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市长姜保红的升职器与滑铁卢

法政 15:00



驰翰丨文

 

2019年1月21日,古称凉州的甘肃地级市武威,一名前市委书记,一名前副市长——火荣贵与姜保红,双双被捕。

 

同一地方的原市委书记与副市长同日被公布党纪处理决定,并不多见。在双开通报显示,两人都存在“搞权色交易”“参与团团伙伙”等问题,侧面印证了传言已久的俩人政治“捆绑”关系。

 

9月26日,火荣贵因受贿罪、挪用公款、滥用职权罪获刑18年;次年1月22日,姜保红因受贿罪领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

 

据司法判决,两人均折戟于贪污受贿利益共沾,且犯罪金额巨大,单姜保红一人,受贿总额就高达1439.55万元。

 

不过,更值得关注的是,曾与40多名官员(17名是领导级的人物)发生过关系的姜保红,从小科员一路高升副市长,靠皮肉交易,形成庞大权色关系网。

 

一个成功男人背后往往有一个奉献着的男人,而一个腐败男人的背后也常常伴随着一个贪婪的女人,火荣贵如此,姜保红亦如此。不同的是,姜保红身后则是一群男人的奉献。

 

校花升迁史


姜保红的从政史可以称为一部典型权色交易样本。


在甘肃官场,姜保红靠性贿赂上位人人皆知。虽说睡过她的人加起来有一个排,但把她推至仕途生涯最高点的人,必然是前武威市市委书记火荣贵。

 

原武威副市长姜保红


出生于1974年4月的姜保红是黑龙江呼兰县人。1993年秋,19岁的她考入甘肃政法学院。“她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漂亮,身材比一般女孩子要高挑,眼睛又大又亮,是那种吊梢眼,特别吸引人,是我们的校花。”姜保红的老友故旧均表示,早年间的姜保红漂亮质朴,也无心机。

 

她在大学里担任校园大学生艺术团报幕员和司仪。当时曾交往过一个男朋友。

 

但在毕业前,姜抛弃小男友,实习期间攀上法院庭长,毕业后,顺利进入该法院工作。

 

自此,姜保红人生出现转折,四处参加饭局、积极交际。在法院工作五年、甘肃省维稳办工作十年里,积累了足够的官场资源,权利欲望也同时被唤醒。

 

她的一位故人曾对一些老朋友感慨,“现在的姜保红,已经变成纯粹的官场中人,一个名利熏心的人。”

 

2012年,38岁的姜保红调入武威,自此仕途开启涨停模式。

 

那时的她,尽管年近不惑,但风韵犹存。

  

彼时的火荣贵刚调到武威仅仅2年,从2010年1月至2017年4月,火荣贵担任了7年多的武威市委书记职务,在此期间,他曾因抓记者而闻名全国。

 

深谙官场之道的姜保红,已决心将尚存的姿色,投资在这位前途不明的政客身上。毕竟在那个官员自危的反腐时代,权力才是最好的保障,因为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谁先到来。


此后,火、姜两人床笫同欢,利益共沾。 


姜保红受审


刚到武威的第一年,姜保红成为武威市招商局党组书记、局长,两年后成为市政府副秘书长(兼)、市政府办公室党组成员。2014年后,她担任过武威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党组书记、主任,天祝藏族自治县县委副书记(兼)等职。2016年11月,升任武威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正式跻身副厅级。


当时,很多人无法理解姜保红担任招商局长。知情人士透露,这是因为省有关部门某领导,向火荣贵推荐姜保红,“火荣贵非常清楚姜保红是谁的人,立马对她进行各种重用和安排。” 


她的晋升速度远超火书记提携的28岁的清华校花——不满三年就当选正县级干部。而姜保红从副处级到副厅级,仅用了4年。

 

如果不是火荣贵落马,或许姜保红在仕途上还有进一步升迁的可能。


巨额行贿


2020年8月18日,裁判文书网公开的一起行贿案揭开了姜保红受贿一隅。

 

有关此前行贿的传闻,也在司法材料中得到部分印证。

 

行贿者在7个月内向姜保红行贿了464万元,还希望通过姜保红的关系,获得开采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的禁采矿种。

 

一个典型的细节发生在姜保红担任武威市招商局党组书记、局长职务的三个月后。

 

据报道,行贿者孙某与合伙人准备开公司做腐植酸复混肥料,为了尽快办好公司成立审批和采矿权审批手续,孙某先是告知姜保红,她不用出资就可获得公司20%股份,然后将20%的股份登记在姜保红母亲名下。

 

然后,在孙某的合伙人因公司财务问题要求退股时,姜保红帮孙某“引荐”另外一个人,由该人先是以350万元价格收购了孙某合伙人的公司占股,之后又以”转让协议“的方式,收购了孙某和姜保红母亲的公司股份,转让费3900万元。因此,孙某给姜保红的干股便转化成了实实在在的金钱。

 

有关报道表明,在姜保红落马后,仅孙某一人就给姜保红行贿464万元。而孙某为何肯下如此大的本钱,就在于孙某看上姜保红与时任市委书记之间火荣贵的不正当关系。希望姜保红帮忙“打点”其他领导,让孙某的公司获得大红沟乡峡口泥炭矿的采矿权。

 

事后,姜保红认为有风险,自己受贿的证据被孙某掌握,为了撇清关系,姜保红先后退还了包括购房款、现金在内共计364万元。剩余100万元,姜保红用于了个人消费。

 

另一案,张长庆挪用公款和行贿案中,火荣贵与姜保红同是核心人物。

 

张长庆曾任古浪县政协副主席(不驻会),古浪鑫淼精细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2017年辞去公职。2018年7月13日因涉嫌挪用公款问题,被留置。2019年因涉嫌挪用公款罪、行贿罪,被批捕。

 

据司法判决:2010年至2017年期间,张长庆为了和时任武威市委书记火荣贵搞好关系,为其在企业经营、项目审批、资金使用等方面提供帮助,先后给予火荣贵人民币100万元、美元30万元、欧元3万元。

 

其中包括“拜年费”“过节费”,还有的是给火荣贵儿子的学费。

 

收受了他送的财物之后,火荣贵对他给与“关照”。2013年2月,在火荣贵的安排下,古浪县政府无偿划拨20001亩土地给鑫淼公司。2016年,他通过火荣贵、范某,从武威市交通局下属融资平台借了5000万元,如果火荣贵不帮忙的话,他借不上这5000万元。

 

除了火荣贵,2015年至2018年期间,张长庆还送给时任武威市发改委主任、武威市副市长姜保红人民币29万元、黄金300克价值人民币8.55万元。

 

两起案件行贿姜保红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看中她与火荣贵的关系。


甘肃大秘火荣贵


火荣贵1962年10月生于甘肃景泰,拥有37年工龄和34年党龄。在其担任市委书记之前,火荣贵从政生涯一直是担任领导秘书。

 

火荣贵受审


提起火书记,有一句话来形容:“靴子在脚尖颠了两颠,终于落地”。

 

他因“抓记者”事件招致全国瞩目。

 

后脚踏武威高声宣告:不服我者胯下之张永生,服我者胯下之姜保红!

 

在甘肃省纪委监委在800多字通报中,首次出现一新提法“把主政地方视为私人领地和独立王国”,足见其在武威的绝对权威。

 

2001年,39岁的火荣贵开始担任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后历任省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等职。2010年1月,火荣贵任职武威市委书记。时年未满55岁、尚未到退居二线年龄的火荣贵突遭调任甘肃省政协之前,担任武威市委书记长达7年。

 

2017年4月,曾经举荐他任武威市委书记的甘肃省省委书记王三运落马,引发甘肃政坛震荡,几天后,火荣贵即被宣布免去武威市委书记职务,火荣贵的官运随之戛然而止。

 

曾经报道,火荣贵曾和几名下属乘电梯,电梯门开后,有位市委秘书长想先出去用手拦着电梯门,火荣贵以为他竟敢先走,抬腿就是一脚,将秘书长踹飞在地,“顿时满嘴血,两颗门牙都被磕掉了”。

 

往后,多半下属又怕又不敢得罪。向火荣贵行贿的官员,不仅是为了升官发财,有些纯粹为了“破财免灾”。其目的不完全为了晋升,更是因为害怕火荣贵在工作中故意刁难,在众人面前被羞辱。


在火、姜落马后,曾有人作过一副对联——


横批:孰能保孰

想当年,权在手,独断专行称大爷,喜环肥燕瘦,享荣华富贵,风风火火真威武;

看今日,罪加身,昼吟宵哭变龟孙,悲绿没红销,到末路穷途,踉踉跄跄好惨然。


如今,二人都已等来了自己的一审判决,“红火”秘闻终究成了灰色往事。


此时,身陷囫囵的她或许曾想,自己的青春到底献给了谁?是拥权的政客?或是从政的仕途?还是脏乱的交易?


或许都有,但结果却都一样


(法网原创文章,版权所有,联络合作luo@fafv.com)

您可能会喜欢

  • 实名举报背后的保护伞:从举报材料泄露到非法拘禁
    法政 10-27
  • 开发者与平台之战:DCloud不正当竞争逼走了他们
    法经 09-29
  • 实名举报黑恶势力反遭泄密,这把保护伞有多大?
    法政 09-29
  • 莆田亿万富豪涉恶被通缉,知名刑法专家指出关键问题
    法经 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