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举报黑恶势力反遭泄密,这把保护伞有多大?

法政 14:56


于希煊丨文


2020年7月11日,这一天对于周向东等三人来说异常煎熬。实名举报黑恶势力的他们,接到了郑州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送达的传票。
 
周向东三人怎么也想不到,他们带着愤怒和希望投向权力机关的举报信,竟然成为了被举报人手中用来起诉他们侵犯名誉权的“证据”。
 
“是谁泄露了这些举报材料?这个保护伞网络到底有多强大?”这个问题萦绕在三人心中,至今没有得到回答。
 
大闹富田影城的“经济纠纷”

富田影城的工作人员,对于2019年8月3日这天所发生的事情至今印象深刻。
 
富田影城经营面积约9000平方米,共有25个放映厅,是当时郑州最大的电影院之一。截至2019年7月,富田影城票房收入已经在郑州市所有影院中排名第十二位,这对于一个刚开业一年的影城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成绩。
 
2019年8月3日,因前一天富田影城单日票房排名达到郑州第九名,影城的工作人员很是开心。
 
只是这种开心并没有持续太久。
 
不明身份人员携铁棍进影院

当天下午三时,数百名不明身份人员,手持铁棍、铁锹等工具冲入富田影城,他们分工明确,恐吓、驱赶影城工作人员以及观众,控制正处于经营状态的售票处、观影厅、财务室、监控室等,将胶水倒入门锁锁眼,并切断大厅电源和网络,拆下影城招牌。
 
一时间,观众慌乱奔走。
 
被推倒在地的工作人员

“他们把处于营业状态区域的消防安全出口门封闭,留了一个门,只许出不许进,我们很多员工的私人物品都被限制拿出,两个财务人员被锁在财务室一个小时左右后才被救出。”周向东表示。
 
监控录像显示,整个事件持续了近6个小时,所破坏的财产价值达数十万元。
 
“这起暴力事件让众多的观众至今想起来都感到害怕,这完全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恶性事件。”周向东说。
 
期间有人打电话报警,出警人员到达现场后,带头的人表示振兴公司与其存在“经济纠纷”。
 
原来,由于振兴公司拆除了富田影城所在楼房的消防楼梯,并堵塞了消防出口,导致该楼消防难以验收合格。周向东与振兴公司提出交涉,要求恢复消防通道畅通。
 
因振兴公司迟迟没有进展,周向东表示:什么时候把消防问题解决好,什么时候付房租。这便是振兴公司所说的“经济纠纷”由头。
 
“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用消防问题把我们赶出去,从而占有价值数千万元的装修设施资产。”
 

从“不予立案”到举报材料泄露


事件发生后,影城员工多次到郑州市公安局二里岗分局二中队、辖区派出所、案件侦办大队递交报案材料,申请刑事立案,协助恢复影城营运,但进展却十分缓慢。
 
直到2019年8月27日,二里岗分局受理了影城递交的报案材料。三天后,二里岗分局做出了不予立案通知书。
 
“对此次严重暴力事件,公安部门以所谓‘经济纠纷’为由不予立案,报案人四方求助无门,有视频为证,发生了这么严重的暴力事件,当天公安部门协调劝阻无效,还说是经济纠纷,谁能信服?”周向东说。
 
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从9月起,周向东等人将了解到的振兴公司涉黑涉恶事实,陆陆续续向中央及河南省有关部门进行了举报。
 
“包括振兴房产公司组织200余人‘地下执法队’统一着装、手持铁器公然寻衅滋事,公开强行抢占合法正常营业场所,破坏生产经营,持续时间长达6小时之久;该公司开发的郑州富田太阳城二期,在施工过程中采光井模板支撑系统突然垮塌,造成多人伤亡重大安全责任事故未被依法处理;其下属公司往业主门上抹大粪、泼大粪,并组织手下以及社会人员跟踪、威胁、恐吓、殴打业主,劣迹斑斑;涉嫌伪造印章骗取巨额贷款,非法放贷、高利转贷;肆无忌惮地消防违法,严重危害公众生命安全等等。”周向东表示,“这些举报事项有些提交了相应证据,没有提交证据的也基本讲清楚了事实和证据。”
 
周向东等人却不曾想,这些揭露河南振兴公司涉黑涉恶行为的实名举报材料,居然成为了他们涉嫌侵犯名誉权的“证据”。
 
在原告为振兴公司的民事起诉状上,原告的“事实与理由”这样写道:自2019年7月份以来,被告多次向金融机构有关单位、派出所、有关政府部门进行恶意投诉,故意捏造事实,作虚假告发,造成原告的名誉权受到严重损害,也使得社会对原告的社会评价极度低下……

“河南振兴公司向法院提交的,正是众多我们实名举报材料的复印件,其中包括我们的姓名、联系方式、举报的涉黑涉恶行为等详细内容。”周向东表示,河南振兴公司声称自己掌握了二十多家官方部门的举报信息,其中已确定掌握的涉密举报材料包括:

  • 郑州市公安局局长信箱涉黑涉恶实名举报材料原始资料(2019年9月22日);该资料涉及实名举报人姓名、电话、邮箱,详细列举了涉嫌充当“保护伞”人员的职务、姓名,河南振兴公司提交了信箱原始举报资料复印件。

  • 郑州市公安局二里岗分局对于两名不同举报人不予立案通知书原件。河南振兴公司提交了复印件。

  • 河南省商务厅批转至郑州市政府涉黑涉恶实名举报材料。河南振兴公司提交了原始举报资料复印件。

  • 河南省住建厅扫黑办实名举报材料。河南振兴公司提交了原始举报资料复印件。

  • 应急管理部门举报材料。河南振兴公司提交了原始举报资料复印件、举报信件及信封原件照片。


这些举报信是怎么泄露的?究竟是谁将这些实名举报材料交给被举报人?周向东等人百思不得其解。

如果河南振兴公司所提交的举报信复印件确实来自受理举报信的权力部门,那么泄露举报信的这些人是不是黑恶势力的保护伞?这个保护伞到底有多大?应该如何处理这些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法制日报2019年4月的《扫黑除恶中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一案》一文或许能解答一部分问题。

文章提到了类似情况的事件:广东省吴川市部分党员干部在扫黑除恶工作中私自泄露举报人身份,导致举报人受到威胁,在此案中共有22名公职人员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其中涉嫌犯罪的已移送司法机关。

2020年8月7日,是周向东等人所收传票原定开庭的日子。

但截至目前,开庭仍未来到。


(芥末财经原创文章,版权所有,联络合作luo@fafv.com)

您可能会喜欢

  • 谁让岑巩法院执行局长无视省高院判决,幕后后台是谁?
    法艺 11-07
  • 实名举报背后的保护伞:从举报材料泄露到非法拘禁
    法政 10-27
  • 开发者与平台之战:DCloud不正当竞争逼走了他们
    法经 09-29
  • 莆田亿万富豪涉恶被通缉,知名刑法专家指出关键问题
    法经 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