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亿万富豪涉恶被通缉,知名刑法专家指出关键问题

法经 15:03

小儿子黄龙熙(左),黄志贤(右)


文丨小韭哥

莆田,被视作福建省最大的异类。这里的民营经济极为发达,创造了当地一半以上的税收,提供了80%以上的就业岗位。

知名文化学者朱大可评价称,在全民经商和“读书无用”的盛大潮流中,莆田人放弃悠远芬芳的读书传统,转向臭名昭著的暗黑市场。宋元两朝积淀的商业精算基因,加上帝国官场的裙带传统,为“莆田系”的发育提供了独特的土壤。
 
近年,打黑除恶席卷全国,莆田刨出了不少黑恶势力的代表。莆田港峰地产的大老板黄志贤,就是当年被市场热议的“涉黑”人员。
 
黄志贤是风云人物,产业横跨地产、建筑、仓储、物流、电子等,拥有“优秀企业家”、“慈善家”的称号,还担任过全国工商联执委、莆田市政协常委等职务。坊间传言,黄志贤身价或达600亿。没错,是60000000000。

就是这么一位超级大富豪兼慈善家,却在2019年5月,上了莆田公安打黑除恶犯罪活动的通缉榜单,与其一起上榜的还有小儿子黄龙熙。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黄志贤被列为涉黑的主要原因,是其指使相关人员,对其名下“凤凰别墅山庄”和“名邦豪苑”两个地产项目中的业主实施了非法拘禁、非法入侵、强迫交易等行为。
 

目前,从莆田公安部门反馈的信息来看,黄志贤指使的十数人已悉数被捕,其本人及小儿子因办理了香港身份,在对其开展调查前夕,已跑回了香港,至今未归案。
 
不过,近日,小韭哥拿到了一份署名为黄志贤的举报信。信中黄志贤坚称自己被冤枉,希望严查诬陷他的相关人员。
 
黄志贤信中举报的名单里,多是当时和其起冲突的业主。小韭哥通过天眼查发现,这些业主普遍在莆田也有自己的产业,且也多涉及建材、运输以及贸易等行业。
 
除此之外,黄志贤还在信中表示,有公职人员利用职权徇私报复,谋求私利。
 
非富即贵的这么一群人勾搭在一起,颇有些神仙打架的意味。“坐地分赃不均”、“权力寻租”、“官场保护伞”等画面跃然脑海中,让人隐隐感觉背后故事的不简单,而心生寒意。

 亿万大佬被判涉恶
房闹物业纠纷升级刑事案件


根据网络报道的内容来看,黄志贤虽然在莆田的生意搞的很大,但风评似乎非常糟糕。为人霸道,在莆田有大量违建、强占土地等等,是报道中常出现的字眼。
 
不过,小韭哥逐一看过报道内容后发现,针对黄志贤的诸多负面评论,似乎也仅限于记者采访时相关人员的口述,涉及违建、抢占土地等问题采访人员似乎也未找到直接的证据。
 
令小韭哥比较不解的是,写报道的记者当时是有针对相关问题向当地各公职部门取证的,但均未获得正面回应。这是否意味着当地政府并不愿意提及这个案件呢?
 
从法院的起诉书和媒体报道来看,公安机关将黄志贤等人定性为涉恶团体,似乎并非上述违建、抢占土地等问题。而是缘起于四五年前的一场房闹纠纷和物业管理纠纷。
 
发生纠纷的缘由,与文首提及的黄志贤公司旗下的两个地产项目——“名邦豪苑”和“凤凰别墅山庄”有关。
 
法院起诉书认为,黄志贤与担任其控股公司港峰地产总经理的林光岩,以及林灿辉、黄宗清等十数人多次在莆田城厢区内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以获得非法利益,并形成恶势力犯罪团伙。
 
起诉书中列举的主要犯罪事例有:
 
(1)2010年11月3日,一位叫做吴建明的业主的妻子和黄志贤旗下的港峰地产签订“名邦豪苑”小区的商品房预约购买协议,并支付了300万元的预约金。
 
2011年底,黄志贤要求吴建明方面再支付部分购房款时,对方以港峰房地产尚未取得商品房预售许可证为由拒绝,纠纷就此产生。
 
2014年11月12日,吴建明来到凤凰别墅山庄找黄志贤解决问题,然而黄志贤却授意林光岩,安排山庄里中的保安队队长杨志华等人强制将吴建明捆绑并扭送到了凤凰山派出所。
 
而据起诉书披露,此过程中上述保安队成员对吴建明实施了殴打、捆绑控制等行为。
 
另外,2017年10月26日,莆田市城厢区人民法院判定“名邦豪苑”小区附近的一个华泰属于违建,需要港峰地产进行地产,但港峰地产拒不履行。
 
而在法院强制执行拆除时,却遭到了黄志贤儿子黄龙腾指使的林灿辉等人员的干扰,相关违建原址上被搭上了围栏。
 
(2)黄志贤旗下的物业管理公司——港峰物业,因对“凤凰别墅山庄”小区的物业服务水平长期无法满足业主需求而遭到了当时业主委员会的解聘。
 
2016年6月-11月,业主委员会便开始代收小区的物业费。对此,黄志贤再次授意林光岩组织人员,停止向小区业主二次供水,并关闭公共区域照明设备。
 
2016年11月27日,林国文等业主欲召开业主大会,讨论供水供电的解决问题,黄志贤却令林光岩组织人员进入林国文家闹事,以阻止其开会,并向其索要物业管理费。
 
当天,有业主欲自行开闸恢复供水系统,但与黄志贤纠集的黄庆辉、马兴恒等一帮宗族和社会人员发生了冲突并报警。
 
从起诉书披露的内容看,黄志贤纠集的这帮人员与民警似乎也发生了冲突,为首的马兴恒因手持管制器具,被民警抓上警车欲带往派出所调查。
 
不过,此时作为同伙的黄庆辉等人则拦住警车,并关闭附近通道大门,通过打砸威胁以及抬动警车,要求民警放人。
 
此外,起诉书还显示,在业主解聘港峰物业引入新物业时,黄志贤指使林光岩等人进行了组织,并通过停水停电、言语危险以及组织保安操练助威等软暴力形式胁迫17名业主缴纳了超过26万元的物业费。
 
根据上述两个主要事项,以林光岩、林灿辉为首的17人,先后被法院逮捕,并被认定为犯有非法拘禁罪、非法侵入住宅罪、妨碍公务罪、强迫交易罪、妨碍公务罪、拒不执行判决罪等一项或多项罪名。
 
而黄志贤及其儿子也被判定犯非法拘禁和强迫交易罪,但因两人已逃回香港,目前仍处通缉状态。

 法学专家结论为其背书
举报信控诉黑势力保护伞


不过,法院的这份判决,却与黄志贤在举报信中描述的大相径庭。
 
信中,黄志贤将林国文、吴建明等人形容为了一群地痞流氓。从2016年以来,对方就觊觎港峰物业对凤凰别墅山庄的管理权,企图实现垄断整个小区未建项目的建材供应的目的。
 
据黄志贤信中的描述,为达到上述目的,林国文、吴建明等人才用的手段分别有,借业主委员会名义,非法收取物业管理费;组织社会闲杂及有犯罪前科的人员冲击港峰物业;煽动业主闹事以及雇佣水军对其抹黑等。
 
此外,黄志贤在信中还认为,莆田当地公安机关在此过程中并未给予公平执法,反而捏造事实将其定性为恶势力,是在有意包庇林国文、吴建明等犯罪团伙。
 
黄志贤将当地公安指控的事实还原为如下5条:
 
(1)吴建明2011年购房违约,几年来不断到港峰恐吓勒索,其中2014年一次被保安扭送车程不到20分钟的派出所,当时公安对双方都没有进行立案处理。这事件几年后于2018年9月被立案,港峰多人因此以涉嫌非法拘禁罪被刑拘,自己也因此被网上通缉;
 
(2)2016年港峰部分员工前往业委会林国文处进行物业管理费事项的沟通时,反而有两名员工遭到了林家的拘禁。此事几年后于2018年9月被立案,仅港峰的多人以涉嫌非法入侵他人住宅罪被刑拘;
 
(3)同天下午业委会携同一批社会闲杂人员暴力冲击港峰物业,在港峰物业报警求助的情况下,警察不但没有将对方带走,反而将自己这边的马兴恒带走,这种明显偏袒入侵者的行为,因此而使得港峰部分员工情绪比较激动,但没有吵架打架,并无造成任何后果。
 
公安执法记录仪视频显示当时在场公安主动提议要与在场人士代表谈话,沟通后也达成共识,愿意当场解决问题,与起诉书中民警因港峰方面的暴力行为被迫释放马兴恒完全不符。此事几年后于18年9月被立案,港峰多人因此以涉嫌妨碍公务罪被刑拘;
 
(4)港峰物业合法收取物业管理费用,从来没有以任何方式威胁、恐吓任何一位业主缴纳管理费用,收取物业费用这十几年来总共亏损上千万元,小区如今还有几十户业主从来未交过一次管理费,港峰从未向他们追讨。
 
在起诉书中提及被强迫交易17户业主金额为264050元,被提及的小区业主主动作出书面证明他们是自愿交纳物业管理费的,不存在强迫交易。本身收取物业管理费也是合法劳动所得。
 
(5)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年7月3日作出的拆除港峰围墙及花台的判决,港峰并无任何人去阻扰,港峰保安林灿辉却被以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被刑拘。
 
该位置是小区公用放车处及通道,原有的停车防撞栏在拆除围墙的过程中不慎被损坏,所以当时执法人员答应执行完拆墙后可自行修复防撞栏,按照执法人员的指示,次日工人就将停车防撞栏修复。
 
当天那么多执法人员在现场将判决执行到位,围墙被完全拆除根本不存在拒不执行的行为。
 
为了证明自己方面的种种罪证是被诬陷的,黄志贤还在举报信中称,将当地公安机关捏造事实的起诉书以及证据材料,提交给了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的高铭暄教授。
 
而这些法学专家论证得出的结论是,本案各项罪名均不能构成恶势力及犯罪,而是一般纠纷案件。
 
小韭哥拿到了这份专家的法律意见书,并对其进行了仔细研读发现,参与论证的五位专家,对于法院依据现有证据材料得出的量刑定罪结论,确实表示出了不支持的态度。
 
不过,专家的论证对象主要集中在林光岩和林灿辉纠纷主事人的头上。
 
比如,针对吴建明购房事件,专家认为,如要认定林光岩犯有拘禁罪,需判断其主观上对于非法拘禁罪指控的其他涉案人员在实施非法剥夺被害人吴建明人身自由时使用捆绑手段别并且伴有殴打行为是存在明知的。
 
简单来说,就是保安揍吴建明并把他绑起来这事,林光岩是提前知道的,才能给他定性是非法拘禁。
 
但就目前在案的材料看(各方问询笔录),林光岩当时只是电话让保安去阻止吴建明入侵公司大厦,本人有不在场的证据,并不清楚现场发生了捆绑、殴打等事件,因此专家认为并不能将其定性为非法拘禁。
 
再比如,对于凤凰别墅山庄事件,专家认为,现有证据显示,林光岩等人进入被害人林国文的宅院,系事出有因,即前往收讨物业管理费,彼时的港峰物业还在为小区业主提供物业管理服务,因此有权收取物业费。
 
此外,专家表示,从现场视频来看,港峰物业方面并不具备非法入侵涉及的扰乱他人生活安宁的特征,因此并不能认定林光岩的行为构成非法入侵罪。
 
同样,依据现场视频和凤凰别墅山庄部分业主自愿缴纳物业管理费的声明等证据,专家认为法院认定林光岩、林灿辉妨碍公务、强迫交易以及拒不执行等罪名均与刑法描述的有出入。
 
而就黄志贤集结的这群人是否构成黑恶势力判定标准,各专家则认为,就“名邦豪苑”和“凤凰别墅山庄”的纠纷事件来看,均系事出有因,且纠纷对象为特定人群,动机具有正当性,并不涉及黑恶势力欺压不特定百姓这一特征。
 
就此,专家判断,林光岩、林灿辉并不属于黑恶势力犯罪团伙的重要成员或组织者。
 
这就有意思了,一边是当地的司法机关,另一边则是高校知名的刑事专家教授,得出两种截然不同的结论。这其中上演的到底是一出昏官冤假错案的寻租戏码,还是权贵买通专家洗白的商业大片?或许还需有关部门更多的调查和论证。


(法网转载文章,源于小韭哥,联络合作luo@fafv.com)

您可能会喜欢

  • 谁让岑巩法院执行局长无视省高院判决,幕后后台是谁?
    法艺 11-07
  • 实名举报背后的保护伞:从举报材料泄露到非法拘禁
    法政 10-27
  • 开发者与平台之战:DCloud不正当竞争逼走了他们
    法经 09-29
  • 实名举报黑恶势力反遭泄密,这把保护伞有多大?
    法政 0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