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追诉查封千万广告费,老干妈最近怎么了?

法经 14:50


老干妈有限公司发布2019年度业绩情况,2019年公司销售收入破50亿元,同比上涨14.43%。 既然有钱,为什么还要拖欠广告费呢?这就只能等老干妈自己出来解释了。


罗一七丨文

没想到我们的国民女神老干妈居然欠钱不还!
 
2020年6月30日,有报道称腾讯请求查封、冻结老干妈公司名下价值人民币1624.06万元的财产。
 
随后腾讯回应称,此前老干妈在腾讯投放了千万元广告,但无视合同长期拖欠未支付,腾讯被迫依法起诉,申请冻结了对方应支付的欠款金额。

 
据相关信息显示,2019年3月,腾讯与老干妈签订了一份《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腾讯侧投放资源用于老干妈油辣椒系列推广,4月老干妈曾与腾讯QQ飞车手游曾展开跨界合作,当时老干妈成为S联赛最新的行业年度合作伙伴,这也是老干妈首次与电竞的跨界合作。
 


其实在过去几年里,关于“老干妈失去护城河”的说法不胫而走,厂房多次失火、配方泄露、为节约成本改用河南辣椒、市场份额减缩等等新闻让大家感到疑惑:老干妈还是我们记忆中的那个老干妈吗?
 
或许,很多人记忆中的老干妈不仅仅只是一款辣椒酱,它不仅在中国人的味觉记忆中占据着一席之地,更承载着一代人的成长回忆。
 
而老干妈创始人的人生更是曲折励志。一个没上过学的农村妇女白手起家,在短短6年间创办了一个资产达13亿的公司,这便是陶华碧的故事。
 
贵州省湄潭县一个偏僻的山村,这里就是陶碧华从小长大的家乡。大山深处的女孩子鲜少有上过学的,她也是如此。20岁那年陶碧华嫁做人妇,之后丈夫病逝,为养大两个孩子,她晚上做米豆腐,白天用背篼背着到处售卖。
 
1989年,省吃俭用的陶华碧用积攒下来的一点钱,在贵阳市南明区龙洞堡贵阳公干院的大门外侧,开了一家“实惠饭店”。不过虽说是个饭店,但其实简陋十分,只是一个陶华碧用四处建来的砖头、油毛毡、石棉瓦搭起的路边摊。
 


餐馆专卖凉粉冷面,陶华碧用自己做的豆豉麻辣酱拌凉粉,很多客人吃完凉粉后,还要买一点麻辣酱带回去,甚至有人不吃凉粉却专门来买她的麻辣酱。她看准了麻辣酱的潜力,潜心钻研。
 
1996年8月,陶华碧借用南明区云关村村委会的两间房子,办起了“老干妈”辣椒酱加工厂。工厂成立之初,她凡事亲力亲为,从切辣椒、捣麻椒到找合适的玻璃瓶。
 
找销路也是陶华碧来做,她用提篮装着麻辣酱到处推销,送到各处的食品商店和单位食堂进行试销,让这瓶名不见经传的辣椒酱在贵阳市站稳了脚跟。
 
一年后,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成立。工人从最初的40人增加到了200多人。大字不识一个的陶华碧处理公司事务力不从心,长子李贵山主动从原单位辞职,帮助母亲处理事务,成为了“老干妈”的第一任总经理。
 
2012年,陶华碧以36亿身家登上胡润百富榜。从白手起家到数十亿身价,她花了23年。陶华碧和她的老干妈辣椒酱,成为了“调味品行业的神话”,而陶华碧的故事更是为老干妈的良好口碑做出了贡献。
 
但近年来陶华碧已基本退出老干妈的管理。
 
企查查显示,老干妈销售公司老干妈风味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老干妈创始人陶华碧为老干妈销售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为老干妈有限公司董事长兼公司法定代表人。老干妈有限公司有两位股东,李妙行持股51%、李贵山持股49%,据悉二人均为陶华碧亲属。
 
据《贵州日报》报道,老干妈2016年度销售额就已经达到了45亿元,20年间产值增长超过600倍,近三年缴税20.62亿元,20年来纳税额增长了150倍,2017全年老干妈仅净利润就超过12亿元, “不欠账、不赊账”的现销模式更是保证了现金流的充裕。而不久之前,老干妈有限公司发布2019年度业绩情况,2019年公司销售收入破50亿元,同比上涨14.43%。
 
既然有钱,为什么还要拖欠广告费呢?这就只能等老干妈自己出来解释了。


(法网原创文章,合作转载联络luo@fafv.com)

您可能会喜欢

  • 谁让岑巩法院执行局长无视省高院判决,幕后后台是谁?
    法艺 11-07
  • 实名举报背后的保护伞:从举报材料泄露到非法拘禁
    法政 10-27
  • 开发者与平台之战:DCloud不正当竞争逼走了他们
    法经 09-29
  • 实名举报黑恶势力反遭泄密,这把保护伞有多大?
    法政 0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