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议山东合村并居,一位村民的切身感受

法政 14:23


最近,关于山东合村并居的问题,在全国成为热点。合村并居不是新问题,随着工业化发展,农村空心化的问题是事实存在的,三高两难是真实存在的。合村并居确实是一条解决问题的出路。


那么,出发点是好的,路线是对的,但好事为何办坏?下文是一位山东济南茄子峪村村民谈起合村并居的一点认识,只为能让大家了解当前山东农村的较为真实的情况。

刘志伟丨文


山东省济南市钢城区的茄子峪村。五月初我们从村委处得知,我村列入合村并居,与周围两村被确定为产业融合类,实施实施合村并居,我村、沙岭子村、黄花峪村合并被改名为樱桃峪村。


既然山东省政府下文搞合村并居,那么地方政府尤其是区、镇级犹如得到了尚方宝剑,肯定一以贯之下去,考核必须完成。


我村、黄花峪村人口差不多都在160人左右、沙岭子村人口450口左右,都是山岭地带,不适合机械化种植作业,三个村规模都很小,确实符合合村并居条件。


这几年,村里路面硬化了、旱厕改造了、通了网络,下一步要通自来水、可能还会通天然气(但是现在难说了),投入量大量财力、物力,人力,整体村貌较10年前发生了很大变化。合村并居后之前的努力付之一炬,是好是坏呢?


关于合村并居的报道:

https://www.sohu.com/a/389353424_120053356。


首先说下改名,是由上级政府直接命名、下达,事前没有村民知道,更没有征求村民意见,也没有反驳机会。


其次说下合村,沙岭子村因金水河水库修建2年前已拆迁,至今未建回迁房,从网上了解,规划图4月份报审,何时入住还是未知数,如果合并我村及黄花峪村,沙岭子村回迁规划是不是另行制定?原设计容量是远远不够的,那何时入住更是未知数。



再者,说下产业融合。什么产业融合,这么高大上的词老百姓是不可能明白的,那都是专家的事情。樱桃种植在我们这边确实有20多年历史了,但是还没有上升到产业的高度,种植规模起来也是几年的事情,村民都是跟种,看着别人种也跟着种,结果是价格一路下坡,今年樱桃价格出奇的低,几块到十几块一斤,隔前些年,十几块那是起步价。


我们这边果树种植一路从苹果、桃、樱桃一路摸索着来的,农民砍了这个种那个,接着再砍了种别的,因为这两年樱桃价格下坡,村民也考虑要不要再发展点别的果树。在这几十年里政府基本上没有规划,也没有扶持、每年可能有几次技术指导,但我村应该是没来过。果树种植不是三两年就能见效的,当政官员是没有胆量,也没有魄力去搞农村产业,喊喊口号还行,到期走人。再说老百姓也不信,多年前种萝卜上过当了。政府每年会例行组织桃花节、樱桃节,地方新闻报道下,影响甚微。

以上政府方面没做过解释,仅传达合村并居决定,具体工作老百姓无从得知,但是现在人心慌慌。


自从我得知合村并居一事,一直在思考,或者说忧心忡忡。


一、首先要出多少钱才能住到安置房去。据我了解到的信息,农村现有宅基地及地上附属物换算(土地200平方左右、平房160平方左右),如拿到100平方米大小两套房,每家至少要补贴10万以上,还不算装修及家电等。这钱从哪里来?我们这边,中青年一般在莱钢周边企业打工,家里的地由妇女及老人打理。家庭年收入平均不过5-6万元,单纯依靠种地的,家庭年收入平均不过3万元。


也就是比温饱好点,达到小康水平还差得远。父母养老、孩子教育都需钱,对于上有老下有小的中青年来说必须未雨绸缪。在经济下行期,工作远没有铁饭碗有保障。有多少农民是被小康的,看看我们乡镇的报道,气不打一出来。前年报道数据:仅樱桃种植一项,户均收入6万元,据我了解我们村种植樱桃最早、最多的户收入过6万的几乎不可能。


相关报道:

https://news.e23.cn/jnnews/2019-03-28/2019032800050.html


二、搬迁以后的家庭开支远高于现在,生活开支,水、电、气、暖、物业费等等,对于普通农村家庭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起码现在家家有水井、水不用花钱,做饭有柴、有煤气罐,冬天取暖有炉子,每家在院子里养猪、鸡、鸭、鹅、羊等可以吃,也可以换钱。如果说是因为农村生活造成大气污染严重,纯属扯淡。


三、集中居住对农事不便,现在每家每户三轮车、喷雾(药)器、各种农业工具将无处安放,且离着自家地较远,相对不便。农资、粮食、水果无处存放。


四、农村空置率高,这条理由在我们这边站不住脚,我们这边除了种地,外出务工也绝大多数在莱钢周边企业,农村空置率极低。因很多农村多年已不再规划新宅基地,绝大多数年轻人结婚一般居住在老宅基地上翻盖的新房子,鲜有进城购房的。


父母基于传统观念,一般不愿意跟已婚子女居住在同一院内,大都选择去果园里盖2间小平房居住(现在定义为违建),谁都想去住好房子、买商品房,可现实是缺钱。家庭条件一般的翻盖新房还东拼西凑的,再加上结婚费用,农民真的是捉襟见肘,负债的也不在少数。刚缓过劲来,又面临合村并居。可为了孩子上学、盖房、结婚,70多岁老人只要能劳动,就不会闲着,再苦再累也去拼。农民没有退休的,只有干到不能动为止。如果再摊上个大病,不可想象。


五、如果说农村族姓裙带关系问题,农村也确实存在。在换届选举问题上也确实有干预成分,但是住楼就没有了吗?整村搬迁也没离开几栋楼啊,该有还是有。再说由多个村合并,本村本族概念不可能去掉,在干部选举上,斗争可能会更加激烈。我在网上看到过网友发的村里的宣传标语:将合村并居与打击黑恶势力工作一起抓。真的是无语。


六、土地指标置换问题,如果合村并居后农村腾退的土地指标用于商建、工业用地,那么在农村征地补偿上为什么差距那么大?城建用地几百万、上千万一亩,而农村土地征收最高标准也只有区区7-8万元呢?这才是真正的劫贫济富。


如果说合村并居、产业融合、打高铁牌、打这牌那牌,希望政府不要再做口头文章,更不要为了发展而发展,不计后果,真真正正的深入农村,到田间地头去,了解农村之所思、所忧,看看农村土地到底适合种植什么作物,然后扶持农民技术,帮农民打通销售渠道,让老百姓钱包鼓起来,然后再考虑下一步,才是正道。


农民不反对住楼,农民不急着住楼,农民不能被逼着住楼。农民辛辛苦苦种地、打工,给儿女们攒钱去城里买高价楼、提供粮油米面、支援城市建设而起早贪黑,到头来却是影响城市发展规模、浪费土地、污染环境的拦路人。农民何时能体体面面的做农民?社区居住成本对于捉襟见肘的老百姓而言,在未来的养老问题无疑是雪上加霜。农民未来养老也不可能完全靠政府。


让合村并居来的晚一些、慢一些吧,让老百姓多过几天安稳的日子。

 

以上是我对合村并居的一点认识,只为大家能了解当前我们这里农村的较为真实的情况。对于合村并居,关系我及乡邻的切身利益,我始终存在巨大的问号。不解、不甘、不忍。


以我们农村人之力是不可能做阻止这场运动的。之前武大吕德文教授有联系我,也电话交流过合村并居的问题,了解到有些地市农村情况还不如我们这边好,但已经被拆迁,还未安置,生活困难重重。


我不是四处告状,或者无病呻吟,寄希望于媒体、学者,能够呼吁、警醒政府,放慢节奏,切实为我农村之人考虑。农村生活只有农村人才能切身体会!


(法经网原创文章,版权所有,合作联系luo@fafv.com)

您可能会喜欢

  • 谁让岑巩法院执行局长无视省高院判决,幕后后台是谁?
    法艺 11-07
  • 实名举报背后的保护伞:从举报材料泄露到非法拘禁
    法政 10-27
  • 开发者与平台之战:DCloud不正当竞争逼走了他们
    法经 09-29
  • 实名举报黑恶势力反遭泄密,这把保护伞有多大?
    法政 0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