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46人因冒名上学被查,替掉的人生有几个逆风翻盘?

法政 14:45


在这个有些学历至上意味的社会,不是所有被顶替者能像苟晶一样逆风翻盘,更多的是被顶替后的恶性循环,摸爬滚打只为求生。


罗一七丨文

一群“落榜生”把“冒名顶替”这一字眼再次带回人们视野。
 
陈春秀,王丽丽,苟晶,还有一批同样拥有被冒名顶替经历的人,原本属于他们的人生被悄无声息地盗走,多年后才后知后觉。
 
2020年6月29日夜,山东省通报聊城市冠县陈春秀、东昌府区王丽丽被冒名顶替上学问题的调查处理情况。共计46名相关人员被处理,其中两名顶替者陈艳萍、陈伟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自古太阳底下无新事,高考顶替这类的鸠占鹊巢也并不新鲜。
 
但在这个有些学历至上意味的社会,不是所有人能像苟晶一样逆风翻盘,更多的是被顶替后的恶性循环,摸爬滚打只为求生。

比如被爆出近两年有242人涉嫌冒名顶替进入大学的山东,其实早在2001年,就曾有过轰动一时的中国“宪法司法化第一案”——
 
齐玉苓案。
 
1990年夏天,来自山东省滕州市八中、时年17岁的初中毕业生齐玉苓满怀期待地参加了中等专科学校的预选考试,通过预考后又参加了全省的统考。不久后学校公布录取名单,齐玉苓没有在榜上找到自己的名字。
 
但因为委培生的名字是不公布的,所以齐玉苓抱着仅存的希望来到班主任家打听,班主任告诉她,被录取的话会有录取通知书,若你没有收到那就第二年再来嘛。
 
一心想要上中专的齐玉苓一直等到9月,却等来了一场空。当周围的同学都去上学时,她终于死心了,只能以社会青年的身份复读,但因分数线要高应届生40多分,她没有考上。
 
1993年,为了让齐玉苓当上“城里人”,60多岁的父亲东拼西凑了6000元,给她买上了邹城户口。之后父亲一边卖绳子攒钱,一边借钱,又给挤出6000元,让齐玉苓上了邹城技工学校。
 
1996年,从学校毕业后,齐玉苓被分配至山东鲁南铁合金总厂工作,但还没干几年,又因减员分流被下岗,以卖早点、快餐为生。
 
众所周知,卖早点、快餐是很累的,起早贪黑,几乎全年无休。为生存忙碌得心力交瘁、面色暗黄的齐玉苓,是否会偶尔想象自己考上中专的生活,没有人知道。
 
1999年,齐玉苓偶然发现,在中国银行滕州支行有一个同名同姓的“齐玉苓”,却是她同村的朋友陈晓琪,“当年天天一起上学放学,关系挺好的,没想到她竟会做出这种事,她毁了我这一生啊。”

 
原来,同在齐玉苓预考的那一年,陈晓琪也参加了这次考试,但是陈晓琪并没有通过预考。之后齐玉苓在统考中获得了441分,超过委培录取的分数线。
 
陈晓琪的父亲陈克政利用自己作为村党支书和滕州八中、济宁市商业学校和山东省滕州市教育委员会的关系,让女儿顶替齐玉苓进入济宁市商业学校学习。
 
得知真相后的齐玉苓以姓名权和受教育权被侵犯为由,向山东省枣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被告为陈晓琪、陈克政、济宁商校、滕州八中和山东省滕州市教育委员会,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害、赔礼道歉,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6万元,精神损失40万元。
 
民法通则第九十九条规定:“公民享有姓名权,有权决定、使用和依照规定改变自己的姓名,禁止他人干涉、盗用、假冒。”由于陈晓琪冒名顶用齐玉苓的姓名上学造成齐玉苓姓名权受到侵犯,因而齐玉苓有权以姓名权受侵犯为由提起民事诉讼。枣庄中院也支持了这一做法。
 
但是枣庄中院并未支持其受教育权被侵犯。其理由是法院认为齐玉苓已实际放弃这一权利。一审判决作出后,齐玉苓不服上诉到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二审期间,被告陈晓琪等被告是否侵犯原告的受教育权以及侵犯受教育权的适用法律成为了一个难题。此案是民事诉讼案件,但民法通则并未规定受教育权,因此法律的适用成为了一个疑难问题。且在中国宪法是不可诉的,也即宪法不能在具体法律案件中作为法律依据所援引。
 
于是山东高院向最高人民法院请求解释,最高院函复称:陈晓琪以侵犯姓名权的手段侵犯了原告齐玉玲受教育权的基本权利,依法应当承担相应民事责任。
 
据此,山东高院判决陈晓琪停止对齐玉苓姓名权的侵害;齐玉苓因受教育权被侵犯而获得经济损失赔偿48045元及精神损害赔偿5万元。
 
作为实体法依据,该判决引用了宪法第46条、教育法第9条、第81条的规定,突破了中国不得直接用宪法条文作为民刑裁判依据的司法惯例。

同时,最高法院的批复是直接针对正在审理中的齐玉苓案,因涉及具体争议点而具备司法性质,其与最高法院另一类颇具立法色彩的司法解释迥异,并且,在当事的侵权一方是否应承担民事责任这一问题上,法律未以其他具体法律作为依据而直接地、单一地适用宪法,因此司法界、学术界、媒体称其为“宪法司法化第一案”。
 

在惊动最高院的齐玉苓案的影响下,2006年电影《城市的谎言》上映。这部没那么精致的电影,讲述了一个高考冒名顶替的故事:
 
被顶替的女人于玲为了生存进城打工,丈夫意外死后,她靠着摆摊卖菜将儿子拉扯到五岁,经常被城管追得东躲西藏,却依旧自学大学课程获得毕业证书,但儿子却在一次突如其来的车祸中去世了;而顶替于玲的女人成为了医院的一名大夫,还被评为全市爱岗敬业年轻标兵,她有一个警察丈夫,家庭幸福,想方设法守住冒名顶替的秘密……
 
在豆瓣上,这部电影仅17个短评中有13个都发表于陈春秀、王丽丽、苟晶事件后。
 
其中有一位“不是天才爱跨界”的豆瓣网友评论道:
 

在最近爆出的诸多冒名顶替案背景下,看这部电影,唏嘘不已。关于顶替的过程、最后的判决,电影一闪而过,重点对比了顶替者和被顶替者11年平行的人生。在这个学历至上的社会,被顶替者能够像苟晶一样逆风翻盘的能有几人,而大多数人,也只能像电影的主人公于玲一样,打工求生,悲惨的生活恶性循环,失去一切。而她们、他们的声音几乎难以被社会听见,因为社会主流的声音,被那些“假于玲”占据了。很庆幸这次推在舆情浪口的苟晶,从采访的应对来看,是一个坚韧刚强而又懂得利用社会规则保护自己的人。希望这次以后,我们的社会能进步一点点。


当“高考顶替”的舆论热浪弥漫整个华夏大地,我们细细比对那些被选中的人,发现其实他们是惊人的相似:身处社会底层,远离体制,家庭贫困,几乎不可能有反抗能力。他们是个别地方中上层的精挑细选,是最合适的捕猎对象。
 
精准狙击这些最底层的“猎物”的捕猎者,却不需太大力气、太多权力、太高官职,只需一个利益一致“圈层”,这个圈层也许是十人、二十人、或者更多,猎物就能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被敲骨吸髓、打入地狱。

于是当多年之后被顶替者拼尽全力发声揭露时,那些身处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者甚至会不解,如此司空见惯之事怎得还有人揭发?或许还会来一连串的追问:

生活条件已经中上等了,为什么还要为难自己老师,就为了弄清楚背后的利益链?!
如果你当年没被顶替,你能保证自己的生活一定比现在好吗?!
假如他们因为承受不了各种辱骂、打击走上绝路,你问问自己良心,能坦然面对自己吗?得饶人处且饶人!

悲哀。


(法网原创文章,合作转载联络luo@fafv.com)

您可能会喜欢

  • 实名举报背后的保护伞:从举报材料泄露到非法拘禁
    法政 10-27
  • 开发者与平台之战:DCloud不正当竞争逼走了他们
    法经 09-29
  • 实名举报黑恶势力反遭泄密,这把保护伞有多大?
    法政 09-29
  • 莆田亿万富豪涉恶被通缉,知名刑法专家指出关键问题
    法经 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