而言影响就非同小可。很多开发者为了影响自己项目的进展,都妥协了。”
因为很少有人能够有勇气去抗争一个大的系统。
但这场爆发于7月的冲突,其实往前看,早在3月份就有所势头。
这是一个逐渐收紧的战场。
3月,DCloud推出Uni-AD广告平台,但大部分开发者并不会选择使用这一平台。
“我们如果要用uni-AD,需要将自己的营业执照、软著等资料交给DCloud,让它去上游开广告位,但其实在uni-AD推出前,我们已经有自己运行已久的广告插件了,不需要 DCloud 再去做这些事情。”开发者梁天说,起初DCloud平台对于开发者的审核比较松,只要开发者不申请使用uni-AD,系统便会默认该App不需要插入广告。
也就是说,开发者可以在打包的材料里放入自己的广告插件,而DCloud也不会强制性地筛查这部分的文件,打包工具都是可以正常使用的。
但这一阶段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
或许是广告收入并未如预期那样增长,DCloud加大了平台的审核,即使开发者不申请使用uni-AD,DCloud也会对需要打包的代码进行扫描。
梁天说:“这时候,DCloud就发现了我们这些开发者自带的广告插件,以‘该广告插件与DCloud存在冲突’为理由,直接进行了拦截。”
到了 4 月,开发者们改变了方向。
梁天表示,uni-AD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上游广告插件,如穿山甲、广点通、360 广告,这是对外开放的免费资源;另一部分是uni-AD的插件。在开发者使用uni-app打包的时候,uni-app就会把上游的广告插件和uni-AD的广告插件一同打包。
“我们将uni-AD也一并打包进App,但通过一系列技术手段,在不改动uni-AD任何代码的基础上,只调用第三方广告插件,与自己的广告插件相组合。”梁天笑称当时颇有些游击战的意思,“这个方法挺有效的,大概运行了两三个月。不过后来还是被DCloud发现了。”
6、7月份的时候,梁天收到了“非法调用uni-AD插件,打包失败”的强制提示。
“对于第三方广告插件而言,广告位的所有文档代码都是对外开放的,任何人都可以去接,不存在冲突、非法调用一说。这些插件属于公共资源,知识产权并不在 DCloud。”梁天说。
但很少有开发者会和DCloud硬刚到底。对于小开发者而言,没了广告就基本上没了收入,迫于生计他们选择低头妥协,哪怕DCloud的后台广告数据会偷偷扣量。
“这是有一些证据支撑的。”唐元说,有客户把与uni-AD合作前后所得广告收入给他看,发现有15%-30%的差距,“ DCloud的uni-ad不过就是帮用户在第三方广告平台注册账号,开发者无法查看Uni-AD广告原始数据,Uni-AD自己的后台查看到广告收入数据。官方对于是否扣量问题避而不答,还谎称合作和穿山甲等合作方式是特殊的。”
“既无法直接接入穿山甲广告SDK,也没办法看到穿山甲的原始数据,一些开发者就找到了穿山甲投诉DCloud。”梁天说,他是在开发者圈子里得知此事的。

8月18日,穿山甲向DCloud数字天堂发出律师函,要求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关停了DCloud的穿山甲账号。
某知名律所的池律师认为,DCloud的相关行为已涉嫌民事上的不正当竞争。
《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规定:“经营者在生产经营活动中,应当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信的原则,遵守法律和商业道德”;第十二条规定:“经营者不得利用技术手段,通过影响用户选择或者其他方式,实施下列妨碍、破坏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者服务正常运行的行为:(一)未经其他经营者同意,在其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者服务中,插入链接、强制进行目标跳转;(二)误导、欺骗、强迫用户修改、关闭、卸载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者服务;(三)恶意对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者服务实施不兼容;(四)其他妨碍、破坏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者服务正常运行的行为。”
强迫用户修改、关闭、卸载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服务,同时通过设置后门程序不停地在App内弹窗,干扰App的正常使用,这些行为涉嫌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十二条的规定。
距离7月冲突已过去两个多月,拥有百万用户的李慈选择更换开发平台,唐元公司的网页上标注着“有关uni-app的内容将在9月清空”几个红色大字,而梁天则暂时停止广告业务。
“是DCloud的垄断、威胁把我们逼走了。”他们说。

(法网原创文章,版权所有,联络合作luo@faf.com)

您可能会喜欢

  • 实名举报背后的保护伞:从举报材料泄露到非法拘禁
    法政 10-27
  • 实名举报黑恶势力反遭泄密,这把保护伞有多大?
    法政 09-29
  • 莆田亿万富豪涉恶被通缉,知名刑法专家指出关键问题
    法经 09-07
  • 女市长姜保红的升职器与滑铁卢
    法政 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