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陵政德医院合同纠纷案:茶陵二建寻求合同以外的利益?

法经 11:36



易友丨文


2020年5月19日,茶陵县第二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二建公司)、谭晚生诉茶陵政德医院确认合同效力纠纷一案在株洲中院开庭审理,该案由湖南省高院指令株洲中院重审。

 

本案系建筑公司谭晚生涉嫌违法分包、工程质量不合格返工等事由导致成本增加,而以合同无效为借口起诉,不配合验收,寻求合同以外的利益。

 

案件一波三折,从基层法院到高级法院,由两次败诉转为指令再审,历时两年之久,层层迷雾,此次指令再审是否会诉讼逆转?


医院建设引纠纷


茶陵县政德医院成立于2008年,院长为尹政德,是一家以烧伤、骨科、微创外科、心脑血管科为主的二级综合民营医院。


2011年,因政德医院急需扩张,立项要修建新的门急诊楼。卫生局当时批复为营利性医院。2016年3月通过他人介绍,尹政德决定将该项目交予二建公司承包施工。由于该项目未公开招标,在该案中合同认定是否有效成为争议焦点。

 

2016年4月4日,政德医院与二建公司正式签订了《茶陵县政德医院一期建筑工程承包施工合同》。

 

庭审现场


合同约定:开工时间为2016年4月17日,竣工时间为2017年2月17日,工期为307天,总建筑面积为19053平方米,综合单价除税金880元每平方米,加上税金为1029.6平方米。工程总造价除税为16766640元,含税总造价为19616968.8元。

 

期间,由于二建公司期间涉嫌非法转包、分包,导致工期延误两年多,政德医院多次和二建公司协商签订了三次补充协议,但工期却一直在延误。

 

在协商无果的情况下,2017年12月27日,尹政德将二建公司起诉至茶陵县法院(2018年1月2日立案),并提出两个诉求:一是依法解除合同,二是二建公司向政德医院支付违约金和赔偿损失。

 

茶陵县法院以合同没有招标导致无效为由驳回了尹政德的请求。

 

尹政德不服,上诉至株洲中院,结果中院撤销茶陵法院判决,并建议和二建公司起诉政德医院确认合同效力折价补偿一案合并审理。

 

但茶陵法院并没有合并审理,而是把尹政德起诉二建公司的案件中止审理后,审理了二建公司、谭晚生起诉尹政德的案件(2018年1月19日受理)。

 

二建公司与谭晚生要求双方2016年4月4日签署的《茶陵县政德医院一期建筑工程承包施工合同》、《湖南省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政德医院向二建公司一期工程垫付已完工部分建筑物折价补偿1065.736914万元等。

 

承包施工合同


结果茶陵法院还是以政德医院没有招标判了合同无效,还根据违法的不符合基本事实的《鉴定意见》里的合同约定价判了19018615.79元付款给二建公司,并未明确是含税价。如果不含税就比约定价16766640元加上变更工程价款460000元等于17226640元多了1791975.7元。但是二建公司没有完工的工程由第三方完成的工程量200多万元没有核减。

 

茶陵法院认为,谭晚生作为涉案工程的实际施工人,系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法律关系中的实际承包方,是本案的适格主体, 依法可以作为原告享有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权利。

 

关于《茶陵县政德医院一期建筑工程承包施工合同》和《湖南省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是否有效。《最高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四条规定,承包人非法转包、违法分包建设工程或者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与他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行为无效,故非法转包的合同均应认定无效。

 

2019年5月25日,茶陵县法院判决:政德医院与二建公司签署的施工合同无效,政德医院需支付二建公司提出的赔偿条款。

 

案件又转到株洲中院,结果却更加离谱,根据违法的不符合基本事实的《鉴定意见》里的实际造价,株洲中院在一审的基础上增加了近700万,总共付二建公司25014855.05元加上一审受理费70000元、鉴定费125000元、上诉费80000元。

 

工程没有完工尹政德提前付了1750多万给二建公司。尹政德认为,按照合同约定已超额付工程款了。

 

湖南省高院指令再审裁定书


此后,尹政德通过一直上诉,直到2020年2月20日,湖南省高院终于下发民事裁定书:指令株洲中院再审,并中止原判决的执行。


案件争议焦点


一审、二审法院争议焦点为合同是否有效取决于项目招标的条件。

 

“茶陵政德医院的工程经过相关部门审批,已取得施工许可证,证明这个工程项目不属于必须招标的项目。”尹政德认为。

 

2018年3月国务院在颁布的《必须招标的工程项目规定》、2018年6月国家发展改革委颁布的《必须招标的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项目范围规定》,明确规定了必须招标的范围,并没有包含民间投资的医院。

 

尹政德律师认为,谭晚生作为实际施工人不是涉案合同的当事人,并非本案适格主体。其无权请求确认案涉合同无效,更无权基于二建公司与茶陵政德医院之间合同效力的法律后果直接享有权利。

 

茶陵县政德医院建筑工程项目,采用直接发包方式是否合理?

 

必须招标项目的招标程序是取得项目施工许可证的前提,政德医院建筑工程项目经过工程建设项目审批部门批准并顺利取得施工许可证,证明不经招标直接发包的方式是合法且合理的。

 

二建公司在2018年4月4日《茶陵政德医院一期工程未完成清单》上有株洲星海建设监理公司总监谭茂的签名,并写下“未完工清单中所列工程,施工单位已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证明在2018年4月3日该项目已完工。

 


两份前后矛盾的完工清单


值得注意的是,在4月18号政德医院向法院递交的《关于二建公司再次违约的情况汇报》中谭茂又签下“情况属实”,证明4月18日项目未完工。

 

两份证据材料前后矛盾,株洲中院采信了时间在前的二建公司,对政德医院后递交的材料不予采纳。更重要的是,工程是否完工也关系到政德医院向二建公司付款的条件。而且二建公司自己提交的三份证据都证明4月13日还没有完工(实际上到2020年5月23日还有部分单项项目没有完工)。法院居然不认真审查证据?

 

同类案例是如何认定的?


通过搜索相关裁判文书,目前检索到民营医院、商品房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件等共39份判决书,均认定建设工程合同不因未招投标而无效,并且此类判决日益增加,2019年12月检索到10份,到2020年5月6日检索38份,其中最高法院有6份。均认为类似情况(商品房)没有招标不影响合同效力,即认定合同有效。

 

现有40多份医院、商品房等类似案件判决书认定未招标不影响合同效力,其中最高法院有6份判决亦是如此认定。

 

湖南省泰禹实业有限公司、中铁上海工程局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同样涉及医院项目(长沙泰禹医院的《商品房项目施工合同》和《医院项目施工合同》),湖南省高级院在二审民事判决书明确指出:《工程建设项目招标范围和规模标准规定》第二条将卫生、社会福利等项目和商品住宅两类项目纳入了《招标投标法》第三条规定的必须招标的关系社会公共利益、公众安全的公用事业项目的范围,而2018年6月颁布《必须招标的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项目范围规定》则没有将卫生、社会福利等项目和商品住宅两类项目纳入必须招标范围。

 

省高院认为,《最高法院关于适用〈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三条规定,法院确认合同效力时,对合同法实施以前成立的合同,适用当时的法律合同无效而适用合同法合同有效的,则适用合同法。

 

该条规定体现的是对于合同效力的认定,即依旧法合同无效而依新法合同有效的,应当依新法认定合同有效。

 

江苏云阳集团有限公司、江苏银康泰信医疗管理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与本案同属于医院建设项目。

 

安徽省高院作出的二审判决书也明确指出,依据新规定,该案项目(郎溪县中医院一期建设工程门急诊综合楼和住院综合楼施工图纸内土建、安装及内、外装饰)已不属于必须招投标工程。

 

该案合同虽然签订于上述两规定之前,在确定合同效力时应当遵循“鼓励交易、尽量确认合同效力有效”、“从旧兼从轻”的原则,参照《最高法院关于适用〈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三条的规定“法院确认合同效力时,对合同法实施以前成立的合同,适用当时的法律合同无效而适用合同法合同有效的,则适用合同法”,一审、二审认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补充协议书》合法有效不违反法律的规定。

 

政德医院一案适用两部新规章,即可以确认政德医院非国有投资的建设工程不属于必须招投标的范围,进而可以认定政德医院与二建公司签订的《茶陵县政德医院一期建筑工程承包施工合同》和2017年9月25日签订的《补充协议》有效。

 

但政德医院与二建公司的合同却不被法院认同。

 

由此可见,其他类似案件均认定合同有效,而本案合同被一、二审被认定无效,有违事实与法律规定,而且,因建筑公司违法转包、违法分包、管理不善、延误工期而产生的损失也不该由政德医院买单。


(法经网原创文章,联络合作luo@fafv.com)

您可能会喜欢

  • 实名举报背后的保护伞:从举报材料泄露到非法拘禁
    法政 10-27
  • 开发者与平台之战:DCloud不正当竞争逼走了他们
    法经 09-29
  • 实名举报黑恶势力反遭泄密,这把保护伞有多大?
    法政 09-29
  • 莆田亿万富豪涉恶被通缉,知名刑法专家指出关键问题
    法经 09-07