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吨假黄金套住200亿真信托,谁是幕后导演?

法经 15:01


2020年6月,曝光了两件以假乱真的事:有人冒名顶替,有人点铜成金。


易友丨文

假黄金双“保真”


在端午假期的最后一天,武汉金凰珠宝用83吨假黄金套住200亿真信托,雷爆15家金融信托公司。

 

成立于2002年8月武汉金凰珠宝,属于国内较大的黄金首饰制造商之一,于2007年10月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变更三年后成功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KGJI。

 

近年来,武汉金凰珠宝通过信托融资非常频繁。

 

金凰珠宝是生产黄金首饰的珠宝产商,它的原材料就是黄金。黄金流通性好,且价值稳定。

 

金凰珠宝实控人贾志宏想着把黄金拿去做抵押贷款。贷款的金额就是黄金价值的80%。假设贾志宏的黄金值10亿,那就能贷出8个亿。

 

这种条件让信托公司一看,如果贾志宏还不上钱,我信托公司把这批黄金拿去卖掉,还能赚20%;如果黄金有问题,还有保险公司兜底,这完全是只赚不赔的买卖。

 

这种方式很对信托公司胃口,最终武汉金凰总计获得了200亿元融资。提供资金方涉及15家金融机构。其中,提供融资规模超过10亿元的有5家,合计提供融资超过150亿元。

 


这5家包括民生信托40.74亿元、恒丰银行38.94亿元、东莞信托33.7亿元,安信信托19.19亿元、四川信托18.1亿元。

 

目前金凰珠宝有160亿融资未到期,对应的质押黄金是83.03吨,分别存放在不同银行保险柜。

 

83吨黄金是何概念?我国三大黄金巨头之一紫金矿业的黄金年产量约为40吨,金凰珠宝质押的黄金是紫金矿业年生产量的2倍。

 

黄金质押无异于现金质押,可直接变现的黄金却选择质押给信托公司套80%贷款,这点让人不解,一个地方企业能拿得出83吨黄金去质押也令人惊讶,就算是库存需要未免也数量过多。

 

金凰珠宝号称湖北地区最大的黄金加工厂。上市以来,营业收入曾连续多年增长。提到实控人贾志宏的背景,在湖北政商两届中,身份地位非比寻常。

 

拥有此背景的金凰珠宝,稳住十几家信托企业的信心算是够了。

 

不过要说最终原因,还是因为这批黄金双“保真”。金凰珠宝以“黄金质押+保单增信”设置了双保险的风险措施:一方面提供黄金给贷款方,一方面找第三方中国人保财险湖北分公司进行黄金鉴定。

 

东莞信托最早发现假黄金


但这样的把戏,到今年6月中旬才被识破,原因是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金凰珠宝的多个信托计划出现逾期,导致金融机构先后要走司法程序。

 

按照合同规定,在信托逾期的情况下,金融机构有权处置被抵押的黄金。

 

但在处置黄金之前,必须经过法院检测环节。

 

2019年12月,因武汉金凰当月利息拖欠,东莞信托以此为由宣布武汉金凰所有贷款提前到期,并向武汉中院递交了强制执行申请。

 

2020年2月,东莞信托随机抽取了金凰珠宝质押的其中1根1公斤重量的金条去检测。

 

一开箱,检测结果让东莞信托傻了:金条表面为镀金,内部是铜合金,而非Au999.9足金。

 

而就当东莞信托排出雷后,不知出于何种考虑,东莞信托未敢声张,也许是想自己悄悄退出,双方达成了某种默契。

 

随后5月,涉及的另一家信托机构民生信托,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从武汉金凰质押的200块金条中抽取十几块,由武汉中院组织评估检测机构检测。5月22日,民生信托收到检测结果,质押黄金为铜合金,与东莞信托的检测结果一样。

 

据财新报道,开箱检测结果出来前一晚,武汉金凰董事长贾志宏曾强烈希望可以叫停检测,被明确拒绝后,贾志宏第二天一早发了条短信,大意是感谢多年来机构对武汉金凰这家民营企业的支持和帮助。

 

最重要的是短信的最后两个字——“别了”。

 

显然此种情景是贾志宏事先未想到的,换句话说,就是只要贾志宏能够不断从信托手里拿到钱,把到期的信托还上,那些关在银行保险柜里的“假黄金”就没有人会发现。

 

事发后,信托公司们除了提起司法程序外,还纷纷转向保险公司索赔。然而承保方之一人保财险却拒绝赔偿,让“双保险”模式进一步落空。

 


人保财险称,首先,目前被保险人金凰珠宝并未向其提出任何保险索赔,信托公司等机构提出保险索赔,不符合保险合同约定。当初合同承保的是真黄金,现在这个黄金不是当初承保的同一批货物。黄金造假这种情况不符合当初承保时约定的理赔条件。

 

据证券时报报道,一位不愿具名的法律界人士表示,根据上述情形,人保财险应先行承担赔偿责任,再根据具体情况向侵权行为人行使代位求偿权。代位求偿在保险行业是较普遍的操作,当被保险人遭受保险事故时,保险人代替被保险人向第三人请求赔偿。在上述案例中,人保财险应先行赔付民生信托,再向金凰珠宝或其他责任方要求赔偿。

 

信托公司需不要承担损失?

 

按照《信托法》规定,信托产品的风险,如果信托公司完全按照信托合同的约定,履行了尽职、尽责的义务,由此产生的信托财产损失,信托公司不需要承担责任。如果由于信托公司未能按照信托合同约定、没有履行好尽职、尽责的义务,由此造成的损失,由信托公司以固有财产赔偿,不足赔付时,由投资者自担。


参与国企混改走上融资之路


在金融专业人士眼中,金凰珠宝在它高额负债收购三环集团名震江湖之时,祸根就已埋下。

 

从2016年开始,贾志宏带领金凰实业参与湖北省三环集团的混改。

 

三环集团改制,曾被湖北省国资委定位为“湖北国企混改标杆”。金凰实业斥资69.98亿元,获得三环集团99.97%股份,并通过三环集团控制A股上市公司襄阳轴承,持有其27%的股份。

 

武汉金凰最终以69.98亿元的价格持有三环集团99.97%的股份。三环集团剩余0.03%股份,由三环集团为此次改制而成立的员工持股平台武汉鑫三环持有。

 

武汉金凰花70亿现金,收购了三环集团99.97%的股份,从此国企变民企。

 

当时武汉金凰的负债率极高,高达82.27%。既然负债率如此之高,哪里还有70亿现金来收购三环集团呢?

 

三环集团控股的襄阳轴承,是深圳证券交易所的上市公司,对于武汉金凰收购资金来源的问题,深交所发来了问询函。

 

武汉金凰回复说,已经向三环集团及湖北省国资委支付28亿元,另外42亿元通过向工商银行举债的方式来完成支付。

 

由此,参与国企后金凰珠宝就一直被诉讼缠身,并且债台高筑。

 

2020以来,金凰珠宝作为被执行人案件已达22次,累计执行标的额达102.57亿元,其中有多个标的被重复执行。最大的一笔执行标的达16.36亿元,公司董事长贾志宏持有的金凰系相关公司的股权也已被冻结。

 

最新消息显示,武汉金凰珠宝已被上海黄金交易所取消会员资格,同时淘宝网店也已关闭。这意味着武汉这家本地企业很可能就此崩塌。

 

此类事件不是第一次发生。


2015年,陕西潼关曾发生了类似骗贷案。骗贷者通过黄金重复质押的方式骗取大量资金,19家金融机构被骗190亿。

 

只要你不被发现,这种骗贷案可以一直循环,资金就会源源不绝。陕西潼关案中,骗贷者就是用外面包覆黄金的钨块去质押。质押来的钱,一部分用于买黄金,继续扩大质押,另一部分用于转移和消费,循环往复。


手法虽然如出一辙,但论企业地位和金额,武汉金凰珠宝显然略高一筹。倘若武汉金凰珠宝这83吨黄金全部有问题,又会刷新一项新记录。


这批黄金到底去了哪儿?

 

根据工作人员对于这批黄金描述,同样一批金子,入库前抽检是真,之后是假,查询记录也显示金子在入库后并无开箱记录,进货是在上海黄金交易所,发票和金条编号也对应得上,为何这真金却魔术般成了假铜?背后真相是什么?

 

如果真属于入库前是真,可以初步猜测,83吨假黄金质押,信托、机构、保险公司这么多人,都有风控和审计,入库前也有抽检,入库后要想以假换真,如果没有多方发力推动这些屏障根本突破不了。


(法网原创文章,合作转载联络luo@fafv.com)

您可能会喜欢

  • 实名举报背后的保护伞:从举报材料泄露到非法拘禁
    法政 10-27
  • 开发者与平台之战:DCloud不正当竞争逼走了他们
    法经 09-29
  • 实名举报黑恶势力反遭泄密,这把保护伞有多大?
    法政 09-29
  • 莆田亿万富豪涉恶被通缉,知名刑法专家指出关键问题
    法经 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