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股权之争:法律天平正在偏向俞渝

法经 14:30

“前些天,我收到了一纸诉状,我和俞渝都成为了被告。”8月9日晚,李国庆发表了微博表明自己被告了。递上状纸的不是别人,而是两人的孩子。


翌日,当当也向媒体发布声明称,相关诉讼属实,并表示关于股权分配问题,俞渝李国庆曾有“婚内约定”,与其子三方股权比例为56:24:20,且已按该比例进行了工商变更。


新角色的加入以及婚内约定的再次提出,让这场纷争再起波澜。未来局势会更加错综复杂吗?并不会!在业内尤其是法律界人士看来,股权代持、婚内约定等走到前台,意味着这场纷争进入到“实质”阶段,目前情况反倒更利于俞渝方面。

易友丨文


当当股权争议孰真孰假


李国庆俞渝被诉,是因为其子要求法院确认父母二人为他代持当当股份的代持协议有效。对于此事,李国庆“内心翻江倒海,五味杂陈”,甚至暗示这是俞渝在后面唆使的,可以说是他非常介意了。而俞渝的态度则可以从其声明中窥见一斑。

 

其实,谁支持其子起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其子站谁。

 

手持股份的孩子站在哪一方就意味着哪一方的话语权更大。在李国庆看来,这一关键人物已然站在了俞渝身后。

 

事实上,当当过往的股权结构虽然有变化,但一直都相对清晰。二人为其子代持股权之事也并非首次提出。

 

李国庆俞渝两人于1999年共同创办了当当。2010年当当以中国B2C第一股的身份在美国上市,被称为“中国亚马逊”。2010年12月当当上市时,持股比例为:李国庆38.9%,俞渝4.9%。但李国庆名下股份并不是其一人独享,而是包含李国庆信托、俞渝家族信托等几方的股份。而俞渝名下的4.9%,是作为执行董事长获得的期权。

 

2016年9月,当当以5.56亿美元的市值进行了私有化退市。

 

按照李国庆单方面的说法,私有化时,李国庆俞渝双方持股一人一半。俞渝同时提出一人拿出一半股权给孩子,因为孩子是外籍,当当和海航谈收购时不能有外资股东,这部分股权就放在了俞渝名下,俞渝持股比例因此激增,最终超过60%。按照李国庆的说法,俞渝和李国庆的比例应该为3:1,但这和当当公开的股权比例无法契合,真实性存疑。

 

2020年7月份当当法务部微博公布的《当当网20年股权历史沿革》显示,目前北京当当科文,俞渝、李国庆和公司治理层,分别划分持股64.2%、27.51%和8.29%,因孩子是外籍,被俞渝、李国庆和治理层按比例代持他18.65%的股权。换言之,俞渝、李国庆分别代持了孩子11.97%、5.13%的股权。

 

据央广网8月10日报道,李国庆俞渝离婚案进入第三次庭审,本次开庭主要围绕财产分割诉求进行。双方曾约定并同意将当当股份“三七开”,另双方拿出同比例合计20%股份赠与孩子,即三方最终股权比例在家庭内部为56%(俞渝)、24%(李国庆)、20%(孩子)。对此,李国庆方也曾表示“无异议”。“三七开”的说法似乎更具有可信性,工商登记中李国庆和俞渝扣掉孩子的代持股份,股权比例刚好3:7,这不会只是偶然。

 

双方离婚在即,对于股东结构单一的当当来说,此时其子站出来,将很有可能让其中一人彻底离开。

 

“股权代持”及“婚内约定”将成为输赢关键


案中的“股权代持”或将成为李国庆俞渝股权争议关键。

 

股权代持又称委托持股、隐名投资或假名出资,是指基于法律规避、企业改制、股权信托设计等原因,实际出资人与他人约定,以该他人名义代实际出资人履行股东权利义务的一种股权或股份处置方式。

 

湖南湘和律所徐律师认为,就目前公开的信息,还无法判断李国庆孩子的代持是否真实、合法有效,法院审理主要参考法律依据是《合同法》第25条和《公司法》若干问题规定(三)第24条。如果法院确认了代持协议的有效性,李国庆和俞渝要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就要先把孩子的部分股权减出,这就直接影响李国庆离婚诉讼中请求平分夫妻共同财产的股权比例。即使加上几个小股东的部分,导致最终李国庆分到的股权也很难达到二分之一,所以这种情况对于李国庆很不利,若持股18.65%的孩子站在母亲这边,俞渝方持股即超过了50%,拥有当当实控权。


另外,关于“婚内约定”的认定,也将成为李国庆俞渝离婚案的焦点之一。

 

理论而言,关于股权分配的婚内约定,双方已经签署了体现归属的股权赠与协议、债务承担协议、股权转让协议等文件,还进行了股权变更登记,约定将当当股份“三七开,也是经过双方确认的,这时只需按照约定的来,李国庆也无法拿到平分的股权。

 

北京国舜律师事务所主任、丁丁律师创始人林小建律师表示,关于婚内协议认定,如果效力确认,将会让李国庆无法折腾。关于婚内进行财产分配的约定,只要符合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按照我国婚姻法的规定进行约定,就是合法有效的,应当得到各约定方的信守。这是规则,也是法制与契约精神。

 

对于案件走向,林小建表示,我预判孩子将可能胜诉,而李国庆想要平分股权很困难。第一,案件的结果将会彻底的让李国庆失去信心,让李国庆回归法制的正途,不再通过非和平手段维权。第二,案件胜诉的话,将确认明确股权分配,明确股权归属。


孩子起诉打破纷争僵局


当当股权之争由来已久,李俞二人的离婚案也因涉及股权纷争一直未宣判。

 

2019年2月20日,李国庆的一封《离开当当创办书友会的公开信》,正式宣告辞职。

 

随后当当公告称,2019年1月开始,李国庆不再担任当当网的任何职务,仍是公司股东。董事长俞渝女士兼任公司CEO,当当网的日常管理决策由俞渝带领公司高管完成。

 

2019年7月底,李国庆递交离婚诉状。

 

2019年10月,李国庆“摔杯为号”点燃导火索,直指俞渝“逼宫夺权”,引发了这场庆俞大战。

 

2020年上半年,李国庆又主导了两次抢公章事件,并在第二次抢公章后被警方行政拘留。

 

双方争议的核心始终在于当当的股权结构。这场诉讼之所以迟迟未取得实质进展,则是公司法和婚姻法在为公司股权“掐架”。

 

而在当当及外部舆论看来,“将婚姻法带入公司法”的做法显然是不可取的。

 

当当网法务部发布的《当当网股东离婚诉讼不影响当当网的运营与治理结构》一文中梳理了李国庆和俞渝离婚案的全部进展,明确提及李国庆和俞渝在当当网私有化时,曾约定股权分配比例,并引用法律专业人士和《婚姻法》的规定:夫妻可以通过书面方式约定共同财产的归属。有约定的,从约定;无约定时才平分。


也就是说,俞渝认为,即使双方离婚,两人的财产分割也应该按之前当当私有化时的股权比例进行分配。

 

此前,检察日报评李国庆武力抢章夺权,表示:公司姓“公”不姓“家”,公司控制权可以“争”但不能“抢”。

 

现如今,李国庆俞渝孩子又加入这场混战中,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这场纷争的僵局,或许会加速案件的判决。事实上,外界也普遍期待这场纷争尽早在法律框架内解决,这样才能保住当当“国内第一图书电商”的行业地位和未来发展。


(法经网原创文章,联络合作luo@fafv.com)

您可能会喜欢

  • 谁让岑巩法院执行局长无视省高院判决,幕后后台是谁?
    法艺 11-07
  • 实名举报背后的保护伞:从举报材料泄露到非法拘禁
    法政 10-27
  • 开发者与平台之战:DCloud不正当竞争逼走了他们
    法经 09-29
  • 实名举报黑恶势力反遭泄密,这把保护伞有多大?
    法政 0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